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薪待解,代工续命!李嘉诚的长江汽车怎么了(3图)
2019-07-22
编者按:“我已经连续4个月没有收到工资了。”日前,已经在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长江)工作多年的王磊(化名)无奈地对记者说。

在杭州长江里,还有像王磊这样的近300名员工尚未结算工资。王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入2019年后,我就只收到了1月份的工资,最初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是十三薪制,但近两年的十三薪并未落实,报销款也没有发放。”

对此,记者向杭州长江相关负责人求证,对方坦言:“公司资金暂时流动困难,目前正在想办法解决。”

工厂尚未停工

“今年5月27日,我收到了2月份的工资,此后再也没有收到工资。”杭州长江的另一位员工李伟(化名)告诉记者,以前领导还会给他们解释原因,现在时间久了连说法也没有了,有的员工已经开始申请法律援助。

对于为何拖欠工资,王磊和李伟都称公司没有明确说法,也不知道何时会结算工资。“工资未能按时发放是因公司资金暂时流动困难所致,我们在想办法,但肯定会解决的。”上述杭州长江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事实上,曝出欠薪情况的不仅是杭州长江汽车,其相关联的公司——贵州长江、成都长江也都出现了欠薪情况。7月5日,贵州长江的几十名员工在贵州长江公司门前拉横幅讨薪,随后员工收到了3个月的工资。



除了拖欠员工工资外,长江汽车还有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启信宝显示,今年杭州长江作为被告人收到了多起诉讼,其中有不少是拖欠零部件供应商货款的合同纠纷,这些零部件包括模具、汽车内饰、金属材料、车载空调等。

在供应商和员工工资均难以支付的情况下,王磊告诉记者:“杭州长江的生产似乎也陷入了停滞,已经停产一年多了。”

但是,对于“停产”这一说法,上述杭州长江相关负责人并不认同:“停产并不属实,公司商用车业务有出口的订单一直在生产,乘用车车间正在给零跑汽车做代工,都在正常运转之中。”

代工解决闲置产能

早在今年年初,零跑汽车首款量产车S01上市时,零跑汽车方面就公开表示,已与长江汽车签订代工协议,成为造车新势力间互为代工生产的典型案例。



不过,目前零跑汽车的销量尚未成规模。6月28日,零跑汽车正式向首批车主代表交付了10辆零跑S01(参数|图片)。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向记者表示:“我们计划在今年把新车销量做到1万辆。”

但即便生产1万辆,对拥有10万辆整车年产能的杭州长江而言,仍有大量富余产能。而杭州长江也在积极为这些富余产能寻找出路。今年5月,杭州长江与山东汉唐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达成代工协议。“目前与汉唐的合作并未正式开始,仍处于前期筹备阶段。”上述杭州长江相关负责人表示。

之所以能够帮其他车企代工,是因为长江汽车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审核的新能源汽车双资质。但尴尬的是,尽管手握双资质,长江汽车却在频频“为他人做嫁衣”。

“乘用车方面,没有车型可以生产。之前研发了一款车型,但不太适合市场且采购成本过高,所以一直没有上市。”据王磊透露,早在2016年,长江汽车曾发布了一款小型SUV,随后在2018年北京车展上亮相三款概念车,但直到现在这几款车型都迟迟未能落地。

“目前乘用车项目仍在筹备阶段,需要等待合适的时机,杭州长江仍以商用车为先。”上述杭州长江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当前选择代工模式,并不意味着自己的产品不做了,他们不会放弃自己的品牌。”

长江汽车风光不再?

回顾长江汽车的“前世今生”,有低谷,也有风光。

杭州长江前身是在1996年挂牌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该公司最终濒临停产。2013年,五龙电动车注资重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并将其更名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五龙电动车注资重组杭州长江背后,有香港首富李嘉诚的身影。李嘉诚曾多次增持五龙电动车股份,并成为其第三大股东。2015年,李嘉诚在五龙电动车的持股比例一度升至8%。在李嘉诚“加持”期间,五龙电动车在2016年左右投资建立贵州长江生产基地,并在多地押注电动车产业。



然而,即便有李嘉诚入股,五龙电动车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7年,五龙电动车连续亏损长达7年。而李嘉诚也在不断减持五龙电动车的股权。如今,李嘉诚已不在五龙电动车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持股比例低于0.04%。

除了李嘉诚之外,曾经为五龙电动车“心动”过的还有神州租车。2018年7月,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拟以每股0.06港币的价格认购五龙电动车90亿股,并认购该公司6亿港元可换股债券。但之后此事再未有实质性进展。

富豪“倾心”,追求者众多,连多地政府也曾向长江汽车伸出过橄榄枝。启信宝信息显示,杭州长江的大股东之一为有杭州余杭政府背景的北京紫荆聚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9.83%;贵州长江的大股东为有国资背景的贵州贵安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9%。

据李伟向记者透露:“余杭区采购的公交车有很多来自长江汽车”。然而,随着今年发改委批评江西新能源投资过热后,地方政府对造车新势力的态度也开始转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贵安新区可能会对贵州长江的新能源项目有所调整。”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