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非常规”手段曝光(3图)
2018-11-09


11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对贾跃亭的违约行为提出全面反诉,同时在开曼群岛大法院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向贾跃亭提起诉讼。公告称,贾跃亭强行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恒大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恒大无法知悉FF的财务状况。



另外知情人士还表示,FF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资深法律人士表示“这事实上已经造成投资人财务知情权被剥夺”。

这种“混乱+独断”的财务管理风格在贾跃亭身上并非第一次出现,糟糕混乱的财务管理能力使得他经历的每一家企业注定“带病生长”。

早在乐视时代,贾跃亭财务管理的混乱和不足就已经暴露。据前乐视一位中层回忆,一直以来,贾跃亭在资金使用上有着绝对的话语权。通过在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任意腾挪资金,产生疯狂的关联交易,以满足其不断膨胀的野心。其资金风控管理能力的无知,最终导致乐视帝国的坍塌。

国内失利后,贾跃亭出逃美国,试图在FF“东山再起”,但他在财务管理上的没有吸取任何教训。在初创期,贾跃亭坚持“不计成本的烧钱”策略,野蛮扩展人员规模,人力成本高昂。随后FF陷入资金链不足的泥潭,导致研发工作中断一年余,工程师不断流失,高管也像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一些汽车零部件生产商也表达过同样的观点,在其与FF合作期间,别的车厂一年的预算,贾跃亭管理的FF一个月就花完了。



外媒The Verge曾采访过一名FF前员工,其表示:“账本和记录都很糟糕。”他透露,FF缺乏财务基本的流程,例如在现金支付或订单采购前要求授权,而FF可以直接跳过这个环节。贾跃亭的管理模式缺少专门的规范化流程,甚至缺少必要的授权体系。可见其中隐藏的猫腻和财务安全隐患非常大。

前宝马CFO Stefan Krause曾经是贾跃亭最为信赖的外籍高管,曾任FF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运营官,但因他对FF的财务管控提出异议,表示希望“建立风控体系,实现有效的自我保护,避免CEO犯错,避免供货商、员工、股东等人的利益”,同时审计团队需要直接向董事会报告,这显然触碰贾跃亭底线,最终被迫离开。而在此前,Krause的职业生涯一直拥有良好的财务管理记录,谈及自己辞职原因时,Krause直言道“为了公司的资金安全,CFO需要独立,但如果贾跃亭不接受,想要成功非常难。”

2016年,毕马威曾试图对FF的财务情况进行审计,花了半年的时间,依然无法对流入资金进行债务分配,最后不得不与FF解除合同。一个成立才两年的创业公司,其账目“难倒”国际知名审计机构,可见其财务管理之混乱。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