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周末“过山车” 英脱欧大戏越拍越长(2图)
2019-10-20

  预期中的关键投票没投成,还“被迫”延了期,对英国首相约翰逊来说,刚刚过去的周末不堪回首。这场上演了三年的脱欧大戏至今结局未定,而原本以为“脱与不脱”悬念揭晓的“超级星期六”最终折戟。

  第一财经记者日前在伦敦街头采访时,除了激进的、意愿强烈的脱欧派和留欧派,也遇到不少人,一听到记者想要就脱欧提问时便连连摆手,说不想就脱欧发表任何观点,比如一位伦敦的上班族就说,“看在上帝份儿上,赶紧解决吧。我受够了!”

  10月21日,距离脱欧最后期限仅余10天,但约翰逊仍试着扳回一局。他将再次尝试让议会批准其协议,让脱欧协议法案将尽早生效,以达到无需延期的目的。他能成功吗?

  英国布鲁日智库主任奥尔兹(Robert Oulds)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对关键投票的结果预测道:“我认为协议可以通过。这是因为尽管很多保守党议员并不足够欣赏这份协议,但是他们也意识到此刻需要支持首相,因为如果不这样做,英国将深陷欧盟难以脱离。”

  

  10月19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前)在议会下院发言。新华社图

  向布鲁塞尔连发三封信件

  正如奥尔兹向第一财经记者所描述的,在英议会对政府信任减退、脱欧倒计时即将突破个位数的气氛下,所谓“超级星期六”最终烂尾,成了“一场虚张声势与反虚张声势的对决”。

  首先,当日悬在所有人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是于9月立法的“班恩法案”,即如果10月19日前英国议会未批准任何协议,约翰逊必须向欧盟申请延期至2020年1月31日。

  而约翰逊原本的盘算是,一方面用最坏的后果威胁议员称“欧盟不可能同意任何延期”;另一方面尽可能多地争取对其协议的支持者,因此在投票前的辩论环节,他慷慨地对议员们的要求进行了许诺,其中包括工党议员提出的高标准的劳工权益和环境法规。

  其中最戏剧的场面是,前财政大臣哈蒙德(Phillip Hammond)作为21名因与反对党联盟而被约翰逊驱逐出党的保守党议员之一,要求让约翰逊承诺,保障议会可以发挥名副其实的作用;而曾让议会被迫休会为其脱欧策略让道的约翰逊,起身简短而有力地回答:“我可以给出这样的保证。”

  在这样软硬兼施的攻势下,不少此前曾三次否决前首相特蕾莎·梅协议的议员纷纷倒向了约翰逊阵营,各大英媒的预测也表示,如当日举行关键投票,约翰逊将以微弱的优势胜出。然而,19日“莱特文修正案”的通过,成了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截停了首相孤注一掷的投票议程。

  奥尔兹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莱特文修正案认为,即使英国议会通过协议也并不意味着可以避免‘无协议’脱欧,因为英国仍要完成执行协议所需的立法程序。因此该修正案要求,只有在有关批准协议的全部立法完成后才可通过脱欧协议,但这无疑会扰乱政府的时间表。”

  换言之,莱特文修正案避免了班恩法案中“10月19日”这一期限的后门被约翰逊利用。最终,议会以322票对302票通过该修正案,政府因此不得不将关键投票改期。这也意味着约翰逊触发了班恩法案的启动条件,即协议未在当天被批准,申请延期势在必行。

  于是,约翰逊在严词拒绝后出于情势所迫仍向欧盟递交了申请:就在他面向议会说出“我不会与欧盟就延迟脱欧谈判,法律也不会强迫我这样做”仅六小时后,他向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提交了一封未署名的信件,请求时间宽限。

  但由于班恩法案只规定首相的责任是“寄出”而没有强制要“署名”,约翰逊顺利钻了这个漏洞,发出了第一封没有其签名的信件,暗示延期脱欧非其所愿。其后,英国驻欧盟大使巴罗(Tim Barrow)递交了一封简函,对英国首相提交的信件性质作了说明;而在最后一封拥有约翰逊签名的信件中,他称再次推迟脱欧是一个错误,这将会损害英国和欧盟的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在19日开启“超级星期六”的威斯敏斯特宫外,一如往常地出现了示威群众,但与此前历次重要投票相比,此次议会广场聚集了更多的“脱欧派”群体。

  当日,第一财经记者在与他们的闲聊中发现,其中不乏许多从“留欧派”改弦易辙的人士。据其透露,他们本来属于支持英国留在欧盟的阵营,但三年来议会反反复复的辩论和投票,保守党和反对党无休无止的争吵和对峙,新闻媒体上连篇累牍的采访和报道,已经让一部分民众失去了耐心和兴趣,只希望尽快落实3年前的公投结果。

  

  图为英国议会大厦。新华社图

  批准协议可以提前结束延期

  在投票推迟的消息传出后,不少欧洲领导人及外交官对英国议会的决定表现出了失望之情。譬如,欧洲议会欧洲人民党党团主席韦伯(Manfred Weber)称:“我们感到遗憾的是,下议院本来应该是烟消云散的一天,结果却出现再次推迟和混乱。”

  下一步,图斯克将与欧盟27国领导人商讨是否批准延期,这一决定必须获得全员认可。据欧盟高级官员表示,在上周举行的欧盟峰会期间,各国领导人对给予延期并无迟疑。该消息人士称:“即使是(对脱欧态度强硬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没有提出相反意见。”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欧盟同意延期后英国最早只能在2020年1月底脱欧。欧洲开放智库政策分析师维尔士(Dominic Walsh)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只要通过协议,延期可以缩短。”

  因此,欧盟方面透露称图斯克不会立即作出回应的消息,也给约翰逊留出喘息之机。据外媒分析,他将再次尝试赢下议员对其协议的支持,要么是在周一(10月21日)重新进行针对协议的关键投票,要么在周二(10月22日)对实施协议必需的法案进行二度投票。

  但英国议会推迟投票的连锁反应是,欧洲议会的时间表也必须顺延。据官方议程,欧洲议会将在11月14日开会,因此如果英国议会批准协议,11月30日可能成为新的脱欧最后期限。

  在即将到来的投票中,约翰逊忧虑的关键仍是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的意见。对于莱特文修正案,DUP与工党和自由民主党等反对党一齐投了赞成票。但奥尔兹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DUP是出于协议对北爱的影响而迟疑,本质上不同于其他根本不想要脱欧的党派。”从某种程度上说,推迟投票也增加了约翰逊继续游说的时间。

  总体而言,奥尔兹称,如果约翰逊能保持势头,他很大可能将会通过下次投票的考验。

  而正如BBC用“Brexit fatigue”(脱欧疲劳)来形容这场本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对民众的困扰,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称:“假使约翰逊的协议是在一年前或两年前提交给英国议会的,那它被通过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坦率地说,英国政府目前可以试着让它通过的唯一原因是,人们已经完全厌倦了脱欧,他们想要这件事结束。”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