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交易”退潮 全球资金流向逆转(2图)
2017-01-24
编者按:美国大选之后一直主导市场的“特朗普交易”正在退潮。2017年以来,美元升势显著收敛,美债收益率大幅回落,美股高位回调,资金流向出现逆转。分析人士认为,市场已经开始回归现实,重新评估特朗普的政策影响,由于特朗普政策前景存在高度不确定性,全球市场避险情绪升温,风险资产价格将承压。

美元持续回落



去年11月初美国大选结束以来,市场对特朗普政府财政刺激政策的乐观预期不断发酵,美元和美国股市大幅走高,资金弃债投股,并呈现从新兴市场流向发达市场的趋势。自2016年11月8日大选结束以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累计上涨8%,标普500指数上涨6.6%,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超过7%。美股总市值增加约1.4万亿美元。

但步入2017年以来,随着特朗普正式就职的时点临近,市场开始重新评估其政策措施的实际影响,“特朗普交易”开始降温,大类资产价格出现反转的趋势。过去一个月,美元指数从103.8的高位回落至100附近,本周一一度跌破100关口。

市场等待政策细节

在上任第一天,特朗普就着手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本周一又正式签署命令,宣布美国撤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重申对在海外生产并将产品销往美国国内的美国制造商征收高额“边境税”。市场分析师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执政前景越发令市场不安,导致全球股票和债券市场避险情绪升温。对于金融市场来说,让人捉摸不定的特朗普对市场的影响越发难以评估。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上任或成为全球风险资产方向的一个转折点。市场已经开始回归现实,重新评估特朗普的政策影响。目前来看市场存在两方面担忧,一方面是特朗普财政刺激政策的细节不明,能否兑现口头承诺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另一方面是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可能会触发贸易战。

“特朗普倾向贸易保护主义,这可能是破坏未来几月全球经济乐观前景的风险之一。”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哈哲思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较此前政府出现显著改变,加上美国经济步入商业周期的末期,意味着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上升。他认为当前美国政府的财政状况可能会限制大规模的减税或增加支出。

汇丰中国证券研究主管孙瑜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场此前对特朗普的政策前景预期过于乐观。随着市场归于冷静,“特朗普再通胀交易”有望最终反转。

孙瑜认为投资者需要重新评估特朗普政策,理由包括:首先,从历史上看,在加息的同时扩张财政是非常规的做法,很可能事倍而功半;其次,特朗普大规模减税和基建开支计划将导致美国政府债务危机进一步恶化,有关债务问题的讨论将限制特朗普政府的施政能力,降低经济增长的潜力;此外,“强美元+高利率”的组合会导致强烈的负面溢出效应,不可持续。

花旗集团北美首席经济学家威廉姆·李认为,特朗普拟实施的一些政策,包括税制改革和基建开支等,给经济带来的“净刺激”很可能显著低于市场预期。当前市场反应已经计入了未来四年特朗普的政策预期,而一旦预期无法实现,市场向好的趋势也很难维持。

华尔街看法现分歧



去年11月以来,全球股市和债市表现出现分化,资金弃债投股的趋势明显,并引发了有关资产“大轮动”的讨论。而近期,资金从固定收益市场向股市的流动有所缓和,华尔街对所谓“大轮动”也出现意见分歧。

嘉信理财首席全球策略师克莱恩托普认为,过去两个月资金流出债券并进入股票市场,这是一个重要转折点,“通常情况下,这种转变一旦出现,往往要持续一两年,而不会很短暂。”

克莱恩托普认为,利率不断走高加上在债券市场可能蒙受损失,推动散户投资者继续向股市轮动。在全球经济形势向好的背景下,投资者人气的转变预示着股票市场将迎来又一个相当不错的年景。

高盛的观点则不同。高盛首席股票策略师大卫·考斯汀认为,资金从债市流出并涌入股市的所谓“大轮动”不会发生,尽管过去六个月债券收益率急剧上升,但预计2017年,市场的资产配置偏好会转换到股票的可能性很小。

考斯汀表示,监管和政策的规定,限制了许多类别的投资者配置债券以外的资产的能力。比如,美联储持有4.2万亿美元的国债和政府债券,但没有市政债券或公司债券,由于不允许持有股票,美联储的配置不会改变。同样,保险机构持有3.2万亿美元公司债券,约占其债券投资组合的70%,但险企有基于风险的资本要求,使持有权益类资产的代价很高,这将有效地阻止其债券配置的大幅转移。

花旗策略师巴克兰德也认为,所谓的股债“大轮动”是不存在的,某一类资产风险偏好上升可能会伴随着另一类资产风险偏好下降,虽然看上去很像轮替,但这种情况通常具有偶然性,可能是由不同的驱动力导致的。事实上,风险轮替更有可能在资产内部出现,而不是大类资产之间。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