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称王振华终未承认猥亵女童 律师回应量刑
2020-06-18

  作者| 龚奕洁、涂宇明

  经过两天、16小时的庭审,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普陀法院)于6月17日下午公布了对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猥亵儿童案作出当庭判决,判处王振华有期徒刑五年。

  为避免对未成年人造成二次伤害,王振华案并未进行公开审理,但却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关注。据凤凰网财经记者了解,该案由上海市普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被告方两人的代理律师共四人,王振华作为第一被告,其辩护律师为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电视剧)李肖霖、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董事长兼主任陈有西。被害人方面委托的代理律师是上海律协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委员会委员、上海华夏汇鸿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计时俊。

  凤凰网财经记者联系到计时俊,计时俊拒绝接受采访,但明显感受到其对判决结果表示不满。“你还有什么办法吗?没有别的办法。”计时俊表示,但拒绝对此案作出更多置评。由于是公诉案件,被害人对结果不满无法直接提请二审,仍需要通过检察院。而普陀检察院在庭审中建议的量刑幅度即是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李肖霖方面亦拒绝接受采访和评论。“我们是做无罪辩护的,但也不是随便提出的。我只说这一句。”对于是否仍继续次上诉,坚持做无罪辩护,李肖霖表示要看当事人及家属的意愿。

  凤凰网财经了解到,王振华在庭上始终未承认实施猥亵。但该案的审判长在澎湃新闻的采访时指出: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被告人王振华、周燕芬经过事先预谋,由周燕芬制造条件,王振华对被害人实施了猥亵行为,相关事实有被害人陈述、鉴定意见、证人证言和监控视频等证据予以证实,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

  距离去年7月1日王振华被警方带走,事情已过去了一年。王振华的宣判,却带来新城系股价的回涨。6月17日午后,几乎在宣判结果发布的同时,新城系股价拉升,新城控股收盘涨逾1.99%,港股新城发展收盘涨逾5%,港股新城悦服务收盘涨逾3%。

  定罪量刑是否合理?王振华始终未承认实施猥亵

  普陀法院给王振华裁定的罪名是“猥亵儿童罪”,而不是“奸淫幼女罪”,这也是量型依据。

  根据澎湃新闻,审判长表示王振华与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的接触,相关司法鉴定意见佐证了该事实,故王振华的行为系猥亵行为而非强奸行为。

  凤凰网财经了解到,王振华在庭上始终未承认实施猥亵。法医鉴定受害少女确实存在处女膜破裂,然而诉辩双方对于伤口的新旧存在争议,对于王振华是否猥亵也一直争议。

  据《棱镜》报道,王振华其中一位辩护律师称王振华虽有嫖娼行为,但明确对幼女有防范意识,知道国家法律底线,坚决不能碰幼女。故其接受(牵线人)周燕某主动邀请对成年女性进行嫖宿的行为,可以受到治安处罚。

  知悉本案庭审的人士向凤凰网财经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称王振华以为周燕芬要为其介绍的是嫖宿成年女性,到后方知为幼女。周燕芬是案件中的牵线搭桥者,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王荣梅告诉凤凰网财经记者,猥亵儿童罪存在两档法定刑,分别为五年以下和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可以判到十五年。因此从第一档法定刑来看,一审判决判处五年有期徒刑是顶格判处的。问题在于,王振华这个案件能否适用第二档法定刑,即五年以上?根据刑法第237条规定,升格法定刑的情况包括“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有其他恶劣情节的”。

  据了解,被害人方面曾希望根据第二档进行量刑。但法院认定王振华的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但其不属于在公共场所当众实施犯罪,也不具有其他恶劣情节。

  但由于被害人不满12周岁且被造成轻伤二级的严重后果,王振华到案后及庭审中拒不供认其猥亵,法院称酌情从重处罚。“综合考量本案对被害人身心造成的伤害和影响及社会危害程度,在公诉机关建议的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幅度内,依法对被告人王振华从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但一位了解案件的人士表示,王振华两位律师作的是无罪辩护,对此判决结果或有较大可能性上诉。 “我们是做无罪辩护的,但也不是随便提出的。”对于是否仍继续上诉,坚持做无罪辩护,王振华代理律师方面表示要看当事人及家属的意愿。

  判刑五年无财务损失 犯罪成本是否太低

  判决结果出来,许多人直呼量刑过轻。“有钱人的犯罪成本太低了。”一位接近被害人的人士表示,“就判了五年,也没有任何赔偿。王振华宁愿花几百万请大律师,也不愿意给受害人赔偿。”

  “法律本身是有很大的量刑幅度的,对情节恶劣的猥亵儿童案件,最高可以判到15年。关键是如何认定‘其他恶劣情节’。” 王殿学、王荣梅律师表示。

  据凤凰网财经记者了解,该案为刑事案件,并未附带民事案件,所以王振华并无财务损失。对此,一位长期做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人士表示,建议在猥亵或强奸幼女罪的判决中,设定一个罚金条款,要求施害者要做主动性民事赔偿。

  “孩子受到性侵后会变得敏感,会受到原先环境的伤害,最好是换个生活环境,这个成本应该由施害者出。”该法律人士表示,“如果不换个环境,施害者出狱后也很容易找到孩子并报复。”

  此外,这位法律人士还提出,既然认定王振华猥亵少女,那法院判决还应考虑到如何对王振华这样的人做出禁业限制。“如果是教师猥亵未成年人,一般要对其判处禁业。王振华虽然不是教师,但他有一些慈善项目是未成年人的,也会接触到未成年人。”

  根据公开报道,2013年新城控股创立了致力于抚育、培养和教育贫困地区青少年儿童的大型公益品牌“七色光计划”。截止2018年,其核心项目“光彩图书馆”已经在13个省份的40所乡村小学开展,捐献图书近10万册,5000余名学生获得帮助。

  王振华狱中不断增持 王晓松内外维稳

  去年7月3日,王振华被曝涉嫌猥亵一名9岁幼女,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新城系遭遇股债双杀,新城控股连续3个跌停,4个交易日市值就蒸发324亿元。

  自2019年7月3日媒体对该案进行报道后,新城控股股价开始暴跌,由当日的43.65元/股下跌至同年8月6日的22.99元/股,公司市值蒸发数百亿元。而新城系旗下的港股新城发展则是从7月3日的7.68元/股一路下跌至8月15日的5.78元/股。然而,新城系旗下的另一支港股新城悦发展则一反常态,股价表现比较稳定,并在接下来的近一年时间内稳步攀升。

  2019年7月3日王振华被刑拘一事被警方和媒体曝出当日,新城控股就召开董事会,王振华离任董事会主席,其子王晓松火速接位。7月8日,王振华又辞任新城控股执行董事职务和新城悦服务非执行董事,均由王晓松接任。

  王晓松这一年来,一直负责对内对外的维稳工作。接替初期他曾一度密集拜会上海和起源地常州的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希望继续得到支持。对内,则面向高管团队实施股票激励计划。

  王振华案被曝之初,凤凰网财经记者曾经询问一位银行业人士,这会不会影响到银行对新城集团的放贷。该人士表示,新城作为TOP10的房企,现金流和土地储备都比较充足,还是一家优质公司,后续就看能否成功化解王振华带来的声誉影响,稳住公司经营和管理。今年该行已对新城放贷。根据财报和评级报告数据,截至2019年底,新城控股获得的各大银行给予的授信总额度为939亿元,其中已使用额度204.12亿元。

  在内部稳定方面,尽管有高管离职,但股权激励计划还是帮新城稳定住了不少人。2019年9月底,新城控股对董事兼联席总裁梁志诚、董事兼联席总裁陈德力、董事兼联席总裁袁伯银、财务负责人管有冬、董事会秘书陈鹏以及103名中层管理人员及核心骨干,共计激励人数108人实行股权激励计划,授予权益总计2723.24万份,约占公司总股份的1.21%。

  2020年5月份,又对新城控股董事、联席总裁曲德君及核心骨干黄驾宙激励,此次预留授予的股票期权激励成本合计为243.02万元,预留授予的限制性股票激励成本合计为1414.08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不再担任公司职务,王振华仍然是公司第一大股东,掌握对两家公司的控制权,在狱中也没有停止增持。根据2019年年报,截至去年底,王振华持有新城发展71.23%股份,及新城悦服务73.34%股权。不过由于新城发展于今年于1月配股集资27亿元港币,王振华的持股比例降至67.67%,但此后王振华耗资1.3亿元港币对新城发展进行4次增持,持股比例升至68.02%。

  在今年公布的《2020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中,王振华名字赫然在目。今年,王振华和其子王晓松在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中位列第33名,相比去年上升34名;身价430亿元,相比去年财富增长74%。

  新城控股恢复拿地 股市回升

  “2019年下半年融资渠道明显收紧,筹资活动净现金流呈净流出状态。”在中诚信对新城控股的主体评级中有提到这样一句话。据记者了解,这主要是国家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也有市场对王振华影响的观望。

  而根据新城控股每月公布的经营简报,其在去年8月-11月几乎停止了拿地。其去年一年新增项目个数才72个、新增土地储备建面2508万平。此外,王晓松曾将40个地产项目摆上货架,解决资金流动性危机,最终卖掉24个项目,回笼近120亿元。

  但作为TOP10的房企,新城控股是高周转的开发运营模式,公司存货周转率一直处于行业很高水平。2019年,存货周转率为0.31次/年,总资产周转率0.22次/年。因此其负债率和现金流一直保持在较好的水平。

  但近两个月来,新城控股又开始拿地手笔。四月12块地、五月10块地,对应权益土地金额约223亿元。据克而瑞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1-5月中国房地产企业新增货值TOP100排行榜》显示,新城控股前5个月新增土地货值793.5亿元、新增土地建筑面积687.9万平方米,均位列榜单前十行列。

  根据公告,新城控股5月实现合约销售额224.12亿元人民币(专题),同比下跌9.48%,合约销售面积约203.93万平方米;今年1至5月,新城发展累计实现合同销售额714.5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3.06%,落后于1-5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倒退10.6%的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房地产开发仍占据新城控股营收贡献的绝大部分,但新城控股已明确了向毛利率更高的商业地产转变。“新城成立28年,第一个15年靠住宅增加销售和利润,当下的15年靠住宅和商业双轮驱动,未来的15年利润则来自于商业管理。”5月19日,王晓松在股东大会上表示。

  新城控股商业地产的标志是“吾悦广场”。截至2019年末,已开业运营的吾悦广场累计达到63座,其中60座自持经营,3座委托公司经营的轻资产项目。全年实现租金和管理费用40.69亿,平均出租率99.16%。受疫情影响,2020年前3个月,租金及管理费用减少5亿元,为9.04亿元。新城控股计划2020年新开业吾悦广场30个。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