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最后一个中国工厂也关了 裁了3000人就能换(5图)
2019-10-20
编者按:“最后一次戴这个厂牌去办离职”。

9月30日,一位惠州三星的员工在抖音上分享了自己离职的全过程,跟惠州三星“正式告别了”,“奋斗了11年2个月14天,画上句号了”。



画面显示,办离职,大家都是排队。而根据博主的说法,当天的离职并不是在人事部,而是在公司食堂开了7个窗口,离职人数为3000人。



在离职过程中,确认上月考勤,对公积金进行补缴,每位离职员工都会得到手机一部,工作10年以下的员工一部三星A8,10年以上员工一部S10,20年以上的员工是S10+Note10,而作为工会福利,全员还能得到手表一块,凭厂牌签字领取,离职后厂牌上交。

“惠州三星,再见”。

这句“再见”不仅是员工对三星说的,也是惠州三星对大家说的。早已经“半死”的惠州三星工厂,终于还是迎来了彻底的“死亡”。

01

惠州三星是三星进入中国的一个前哨站,也是三星手机在中国的最后一家工厂,1992年建立后,在中国已经走过第27个年头,最辉煌的时候,惠州三星生产的手机,占全球出货量的近20%。

进入2019年,尚未“步入中年”的惠州三星,就走不动了。

三星的撤退也分了三步走。

今年3月份的时候,惠州三星就已经停止招工;6月份的时候,“自愿、主动报名”的裁员开始,并在同时削减了惠州三星的产能;在裁员的同时,已经“半停摆”的惠州三星将在9月份关闭。

从6月28日开始,实名认证为“惠州三星电子”的微信公众号推送的信息,均是外部企业的招聘信息,包括歌尔声学、伯恩光学、TCL等电信或制造业企业,同时还为员工提供了办公软件技能培训、政府技能培训、视频剪辑制作和微信公号运营等培训课程。

很多员工称,三星进行了一次“有良心”的撤退,劳资双方都给对方留下一个优雅的转身背影。

在三星发给媒体的通告中,三星说,“本次惠州工厂的调整是正常的产业调整”。在这次“正常的调整”中,将三星手机的生产线搬到了东南亚和南亚的越南、印度等国家。

三星“败走”中国?那倒也不至于。

毕竟三星的LED面板、半导体等业务在中国的产能仍有增加,三星手机仍然在中国市场销售、售后等,一切好像都没有变,只是可能以后中国市场上的三星手机,可能就不再是“中国制造”了。

02

手机工厂从中国搬走了,手机业务对三星更有“性价比”了,节约成本为王,东南亚的劳动力更加廉价,还能继续享受从中国享受了多年的人口红利和劳动力优惠,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主动选择。

当然也可以说是“被动选择”,因为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真的已经不多了。

6月份,裁员汰产后的惠州三星,智能手机生产量只剩下的了40万台,这个数量级与高峰期的月均600万台,根本没法比。而在同期,Counterpoint的调研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出货量仅剩80万台,市场份额不到1%。

甚至三星都没有出现在榜单中,而是被合并到“不配拥有姓名”的“其他品牌”里。

三星享受这一尴尬的待遇,也已经很久了。

三星进入手机通讯行业,已经30多年,从1999年三星Anycall进入中国市场开始,三星已经在中国市场活跃了20年,其走的一直是“高端”的路线。当年最早的三星Anycall 600C,现在看来已经是老古董,但在彼时诺基亚、爱立信称霸的时代,其售价也并不便宜。



智能手机时代,三星的长期“称王”也不算什么,直到2014年,“性价比之王”小米成为市场霸主,后来到了2015年,国产的华米OV+苹果,就已经把三星压进了“其他”。

而在非洲市场,三星也只能屈居第二,中国的传音早就赶超了它,成为“非洲之王”。

而作为“安卓机皇”的三星,却一直是在跟自成一派的苹果暗暗较量。

三星还真“赢”了一次。

2016年,还是“Twitter大V”兼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表示,“我同时使用iPhone和三星。如果苹果没有将有关恐怖分子的信息提供给当局,那么我只会在他们提供信息之前使用三星”。



特朗普给三星做了一个“大大的且免费”的广告。

03

特朗普的广告还没有把三星的销量捂热乎,三星自己就先“炸”了。

2016年8月2日,三星发布了新款的Galaxy Note7手机,作为当年推出的重点机型。而8月份还没过,第一起Note7自燃事故在韩国爆出。

9月2日,三星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召回Galaxy Note7手机,对可能存在电池隐患的手机电池进行更换。而9月2日也正好是三星在中国正式发售的日子,“由于采用了不同的电池供应商”,国行的版本并不在召回或者更换的范围之内,“中国消费者可以放心购买”。

然而在中国,Note7自燃爆炸的案例也是接二连三。中国市场一直挺到了10月11日,三星才宣布召回中国市场上的20万台note7。

Note7的爆炸,让国际民航如临大敌。那时仍需关机的中国民航,Note7被绝对禁止放入行李中,而可以在“飞行模式”下使用手机的外航,禁止在Note7开机使用,甚至不少航空公司需要“二选一”,上飞机和Note7,只能选一样。



而至今仍有针对Note7爆炸事故的维权和索赔。

面对质量问题,三星的态度的退步,可以说是一个大滑坡。21年前的1995年,也是质量问题,三星的掌门人李健熙不惜烧了一批“爆款”手机。

90年代初,三星的手机业务其实还没啥起色,面对摩托罗拉的步步紧逼,三星其实还没有招架之力。李健熙对手机部门下了军令状,“到1994年生产出可与摩托罗拉相媲美的手机,否则三星就退出手机业务。”

重压之下出来的那个爆款是三星Anycall SH-700,这款手机让三星直接把摩托罗拉赶到了市场第二位。

但是,这款“功能强大”的手机的次品率非常高,随之市场上出现了大批坏手机。而李健熙曾将这款手机当做礼物送人,然而收到的却是大量的故障报告。

1995年3月,在生产手机的龟尾(Gumi)工厂,15万台的SH-700被付之一炬。

同样是着急上火的三星,同样是竞争压力下的产品,同样是设计缺陷,Note7像极了SH-700,但是不同的是,被三星掌门人李健熙用SH-700“烧”起来的三星手机,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Note7“炸”毁了,起码在中国市场上,三星再没有回到过以前的信任。

04

今年的中报,三星电子已惨淡收场,而到了三季度,三星电子依然不容乐观。

10月8日的三季度财报显示,三星电子三季度合并营收预计介于61万亿-63万亿韩元之间,按中间值计算为62万亿韩元(约合518.06亿美元),与上一季度相比,环比增长了10.46%,但与上年同期相比,则下降了5.29%。

而这样的三星,依然是“内外交困”。

以前讲过“三星民国”的故事,李家万亿豪门的故事,相比韩剧来讲,一点也不逊色。

从李秉喆离世,李家二代分崩离析,李家兄弟姐妹们为了遗产打官司告状的,最终CJ从三星分出去。而李健熙家的李家三代有别于二代的“男强女弱”,反过来“女强男弱”。

李在镕作为三星唯一的“太子”,在重男轻女的韩国,赢在了性别上,在三星内分管的是三星电子等重要行业,但是能力遭疑。而比较有竞争力的大女儿李富真,在竞争劣势中,却也是凭借自己的经营能力,成为了韩国的女首富。

不过现在他们日子都不算好过。

2017年开始,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案件波及到了李在镕,首尔地方法院一审判决李在镕“行贿、挪用公款、转移资产、隐匿犯罪收入和作伪证”五项罪名,刑期5年。

但作为财阀的三星,自然不甘于接受这些罪名。2018年2月,首尔高院的二审,推翻了此前的判决,刑期由5年变为2年6个月,缓刑4年,并被当庭释放。

但是,今年8月份,韩国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处李在镕案发回重审,案件再一次扑朔迷离。

而李富真的离婚官司也是旷日持久,终于在今年9月26日迎来了二审结果。李富真拿到了孩子的抚养权和监护权,而代价是需要支付前夫141亿韩元的财产分割。

而在这期间,三星还迎来了日韩贸易战,日本将限制对韩国出口3种半导体及OLED材料,首当其冲就是三星。三种材料中,氟化聚酰亚胺用在OLED显示屏,而三星的OLED占全球的90%;光刻胶则事关存储芯片,占芯片制造成本的7%;高纯度氟化氢则是半导体的蚀刻气体。

这对三星手机来讲,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而在世界范围内,三星手机也需要面对“中国制造”的国产手机多带来的地位挑战。

“安卓机皇”还能否是“机皇”?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