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发放备付金利息!支付巨头笑纳40亿红利?(图)
2020-01-14
编者按:央行近期给支付机构送上“新春大礼包”。



近日,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自2019年11月起,央行决定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备付金以0.35%的年利率按季结息,该计息政策的实施期长达三年,从2019年8月1日至2022年7月31日。

根据央行数据,截至2019年11月末,支付机构交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为1.48万亿元。如果按年化0.35%计息,将产生51.76亿元的利息,刨除10%的非银支付行业保障基金后,返还给支付机构的约46.58亿元。

0.35%的年利率,只相当于商业银行的基准活期存款利率。时代周报记者从业内获悉,在未缴存前,支付机构将备付金放在银行的利率大概在3%。

1月8日,华东某支付机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对中小支付机构来说意义不大,中小支付机构的备付金基数不高,利率也低,但对两大巨头(支付宝和微信财付通)而言是较大利好。

同一天,华南某第三方支付机构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一两年,中小支付机构发展更加困难,备付金集中缴存是因素之一,但不是全部原因,毕竟备付金利息并不是中小支付机构的主要收入来源。

备付金政策多次调整

所谓备付金,现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将其定义为:支付机构为办理客户委托的支付业务而实际收到的预收待付货币资金。

例如,在电商平台网购时,需先将货款预先支付给第三方支付机构,等客户收到货后再由支付机构打给商家,而短暂预付到支付机构的这笔资金,就属于客户备付金。

也就是说,这些资金的所有权属于客户,但实际操作中,支付公司屡次挪用备付金,造成风险的案例不少。

2014年9月,广东益民旅游休闲服务有限公司“加油金”业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造成资金风险敞口达6亿元。

2016年,上海畅购公司被央行注销支付业务许可证,即是因为恶意挪用备付金,造成资金风险敞口达7.8亿元。

央行2018年6月发布《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缴存有关事宜的通知》要求,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自2019年1月14日起,支付机构应注销在商业银行的所有备付金账户。另外,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要实现100%比例的缴存。

“没有缴存之前,备付金的利息相当于利润,由于规模效应,这个数字不会低,对于一些中小支付机构来说,很大一部分收入来源是备付金利息。”上述华东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数据显示,2017年初,备付金利息收入在支付机构总收入中的占比达9.52%。其中,预付卡发行与受理机构这一占比达到22.24%,网络支付机构和银行卡收单机构占比分别为11.26%和1.81%。

随着备付金账户的100%集中存款,第三方支付赚利差的时代结束。“备付金收入没有之后,很多中小支付机构生存艰难,转而做一些打擦边球的业务,导致出现一些风险。”上述华东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说道。

上述华南第三方支付机构高管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近两年来,监管引导回归支付本源,政策趋严,第三方支付市场“双寡头”基本定局,目前B端支付产品同质化严重,行业未有颠覆性技术创新,也未再出现如2014年、2015年那样的市场红利。

“中小支付机构发展更加困难,近一两年大家会更加聚焦B端需求,尤其是细分行业。”上述人士表示。

利好支付宝和理财通

2019年1月9日,在国新办政策吹风会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透露,将修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

范一飞指出:“备付金存放在商业银行,确实存在不少问题。央行经过慎重考虑,对制度作了一些改革,相关工作正在推进中。”

如今,改革已经有了思路。

近日,多个支付机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根据新政策,支付机构可将全部客户备付金作为其清算保证金,央行按照0.35%的年利率水平为清算保证金按日计息,按季结息。

此外,则是央行开立清算保证金专户,并统一核算、存放、划转清算保证金利息。其中,央行按季计提10%的清算保证金利息作为非银行支付行业保障基金,由清算保证金专户统一转入非银行支付行业保障基金专户,达到非银行支付行业保障基金规模上限后不再计提。

1月8日,易观资深支付行业分析师王蓬博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从备付金集中存管、网联的成立、断直连以及互联互通的推进,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在监管层面风险已降到最低。

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央行对19家违规较严重的支付机构采取了暂停业务、退出市场等措施,有力震慑了支付市场违法违规行为。

多位受访的支付机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支付机构备付金利息重启,对行业是一大利好,特别是规模大的支付公司。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