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亿资产需要多久能败光?她只用一天(图)
2017-12-15
编者按:2010年5月,邓亚萍走马上任,成为人民日报社控股的即刻搜索总经理,当时外界普遍对运动员当互联网公司总经理持怀疑态度,认为“邓亚萍做搜索引擎的难度跟李彦宏要拿乒乓世界冠军差不多”。



中国体育界诞生了非常多的巨星,每年都有人登顶,有人离去。在那些选择退役的人里,要说到成功人士,教练、官员、企业家不胜枚举,但如果要举一个经商的反面例子,邓亚萍一定会被拉到台前成为靶子。无论她何时何地出现在何种场合,说到邓亚萍,一定离不开“败光20亿”。

2010年5月,邓亚萍走马上任,成为人民日报社控股的即刻搜索总经理,当时外界普遍对运动员当互联网公司总经理持怀疑态度,认为“邓亚萍做搜索引擎的难度跟李彦宏要拿乒乓世界冠军差不多”。但这些对于邓亚萍来说都不是事儿,谁让她凭借不足1米5的身高也挤进了国家队?谁让她16岁获得世界冠军?谁让她从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却一路从清华读到诺丁汉再读到剑桥大学博士?

以门外汉的身份在质疑声中入行,邓亚萍必然不会坐以待毙,她首先解聘了一批考核垫底的人,然后再以优厚的待遇吸引了一批实实在在的技术精英:大牛有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长刘骏、谷歌总部数据中心原工程师王江、谷歌安卓系统1.0版创始人之一的钱江等;即便是普通员工也多是名校硕士生、博士生。他对自己的要求便是:最早来,最晚走。通常早上8点到,晚上12点才走,完爆现在互联网公司流行的“996”制度。

但用户对即刻搜索似乎并不感冒,互联网看重的是创新、产品、体验,网民也并不需要一个“安全”、“洁净”、“老板需求”的信息乌托邦,而这个大方向是邓亚萍根本做不了主的,原则是已经被定死的,邓亚萍只能贯彻实施。到了2013年1月,根据国内著名IT数据平台CNZZ的数据,国内搜索引擎市场上“即刻搜索”没能排进前10位,占有率低于万分之一,使用率几乎为零。从产品的角度来说,即刻搜索确实是不成功的。

谁也没想到,邓亚萍却因此迎来了这一生的转折点,她突然之间从“英雄”变成了“罪人”。2013年2月17日,正月初八,星期日,全国上下都沉浸在假期最后一天的残存喜悦和即将要上班焦虑中,虎嗅网一篇《回乡沿途八卦:话说邓亚萍为什么被批了》像一颗原子弹一般炸醒了业内人士和吃瓜群众。

原文就是纯爆料,没有论证,没有实锤,作者还特意在20亿的表述之后加上了“(存疑)”的字样。这篇文章的时间节点十分巧妙,因为当时的邓亚萍正在过完春节假期回北京的飞机上,等她落地到北京,这个经不起任何推敲的爆料已经被各大媒体争先转发,在注重流量的时代,哪家媒体愿意为了没有任何回报的节操而放弃这个名人+金钱+贪污+丑闻的大料——大家都在转,少我一家转对于事情没任何影响,但对于自己来说确实实打实的流量损失,再说了,加上“曝”就代表不是我说的。

等到第二天周一邓亚萍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她才发现一夜之间,传言已经从偷偷摸摸到登堂入室完成华丽转身的轨迹,甚至连李开复这种级别的公知也在对自己兴师问罪。闻所未闻的“败光20亿”的屎盆子已经堂而皇之地扣牢在自己脑袋上,20亿一夜之间成了她的原罪般。

此后,邓亚萍不管说点什么、做点什么,“20亿”就成为大家的聚焦点,2014年,她在接受《中国妇女报》采访时表示“不管是以什么身份,不论工作单位是什么性质,在每一份事业中,我都要求自己对得起良心、经得起检验,多做对公众有益的事。”舆论又掀起了高潮:“邓亚萍败光20亿称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等到2015年他在德国真正首次回应20亿传闻“公道自在人心,谣言终会破灭”时,这已经成为一种对于权威观点的挑战了,最终的结局是“败光20亿”标签在邓亚萍身上更牢固了。

在这个基础上,邓亚萍儿子加入法国国籍、邓亚萍斥资20亿香港买豪宅的传闻就像病毒一样迅速传开,谁愿意去深究在法国生孩子根本不能自动取得法国国籍的事实?谁还愿意相信爆料邓亚萍买豪宅的港媒已经澄清事实的真相?

邓亚萍到底花没花20亿?在《关于人民搜索经营历程总结》报告清楚地显示:“即刻搜索自2010年5月成立至2013年2月,各年资金投入总量为5.09亿元,其中约85%的费用用于技术研发,大头花在服务器和人员工资上。”人民网官方也发表了《邓亚萍离职自主创业》:“2010年9月,邓亚萍参与创办人民日报社控股的搜索引擎平台,在三年多时间里,利用有限资金,吸引技术精英加盟,完善搜索体系和内容平台,使搜索项目拥有了一批核心知识产权和一支技术团队,网站日均浏览量峰值突破1300万,移动客户端总用户达到658万激活量,网站市场占有率排名从全国三万多名提升到三百名左右。”但这早就没有人关心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