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家最帅曾孙:我不是“蒋家第四代”,我是蒋(3图)
2018-09-03
编者按:到今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已经73周年!血写的历史,不应该被回避,更不应该被遗忘。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小编想讲一讲蒋曾孙蒋友柏的故事,虽未承祖辈余荫,但他仍凭借一己之力开拓了大写的人生。

他不是高官,不是巨贾,不是明星,但是每当他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时候,总是能成为媒体镜头疯狂捕捉的焦点。能于同一天登上娱乐和政治版的风云人物 ,在台湾,蒋友柏是少有的一位。即便我们今天已经不惟血统论,但是作为蒋家的第四代传人,蒋友柏的身份前缀,始终会有蒋曾孙之称。



没有承祖余荫,因此,也未充分享受到贵胄之实。他的一生,都是在和自己特殊的身份与现实的际遇,形成的巨大反差中做着斗争。

蒋友柏拥有四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祖父蒋经国,父亲蒋孝勇。蒋友柏的英文名Demos,是曾祖母宋美龄所取,出自希腊文,意为“人民”。

12岁之前,蒋友柏生活优渥,吃穿用度仍有那个煊赫的家族遗留的奢华。1988年,蒋经国去世,在蒋家最后一个男性实权人物寿终正寝后,气数殆尽,蒋友柏也因此成为没落的王孙。一年后,蒋家为摆脱政治因素,举家搬到加拿大。

其父蒋孝勇曾说:“我总觉得我们家庭和中国近代史,过往似乎是连在一起的,但总是要打个休止符。”

所以 ,没有什么靠山是能一辈子倚仗的。在异国他乡,过去的家族荣光已成陈迹,蒋友柏第一次领略到人生清零后,无所适从的茫然。随之而来的,还有洗刷不掉的“原罪”。蒋友柏班里第一个说中文的小孩,大骂他是“蒋匪”。被歧视,被孤立的感觉一度让他感到羞辱难当。但与生俱来的身份,是一个人一生的宿命。祖辈风云俱往,他能做的,就是首先如何生存。

19岁时他便凭借超前的眼光,在做马来西亚房地产生意时,挣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60万美元的佣金。1996年,蒋友柏在纽约大学学习,后在帕森设计学院主修设计管理。毕业回到台湾,他在十年后所写《第十九层地狱》的书里坦陈了自己当时的感受:“当自己屈着身体躺在离天堂19层远的地狱时,我反而看到了天堂的全貌。”

也曾年少轻狂,也曾肥马轻裘,回想与那些富家子一起泡吧,泡妞,追求奢侈品,挥霍了大把时光的日子,他有一种“十年一觉扬州梦”的荒唐感。

2003年,27岁的蒋友柏与弟弟蒋友常,一起创立了橙果工作室。那时候台湾的大牌设计大多来自欧美, 设计在当时的台湾,是一个没有地位和前途的产业,“在政与商的眼里,设计只是台面下的戏子,没有值得正视的理由。”

最初,连蒋友柏的母亲也不能理解:“一起坐下来吃饭,别人的儿子是医生、律师,轮到自己的儿子,开设计公司”。但他认准了,便“孤注一掷”。所谓“叛逆”,不过是他想挣脱家族羁绊,向凶险未卜的明天发起的一次冲锋。

万事开头难,没有资源,没有经验,没有客户,在一筹莫展时,适逢一家员工熟识的球鞋店要重新装修,蒋友柏便央求说:“我有一个设计公司,可不可以帮你改装,如果不喜欢,就不收钱。”看过成品后,球鞋店老板非常满意橙果的匠心之作。

他的第一次难堪,是给上海一家公司做设计,完工后被要求反复修改。按照他原来公子哥桀骜不驯的性情,他也许会拂袖而去,但“在商言商”,服务于客户,不懂得妥协注定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一遍一遍地修改,一直改到对方满意为止。



员工提到他,赞不绝口:“这是我最佩服蒋友柏的地方,他是一个能弯腰的老板,即使现在大家知道他是谁,他还是可以弯腰。”低头的是麦穗,昂首的是稗草。他不觉得那是纡尊降贵,家世能带来荣耀,但它不是狂妄和无知的理由。能做成大事的人,向来不惧俯身。为了获得客户的最高满意度,他总是到现场督阵。在纪录片《我的时代和我》里,他对着镜头摊开自己的双手:“你看我手脏不脏,手不脏的人怎么做设计。”

此外,他还跑工地,扛东西,他不止运筹帷幄,而且亲力亲为。从创意到落实,从大处到细节,他是那个努力做到极致的人。

在员工眼里,蒋友柏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永动机。10多年来,他每年要写300份报告,收到的工作邮件,无论是在夜里,还是在清晨,他一定会在半小时内及时回复。

他的日程表总是排得满满的,一位在橙果工作5年的下属说:“我在橙果5年以来,似乎未曾看到老板因为生病而请假,人总难免会有病痛的时候,但我的老板从来不轻易表现出不舒服,或许真的让我们看出来了,他也会轻描淡写地说他很好。”

2004年,他为台湾名嘴吴祥辉设计竞选产品,此前,吴祥辉曾有过激烈的批蒋言论,蒋友柏并不以之为忤。为此,他向母亲解释:我没有借用“蒋”这个姓来接生意,同样也不会因为这个姓而去推掉生意。



但做人与做事的分野,他向来拎得清。他曾说,“骨子里的傲气、贵气,真的很难改。”蒋友柏曾接手改造位于西湖断桥边的蒋经国旧居。当他得知将会有麦当劳入驻旧居时,断然撕毁合约。他发微博坚称,“有些事,就是不愿意做,不愿意配合。”

经年之后,他仍不后悔自己最初的决定:“这是非常不尊重和愚蠢的事情,为什么麦当劳品牌可以跟有历史意义的建筑做连接,我个人是反对的。”当趋利若鹜成为很多生意人的“圣经”时,他仍在自己的领地划着那条泾渭分明的界线,告诉他人也提醒自己:此线不可逾越。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