他伪造身份潜入英国,却没想到从天而降一个"妈"(14图)
2017-01-06
  

  我们今天要说的故事,关于一个叫Vaclav Jelinek的哥们...

  1944年,他出生在捷克斯洛伐克靠近布拉格的一个小村庄,他的父亲在村里做面包师。

  从小,Jelinek就不是个安分的孩子,调皮捣蛋是家常便饭。 用今天的话说,他就是个标准的熊孩子....

  等他长到十几岁时,正好赶上了东西方冷战爆发,一心报国的他二话没说,参了军....

  在那里,他满腔报国热情,想要成为战斗英雄...

  然而,现实告诉他,他能做的,只有无穷无尽的站岗....

  他开始不满足,开始一边从军一边自学德语。

  很快,他的刻苦和上进引起了长官的注意...

  有一天,长官把他叫到了一个隐蔽的办公室,把他介绍给一群同事:Statni bezpecnost-捷克斯洛伐克成立的直属莫斯科管辖的间谍机构,负责侦查北约各国的相关情报... 简称StB。

  StB对Jelinek的档案进行了一番评估,得出了关于他的几个关键词:挑衅,风流,高智商,暴力倾向,爱国,敢于冒险。

  大家一致认为,这人妥妥的就是天生的间谍胚子啊!

  二话不说,立刻录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之后,Jelinek被正式分配任务,而在正式分配任务之前,上级告诉他,他需要一个新的身份,这个身份StB已经帮他伪造好了...

  他们从失踪人员档案里找到了一个人, 一个二战时期被遗弃在捷克的荷兰遗孤,这个孤儿的生日只比Jelinek的生日早一天,孤儿的名字叫做Erwin van Haarlem...

  在证明其身份的相关文件都伪造好了以后,Jelinek立刻给自己申请了荷兰护照,办理的过程也相当顺利...

  从此,他成了Erwin van Haarlem...

  1975年6月,怀揣荷兰护照的Erwin踏上了去伦敦的火车,他在伦敦找了一份工作,很快安定下来。

  他找的这份工作也比较特别  -- 在靠近白金汉宫不远的希尔顿酒店24楼的餐厅当服务生。

  因为在这里,可以很方便地监视到白金汉宫附近王室的动向...

  就这样,Erwin白天监视马路,晚上准时做汇报,过起了平静的初级间谍实战生活。

  然而....

  他在伦敦的间谍生活还没进行多久.

  他的生活,被一封信,打破了...

  这封信,来自一个叫Johanna van Haarlem的女人。

  也姓van Haarlem?

  嗯,这个女人在信里表示:

  我的儿,终于找到你了!  你就是我失散了几十年的亲儿啊!!!

  信里表示,很多年以前,她移民来到了伦敦。最近通过捷克斯洛伐克红十字会四处打听才打听到了他的消息,最终辗转打听到了Erwin也来到了伦敦,妈妈希望能和他取得联系并见面...

  他跟上级汇报了情况之后,上级认为这正是个天赐良机,有助于他进一步掩盖自己的身份,更加方便留在伦敦继续间谍活动,指示他们母子相认...

  于是这一天,Erwin和Johanna终于见面了...

  “请问你是van Haarlem女士么?”

  “是的”

  “嗨,妈..我就是你的儿子”

  多年前分别时他还是个婴儿,因此母亲早已不能认出他长大后的样子...

  她只是有些许疑惑:你爹的父亲是个金发男子,而你的发色比父亲深多了咯。 而且你爹很高啊,你怎么比他矮那么多...

  当然,这些疑惑并没有浇灭母亲找回儿子的喜悦,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Erwin是自己儿子的事实....

  那么母子俩为啥分别那么久之后才得以相认?

  和他相认之后,身为母亲的Johanna向他讲述了自己和他失散的经过...

  这一切,都因为你爹是个渣男!!!

  时间倒回到他出生前的二战时期...

  1943年,18岁的Johanna在一辆火车上遇见了23岁的波兰纳粹军官Gregor Kulig。 他,就是Erwin的父亲。 他金发碧眼,长得一表人才,Johanna很快被她吸引..

  然而,这却并不是个浪漫的爱情故事,

  这个Kulig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在他们相遇第四天,Kulig在一次聚会之后强奸了她...

  Johanna没有因此而离开Kulig,直到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发现她怀孕后的Kulig开始露出了更加丑恶的嘴脸,他不顾一切让她滚蛋,并把她丢弃在一个镇上...

  1944年的一天,带着出生不久的Erwin,单身母亲Johanna经过捷克斯洛伐克,苦于自己一个女人,兵荒马乱的日子里没法照顾Erwin,只好把Erwin托付给了孤儿院....

  从此,母子分别......

  直到最近,在他申请了荷兰护照之后,Johanna终于辗转打听到了Erwin依旧活着的事实,才根据红十字会,荷兰驻捷克大使馆和好几方的帮助下,这才找到了他的地址,这才寄出了那封信.... 

  虽然历尽艰辛,失散十多年的母子总算团聚了...

  Erwin正式回归van Haarlem家族,和家中的人挨个见了面,大家对他的身份似乎也没有任何怀疑。。。

  而在这以后,Erwin和Johanna的母子关系修复得十分顺利,大家经常往来,Erwin事业步步高升,从当初的小服务生做到了采购经理,还兼有自由作家,艺术品商人等光鲜亮丽的身份...

  尽管有了更合法的身份,他也没疏忽继续扮演好儿子的角色,经常给母亲送礼物,还把新交的女朋友带给准婆婆看...

  偶尔他也有不能满足母亲愿望的时候,每当母亲提出要搬去和他住时,都被他找理由搪塞掉了...

  当然,另一方面,Erwin从来没忘记自己间谍的身份。

  他一直做得很出色,凭借自己越来越广的人脉和关系网,他曾一度造访了英国的潜艇基地,为苏联搜集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

  渐渐地,Erwin从当初那个只能在白金汉宫前面拍拍照的初级间谍,变成了后来能搞到重要情报的高级谍报人员...

  而他依然恪尽职守,每天回到家,准时通过无线电向上级汇报相关的情报。

  正是这个良好的准时汇报的习惯,最终暴露了他...

  说起来有些奇葩,起因是一个长期住在附近的邻居老太太,向警察抱怨自己的电视每天晚上9点20准时出现屏幕画面扭曲的干扰。 而且干扰有特定的模式... 好像就像莫尔斯电码一样。

  因为当时英国反间谍全民安全教育做得很好,政府让全体国民遇到不对劲的事情就要上报,这个老太太把这个情况上报了组织。

  准时这个词引起了警察的警觉,警察和情报分析员判断,电视每晚准时出现画面波动,波动又有特定的莫尔斯电码一样点长的规律。 而其他家的电视台信号又没有问题,唯独老太太家的电视出了问题 。

  时间点又每天固定,那一定是附近有发射台无线发报!

  警察和军情五处的人经过一些列侦查和布点,最终在1988年的一个清晨,突击行动,一举逮捕了从事间谍活动多年的Erwin...

  警察从这个伪装成艺术品商人的间谍家里搜出了无线电台,隐形墨水,代码本等一大堆间谍物品...

  他被押解到苏格兰场,经过审讯,最终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不久,苏格兰场正式对外公布Erwin的身份和案情,新闻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报道...

  新闻报道不久,闻讯而来的母亲赶到了警局,她坚称自己儿子不是间谍,而是她在二战中失散多年找回来的儿子...

  警察拗不过Johanna的痛哭坚持,只好给他们做了DNA鉴定,DNA鉴定的结果很快出来了,Johanna和Erwin并没有母子关系...

  知道结果的Johanna瞬间泪崩,

  原来,Erwin真的是个伪装成自己儿子的间谍,

  还是个出生于捷克,听命于苏联的冷战间谍...

  之后法庭审讯中,他对Johanna至始至终都表现得非常冷漠,仿佛他们的母子关系从他身份暴露开始就戛然而止了...

  而Johanna事后也觉得他过于冷血,尽管知道真相的她完全心碎了,但Erwin却明显恢复了一个间谍应有的理智和冷酷...

  事后,有人问他对于Johanna的看法,他表示:“她相当专制,我有时候必须得顺着她,我真的是受够她了...”

  这样的抱怨听起来完全是寻常人家母子之间关系的真实写照...

  最终他被判处监禁,五年之后冷战结束,他被英国当局释放,并恢复捷克公民的身份,回到自己解体后的祖国捷克...

  就在捷克生活到现在...

  直到最近,

  有一个记者通过几方托人联系,终于得以采访到他。

  在几经确认了记者的身份后,

  才对记者说出了自己上面的这段故事...

  当记者问到“你对当时的这段经历有什么最大的疑惑么?”

  他表示..

  有。  我这些年里一直在怀疑,那个女人的身份... 真的是那个不断在找儿子的母亲么?

  她当时一直在说,她是靠着自己的意志,一个人不断的不断的不断的寻找,才终于找到了他。

  一个人的意志... 意志.....

  在茫茫全世界,要找到一个失散几十年的人... 这种尽举国情报之力可能才能做到的事情,她是怎么做到的?

  我有点不信....

  我申请荷兰护照才几个月,她就说她通过她“母亲的本能”觉得应该去荷兰驻捷克大使馆问一下.

  这才偶然的发现我已经申请了护照,这才偶然的找到了我.

  为什么这个时间点那么精确?

  为什么这么多年Johanna都没有寻子的动力,唯独在Erwin调换身份那一年就四处奔走通过红十字会找到了Erwin的资料?

  最终,他对记着吐露了那个他埋藏心底的疑问:

  我怀疑,她可能是英国军情五处的人... 或者至少得到了军情五处的帮忙和指示,派她过来专门接近我,核实我的身份的...

  不然,就因为一个老太电视机屏幕花了,这都能让我暴露??

  好吧,在他那么多年的思考里,这一出母子相认的间谍剧,真相似乎比之前料想到要梗复杂......

  这里面谁成了伪装者(),谁中了真正的套路?

  也许真的如他想的那样...

  也也许这一切都是他这么些年来的胡思乱想...

  最后的真相,可能永远是个谜...

  因为作为另一方当事人的Johanna,已经在2004年去世.... 

  在那之间,双方再没有见过面...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