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忆"郎顾之争":郎咸平拿了对手400万抹黑我(12图)
2018-06-13
继张文中案改判无罪之后,2005年被捕开始就坚称自己无罪的顾雏军也迎来了翻案的曙光。

  6月13日上午八时三十分,原审被告人顾雏军等虚假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再审一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设在深圳的第一巡回法庭公开开庭审理。

  上午7点多,距离开庭还有一个多小时,顾雏军衣着一套黑色西装出现在法院门口,表情比较轻松。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顾雏军对记者表示“我坚信我一定能胜利,昨天休息的还不错”,和6年前头戴“草民完全无罪”高帽开新闻发布会的“倔老头”判若两人。

  (拍于6月13日上午7点多开庭前

  左一为顾雏军、右一为顾雏军辩护律师陈有西)

  当天中午12点,顾雏军案休庭,但顾雏军作为出庭方并未走出法院,而是在法院里面吃饭,外边等着不少记者。

  顾雏军的助理告诉侦探君,案子可能要到明天(14日)上午才能过完堂。

  (庭审现场图片来源:中国庭审公开网)

  其实早在去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直接提审顾雏军案时,顾雏军就对侦探君表示,对这次重审很有信心,基本上已经赢了。

  很多年轻人可能对“顾雏军”这个名字不太熟悉,他当初可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我们能在热到变形的夏天吹着空调吃冰西瓜,顾雏军功不可没。

  顾雏军于1959年在江苏泰县出身,是天津大学动力工程系硕士,曾在天津大学任教。

  也是国际上颇有影响力的科学家,曾在英美合办的杂志《能源》上发表论文,文中观点在国际上被命名为“顾氏循环理论”,发明了顾氏环保制冷剂,有一些国际认可的专利技术。

  在谈到翻案是不是人生中最得意之举,顾雏军摇摇头,说“最得意的事是发明顾氏环保制冷剂。”

  他还说,自己最遗憾的事情是入狱7年,出来之后,中国家电产业崛起的最好时机已经错过,本来自己的雄心壮志是在国际上依靠自主技术和全球巨头一较高下。

  (左边为顾雏军)

  要知道,这个年近60的男人十年前是曾炙手可热的企业家,原格林柯尔系创始人,曾控制格林柯尔科技、广东科龙、科龙电器、美菱电器等五家上市公司,成功整合国内家用冰箱和空调行业,打造出一个庞大的“格林柯儿系”商业帝国。

  “我怀念执掌5家上市公司,并不是迷恋权利,而是那样就有机会将家电产业整合做强,有资金发展自主技术,甚至能够在国际上与全球巨头同台竞技。”顾雏军说。

  2003年被CCTV央视评为“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当时他意气风发跟媒体表示“我有信心成为中国第三代企业家领袖”。

  (央视评选现场)

  2005年,第二届“胡润资本控制50强”的榜首,首个中国内地富豪榜中国内地百富榜第83名。

  当时的顾雏军被视为是民营企业家的“文武全才”,文能写书做顾问、研发制冷技术,武能兼并收购国有企业,玩转资本和上市公司体系。

  但这无限风光和意气却在2004年那场著名的“郎顾之争”止步。

  1                

  “郎顾之争”

  2004年,依靠预言“德隆系”必倒,已经小有名气的经济学家郎咸平,通过质疑某些民营企业通过改制侵吞国有资产,部分地方“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迅速刮起了一阵“郎旋风”。

  先后直指海尔管理层收购、格林柯尔并购案、TCL集团产权改革中均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2004年8月9日,郎咸平在复旦大学发表了以《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为题的演说,批评格林柯尔董事长顾雏军以七种手法侵吞国有资产,在收购活动中卷走国家财富。

  随后,郎咸平开始在上海电视台第一财经频道主持《财经郎闲评》,第一期就是《顾雏军,在收购的盛宴中狂欢》,引起不小的轰动。

  但实际上,郎咸平的火力也没有只对准顾雏军,郎咸平同时还质疑了海尔的张瑞敏、TCL的李东生等同样是以民营身份收购国有企业的代表性人物。

  被点名质疑的顾雏军,并没有像海尔的张瑞敏、TCL的李东生那样选择沉默。他当时选择了站出来“辩论”,耿直的顾雏军以为真理越辩越明,也是那场“郎旋风”风潮中唯一一个正面回应郎咸平“炮轰”的人。

  随后,顾雏军给郎咸平发了封律师函,要求删除并道歉。

  不过回复顾雏军律师函的,是郎咸平通过媒体更大范围的揭露顾雏军的“七板斧”的行动,顾雏军的行动正好给了郎教授一个绝佳的理由:“绝对不接受这份律师函所表达的顾雏军的那种财大气粗、盛气凌人、践踏学术尊严与自由的口气”。

  一时间传奇人物顾雏军和他的格林柯尔集团整天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不仅引起了普罗大众的关注,也成功引来了监管层的关注。

  这场郎顾之争持续半年之后的2004年12月,顾雏军收到了广东证监局的询问函。

  有没有在广东发展银行给大股东格林柯尔担保2.76亿美金。科龙当时净资产只有28个亿,如果有2.76亿美金担保,这可是重大信披违规。为此,顾雏军写了一个证明给广东证监局,告诉他们没有这个担保,附上了广发行的证明材料。

  但是,科龙依然被立案调查。

  2005年7月28日,顾雏军因多宗经济犯罪被拘捕。

  2008年1月30日,佛山市中院对顾雏军案作出一审判决,顾雏军因虚假注册、挪用资金等罪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

  2012年9月6日,顾雏军提前获释,结束了长达7年的牢狱生活。

  侦探君曾经问过顾雏军,是否后悔回应郎咸平?顾雏军说,从不后悔,我的性格就是这样。我入狱是因为我的性格,我能翻案也是依靠我坚持真相敢言的性格。

  顾雏军还曾向侦探君透露过这样一个细节:“当年我在ST科龙(000921.SZ)的时候,因为那个公司亏损,我做董事长月薪只有1元,2002年郎咸平找到我香港(专题)的公司跟我们说他写了篇文章来赞扬我只拿一元薪酬,我们香港公司负责人还请他吃了顿饭。

  那时候,我有一辆深港两地牌照的车,他时常借车来往两地,当时还把司机都借给他了,司机都曾请他吃过饭,却没有吃过他一顿饭。也就是说他其实至少是欠我一个人情的,但是,他后来拿了竞争对手、一家上市公司400万,反过来‘抹黑’我。”

  而顾雏军口中的这篇文章,后来侦探君确实在2002年的《新财富》杂志上找到过郎咸平撰写的这篇题目为《从“科龙事件”谈柔性监管》的文章,对顾雏军月薪1元的做法欣赏有佳。

  那为什么郎咸平会突然翻脸呢?

  顾雏军对侦探君说,主要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竞争对手,给了郎咸平400万,现在主要在为翻案做准备,还没有精力来追究当年的幕后黑手责任,一切等到案件翻了……

  关于两人交恶,吴丁杰的《郎咸平真相》一书透漏,郎咸平公开质疑顾雏军侵吞国有资产之前,二人曾是非常好的关系,直到一次顾雏军给郎咸平的公关费没有给到位,二人关系恶化。

  到底是因公关费而交恶还是上市公司竞争对手暗中使唤?目前还不得而知。

  2                

  “关在里面就是个诗人”

  出狱后的顾雏军从不避讳谈他的牢狱生活。

  据顾雏军回忆,最开始在看守所,生活条件比较差,一间屋子住着50人左右,饭菜难以下咽,晚上经常上个厕所回来就没有睡的地方了。

  后来被关到监狱,顾雏军所在的监区有28个人,18个杀人犯,刚入监狱成天被骂,感觉全世界的脏话都听过了,年事已高、身体不太好的顾雏军只能挨着。

  为了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曾经的耿直boy顾雏军在这里学会了“贿赂”,他每月会花150块买三条烟分给刑罚重的杀人犯,而内心的恐惧适应了一年才有所缓解。

  即使艰苦,狱中的顾雏军从未放弃过学习,他说狱中这7年比他上大学研究生读书的时间还要多,他经常学高深的数学、也会看些政治资料,还学会了写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关在里面就是个诗人”。

  当然了,顾雏军没有成为“祥林嫂”,一味诉说自己的牢狱之苦,他从来没有放弃为自己伸冤、正名。

  2012年9月,出狱后的第八天,顾雏军头顶“草民完全无罪”的高帽召开两百多名记者的新闻发布会为自己喊冤。从那天开始,顾雏军踏上了长达近6年的伸冤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侦探君当年有幸参加了那一次发布会,顾雏军当时两鬓斑白,精神面貌和当年叱咤商场的他判若两人,头戴了一顶纸糊高帽,上面写着“草民完全无罪”,给每一位记者都下发了详细的文字资料,上面长篇大论、颠来倒去、啰里吧嗦,与深谙传播之道的郎教授不可同日而语。

  在一次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记者给正在下楼的顾雏军拍照,顾雏军却制止道,不要再拍我下楼梯的照片,我已经跌倒谷底了。

  2015年8月,顾雏军还曾通过媒体发声,说自己通过调查发现“郎咸平当年收了竞争对手400万港币,当了别人的棋子,他公开批评格林柯尔收购行为,是没有经济常识的。他当我的学生都不配”,还提供了证据。

  但是这两次为自己喊冤都没有激起太大的风浪。

  不过,执拗的顾雏军却从此走上了通过法律追究真相的道路,向证监会申请公开科龙案立案调查的相关文件,以及案件的关键证据的银行保函。

  2017年12月,顾雏军与证监会对簿公堂并胜诉,判定中国证监会必须向顾雏军公布科龙案主席办公会内容,并且负担50元案件受理费。

  随后,最高人民法院宣布将直接提审“顾雏军案”。

  2018年6月13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原审被告人顾雏军再审一案将在最高法院设在深圳的第一巡回法庭开庭审理。

  截至侦探君发稿,案件仍在审理当中,未出判决结果。

  因为前面已经有物美张文中案被改判无罪,在民间呼声很高的顾雏军案被认为翻案的概率很大。

  3                

  柳暗花明

  与顾雏军的崎岖坎坷相比,因为“郎顾之争”名声大噪的郎咸平可谓顺风顺水,走上了人生的巅峰,先后迎娶几位“白富美”。作为“最赚钱的经济学家”,早在2014年,郎咸平的出场费就已到了60万之高。

  但是巅峰过后,郎教授的人设从2年前开始崩塌。

  先是帮忙站过台的网贷平台或倒闭、或跑路,还因此遭遇受害群众的围堵,江湖人送外号“江左梅郎”、“扫雷专家”、还有人“亲切”地称其为“闭店老王子”。

  此外,郎教授和“前女友”、老婆的种种纠纷也登上了杂志。侦探君也曾报道过郎教授和“前女友”因“房子”纠纷开庭9次,还把发妻、儿子、儿媳都卷进来了。结果郎教授扬言要告侦探君,就不公开传播了。

  总之,是非成败转头空,试看苍天饶过谁?

  而顾雏军在经历了牢狱之灾等种种挫折、磨难后,虽现已年过半百,但生活开始回报以歌。

  如今的顾雏军,儿孙绕膝,生活得平淡温馨。至于事业,顾雏军告诉侦探君,因为有过入狱经历,做事受限颇多。

  但是,顾雏军还是得到不少老部下的支持,现任职于天才纵横国际企业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的名誉董事长,公司不大,但内部对顾老敬重有加,而且这家公司的高级管理职员大部分是格林柯尔的老员工。也有人和侦探君透露,这个职位其实是顾雏军曾经的老部下为其量身打造的。因为顾老对企业通过兼并收购发展壮大的研究和造诣,国内资本市场还少有人能出其之右。

  这次专访的最后,顾雏军送了侦探君一本他自己的亲笔签名书,在签下这短短几个字的过程中,他的手略微发抖,而且中途不能被其它声音打断,否则就会写错需要重来。曾经那些牢狱生涯,终究在这位老人身上留下一些“烙印”。

  “郎顾”的今夕对比,仿佛又一次应证了那句“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只是代价如此之大,仿佛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如今,顾雏军案被最高院设在深圳的第一巡回法庭公开再审,迎来翻案的曙光,但是已经年过半百的顾老已经失去了开创事业的黄金时期,就算重出江湖,还能否重新书写传奇,赢回失去的13年?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