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图)
2019-02-10
编者按:近几年时间内,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融经历了三轮融资,估值也一路从2015年的450亿美元上升到1500亿美元——接近万亿元人民币。



蚂蚁金服的近万亿元估值究竟是怎么来的?

众所周知,2014年微信红包的出现犹如“珍珠港偷袭”,支付宝的市场份额份额从近80%一路走低,直至3年后的2017年终于企稳——基本稳定在 54%,领先第二名财付通十多个百分点。

回过头看,2017年以来,支付宝在移动支付方面进行了大量布局,无论是对线下数以千万计的小商户,还是对消费者喜爱的便利商超、公交出行等小额高频的场景都加强了布局。

其次,巴克莱认为,受益于多样化的支付场景和其他金融服务的渗透,蚂蚁金服的收入来源更加丰富——比如滴滴出行、饿了么、余额宝、借呗、芝麻信用等一系列应用场景或金融服务,而这种一体化的金融服务的渗透会促进ARPU(单用户平均收入)提升。

互为参考的是,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日前发布了《2018年移动支付用户调研报告》,在这份官方报告中,2018年用户最常使用的移动支付场景竟然是购买理财、股票证券等投资理财类场景,高达99.1%,比2017年的40.2%提升近60个百分点。而这正是蚂蚁金服的长处所在。

巴克莱预测蚂蚁金服2019年盈利将达到55.3亿美元,乘以相对保守的28倍市盈率,估值结果为1550亿美金。安信则预测2019年蚂蚁金服净利润54.8亿美元,乘以30倍市盈率得出蚂蚁金服估值约为1645亿美元。30倍则是参照腾讯2019年的市盈率倍数。

不论是28倍还是30倍市盈率,均远超金融机构的平均市盈率水准。资本市场给予蚂蚁金服高估值的背后,更倾向于将它定义成科技公司或互联网公司,而非金融机构。

“姓金”还是“姓科”,在过去的两年中,这个问题困扰着包括蚂蚁在内的所有新金融行业参与者。以蚂蚁金服为例,质疑者认为,目前蚂蚁金服自营金融业务占比还较高,消费金融业务是利润的主要贡献。

这在2017年变现得尤为明显。

蚂蚁金服并无公开财报数据,但可以从阿里巴巴的财报中侧面了解蚂蚁金服的业绩情况。

根据阿里巴巴财报,2017年全年,蚂蚁金服以支付知识产权及技术服务费名义,向阿里巴巴支付的利润分成合计达到49.46亿元。按照37.5%的分润比例折算,2017年全年,蚂蚁金服的税前利润达到131.89亿元。

转折出现在2017年末。

监管层整顿现金贷和互联网小贷,要求将小贷公司的ABS等表外资产纳入表内统一监管。这也意味着,2017年狂发累计近3500亿小贷ABS的“高杠杆”之路已经被彻底堵住。

作为回应,2017年底蚂蚁金服对旗下两家小贷公司大幅增资,并进一步向金融机构开放借呗和花呗业务——转而从银行的口袋里拿钱来满足你的提前消费。

同一时期,蚂蚁金服的税前利润在去年四季度环比大幅缩水九成,2018年第一及第二季度竟然罕见的出现亏损。而阿里巴巴在财报中称,亏损主要由于用户获取、产品创新和国际扩张方面的投资。

事实上,除了消费金融受限之外,蚂蚁金融的其他核心金融业务在近两年内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

在财富管理领域,具备标志性意义的余额宝早已度过其“高光时刻”,“T+0” 的单日赎回限额被监管禁止、非银机构的垫资行为也不再被允许。种种压力之下,余额宝的个人投资额度一降再降。另一个明星产品招财宝则受到侨兴债违约事件的极大冲击。如今支付宝App内以无“招财宝”入口,其官网上也已无产品上架。

蚂蚁财富是目前的主打理财平台,以基金代销业务为主,但银行在基金代销领域仍占据统治地位。2017年蚂蚁基金营业收入为7.46亿元,净利润555.36万元。与2016年相比,2017年营业收入增长176%,但净利润缩水了60%。

事实上,蚂蚁金服的投资布局相当频繁。

截至2017年末,蚂蚁金服能够产生重大影响的海外电子钱包包括印度Paytm、韩国Kakao Pay、泰国Ascend Money(子公司True Money)、印度尼西亚DANA、菲律宾GCash、马来西亚TNG、香港的支付宝HK、巴基斯坦TMB。

相形之下,“金融开放平台”在海外则刚刚透出萌芽。

2011年5月11日,阿里巴巴彼时的大股东雅虎在财报中披露,阿里巴巴集团已经将支付宝的所有权转让给马云控股的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

阿里巴巴表示对支付宝的重组是为了尽快获得监管部门的牌照,但是此时引起了事先并不知情的雅虎方面的不满。

经过协商,2011年7月,阿里巴巴集团、雅虎和软银就支付宝股权转让事件正式签署协议,支付宝的控股公司承诺在上市时予以阿里巴巴集团一次性的现金回报,回报额为支付宝在上市时总市值的37.5%(以IPO价为准),回报额将不低于20亿美元且不超过60亿美元。

十年前,恐怕当初喊出“颠覆银行”的马云也不会想到支付宝会生长到如今的模样。而整十年后,2018年初,建行董事长田国立袒露心迹:"近年来,传统银行一直备受金融科技公司的折磨,现在我们可以说,老银行也要颠覆它们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