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和易纲各说一句话吓坏了大陆金融业
2020-06-20
中国总理李克强(专题)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金融机构让利1.5万亿元稳住经济。而中国央行行长易纲6月18日却说要提前考虑政策工具适时退出。两种不同风向的话语让金融业担忧并议论纷纷。

  此前中国一家银行出现挤兑潮

  6月18日,中国A股银行股再次大跌。6月17日收盘,36只A股上市银行股中,仅4家银行尚未破净(股票的每股市场价格低于每股净资产价格),其余32只银行股均已破净。

  源于中国总理李克强6月17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一句话: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让利1.5万亿元(人民币(专题),下同)。

  这引发中国金融业的震动,目前这1.5万亿让利中,商业银行体系承担多少目前尚未明确细节。2019年,中国银行业累计实现净利润2万亿元;六大国有银行合计营业收入3.25万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合计1.12万亿元。

  国信证券银行团队认为,中国商业银行扣除信贷成本和经营成本后的实际净息差能压缩的空间非常有限。同时考虑到疫情对资产质量的影响,银行未来大概率进入一个不良处置压力提升的阶段。若考虑到实际信用风险后,银行实际净息差基本已无压缩空间,中国银行业让利空间并不大。

  而金融监管部门释放出的信号也让金融业心中忐忑。

  6月18日,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上海陆家嘴论坛发表视频讲话时称,“我们认为,疫情应对期间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阶段性,要注重政策设计激励相容,防范道德风险,要关注政策的‘后遗症’,总量要适度,并提前考虑政策工具的适时退出。”

  易纲说:“在疫情冲击下,银行不良贷款会有所增加。因此,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是增强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可持续性的重要措施。这也是金融部门承担实体经济成本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对实体经济的贡献。”

  6月18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出席上海陆家嘴论坛时称,财政金融刺激措施规模和力度之巨大,史无前例。在初期作用甚大,边际效用逐步在递减。“我们知道,不少国家和地区还在谋划出台新的刺激措施。建议大家三思而行,应当为今后预留一定的政策空间。”

  他同时提醒道,尽管目前通货膨胀总体还不明显,但考虑到国际供应链恢复还需要较长时间,要素成本会进一步上升,加之货币派生机理变化,通货膨胀也有可能卷土重来。“还需要考虑的是,大规模刺激政策将来如何退出。进入的时候,四面八方都欢欣鼓舞,退出的时候可能将十分痛苦。”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上海陆家嘴论坛表示,股票、债券、外汇和大宗商品市场之间高度联动,金融风险跨市场、跨行业、跨领域交叉传染的特征也日益凸显。

  近年来中国金融风险高企,官方不断发声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银行业的金融风险频发。例如,2019年5月29日,上海报业集团旗下的《财联社》发表题为“监管人士:部分农商行、城商行处于技术型破产边缘”的报道。报道引述金融监管人士的消息称,“中国部分农村及城市商业银行,因面临严重的信用风险,处于技术破产的边缘。这类金融机构恐将按照市场化原则清退。”

  相关消息引发外界关注,多家媒体相继转载上述报道,但报道很快遭到官方的封锁、删除。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