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俄罗斯大打原油价格战,美国或成最大输家(图)
2020-06-21
编者按:普京知道,美国脆弱的石油工业是建立在巨额债务基础上的。因此当沙特阿拉伯要求减产以缓解原油市场供过于求的局面时,普京决定发动突袭。

俄罗斯上周和欧佩克分道扬镳的消息震惊了全世界。莫斯科拒绝和这个原油生产垄断组织保持步调一致,其部分目的是为了打垮美国的页岩油产业。

普京的目标是夺回能源市场上被美国抢去的份额,后者在债务推动下的增长使得俄罗斯在2018年失去了全球最大产油国的地位。

美国能源研究公司ClipperData的商品研究主管马特·史密斯说:“俄罗斯的回应,其意图是削弱美国页岩油产业。”

沙特阿拉伯表示将大幅下调油价后,全球油价周一(3月9日)暴跌,这是对俄罗斯举动的强烈反应。美国原油价格下跌了26%,达到每桶31.13美元,这是四年以来的最低点,周一也是1991年以来最糟糕的一天。

原油价格这么低,很多美国页岩油公司将被迫减产,对于破产潮的忧虑已经蔓延开来,美国油气开采指数也跌到了200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等主要石油公司的股价下跌了12%,这些公司的商业模式都是建立在可以承受低廉油价的基础之上的。

无法承受低廉油价的公司更惨,勘探和生产都陷入了困境,先锋自然资源公司股价下跌了37%,债务缠身的西方石油公司股价更是下跌了52%。

这一次的能源危机可能导致2014-2016年“油崩”事件的重演,那一次数十家美国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破产,数十万人被裁。尽管这个行业还是活了下来,但这样的经历无疑是非常痛苦的。

荷兰合作银行的能源策略师瑞安·菲茨毛里斯表示:“俄罗斯现在认为美国页岩油行业特别脆弱。我们认为俄罗斯的目标就是负债累累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

陷入交火

为了报复俄罗斯,沙特阿拉伯上周末发动了价格战,他们将自己拟于4月出售的原油每桶价格下调了6-8美元。沙特同时承诺提高产量,这与原油市场的需求恰恰相反。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全球能源战略主管迈克尔·特兰说:“俄罗斯和沙特之间正在展开激烈的竞争,其他人也陷入了交火之中。”

俄罗斯政府和石油公司对欧佩克为平衡石油市场所做的努力感到不耐烦,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多年来,俄罗斯和欧佩克一起削减产量,试图建立一个跌不破的原油地板价。然而,每次减产的结果,都是俄罗斯将市场份额让给了美国蓬勃发展的页岩油行业,这让俄罗斯石油高管们大为恼火。

为此,俄罗斯石油公司将欧佩克称为“受虐狂”,说他们只会一味纵容美国页岩油企业在能源市场上攻城略地。

俄罗斯石油公司发言人8日表示:“我们在自己的市场消灭了廉价的阿拉伯石油和俄罗斯石油,为昂贵的美国页岩油腾地方,确保他们的产品生产出来不会没销路。”

对制裁的报复?

分析人士说,除了市场份额之争,俄罗斯很可能会因为华盛顿最近的能源制裁而采取报复措施,页岩油带来的能源革命使得美国制裁的成功率大大增加。

三周前,特朗普政府宣布对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子公司实施制裁,作为对其支持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的惩罚。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赫利玛·克罗夫特8日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俄罗斯的战略似乎不仅针对美国页岩油公司,还针对美国的制裁措施。”

克罗夫特说,俄罗斯石油公司CEO伊戈尔·谢钦和一位普京身边的红颜知己,似乎已经说服了莫斯科与美国的页岩油进行一番较量。

克罗夫特在报告中写道:“和普京一样,谢钦来自俄罗斯情报部门,是一个强烈的民族主义者。因此,削弱美国能源主导地位的目标很符合他的意识形态,对他极具吸引力。”

另外,在对原油市场的依赖程度上,俄罗斯也比沙特阿拉伯具有优势。阿格斯全球市场公司称,石油出口占俄罗斯预算收入的37%,但是占沙特阿拉伯预算收入的65%。分析人士说,只要原油价格不低于每桶42美元,俄罗斯就能达到预算平衡,而沙特阿拉伯要想达到预算平衡,必须保证油价在每桶80美元以上。

挪威雷斯塔能源公司石油市场主管托霍根说:“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人都会受到伤害,这一决定的额外好处是,它能伤害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

华盛顿官员已经注意到能源市场的混乱。

美国能源部8日晚间在一份声明中说:“国家行为正试图‘操纵和震动’石油市场。但是,美国政府对美国可以承受这场动荡很有信心。”

在当天与俄罗斯驻美大使安纳托利·安托诺夫的会晤中,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强调了“有序能源市场”的重要性。

美国石油行业的“恐怖电影”

不管动机是什么,对于本就处在熊市的原油市场来说,这次的价格战都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

由于持续的供应过剩、过度的支出以及对气候变化的担忧,多年来投资者一直避免扩大开采石油的规模。能源行业是去年乃至过去10年中标普500指数中最大的输家。在最近的市场动荡中,该行业还在走低。

新冠肺炎疫情对石油工业提出了更大的挑战。无数航班取消、工厂关闭以及交通封闭严重削弱了世界对石油的需求。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预计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将自2009年以来首次下降。

美国财务研究分析中心能源分析师斯图尔特·格里克曼8日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过去两个月对能源投资者而言就是一部恐怖电影的情节。同时发生了需求冲击(新冠肺炎疫情)和供应冲击(欧佩克+系统崩溃)。”

谁先眨眼?

令人恐惧的背景解释了为什么不仅仅是石油公司在崩溃。与能源企业有紧密联系的银行也受到了牵连,他们必须为能源投资者不可避免的贷款违约潮做好准备。

达拉斯的美国联信银行、库伦佛寺银行和得州资本银行的股价均下跌了大约20%。

资产负债表最薄弱的页岩油公司将不得不为了节省现金而放弃昂贵的钻井项目,并且解雇工人,一些石油公司将无法生存。

ClipperData商品研究主管马特·史密斯说:“这些家伙已经很痛苦。现在,我们将开始看到破产,也许是普遍的破产。”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油价低迷将会持续多长时间,以及油价究竟会跌到何种地步。答案可能要到利雅得和莫斯科去找。

如果沙特阿拉伯的价格战迫使俄罗斯同意减产,那么石油市场可能会迅速反弹,这将让美国摇摇欲坠的页岩油产业得到喘息的机会。

但是普京并没有因此而退缩,这表明美国石油业应该为未来的痛苦做好准备。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赫利玛·克罗夫特说:“希望这场战斗是短暂的,但形势正在向持久的消耗战转化,这场战争可能对所有卷入者都造成严酷的经济打击。”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