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MLF加息 央行花式调控(2图)
2017-01-24

编者按:节前最后两周,央行各种货币政策工具轮番上阵,应对市场资金面紧张状况。继上周超万亿元逆回购、“临时流动性便利”操作之后,央行1月24日开展了2455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

不过,央行此次操作上调了MLF利率。在分析人士看来,央行挖空心思采用“组合拳”释放流动性,不直接进行降准,表明央行不愿释放宽松信号。


上调MLF操作利率

1月24日,央行微博消息称,为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基本稳定,结合近期MLF到期情况,央行对22家金融机构开展MLF操作共2455亿元,其中6个月1385亿元、1年期1070亿元,中标利率分别为2.95%、3.1%,较上期上升10BP。对于此次MLF利率上调,市场人士认为其相当于“加息”。该消息一出,10年国债期货再度大跌0.8%,现券收益率也因此上升5-10BP。

中信固收明明团队指出,这是央行政策利率近六年以来首次上调。2012年以来随着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基准利率进入下行通道,直至2016年10月24日最后一次降息。但随着利率市场化完成,存贷款基准利率限制取消,其作为政策基准利率的作用减弱,未来需要找到新的政策基准利率。

从操作量来看,此次2455亿元的操作规模相比上期并不算大。央行上一次MLF操作发生在1月13日,共3055亿元,其中6个月1230亿元、1年期1825亿元,利率与之前持平,分别为2.85%、3%。

从后续MLF到期情况来看,2月15日、2月19日将有1515亿元、535亿元1年期MLF到期。中信固收明明团队认为,特别是考虑到春节后还有约1.5万亿元公开市场操作到期,因此可以看出央行此次开展MLF操作是有意保持春节前后流动性稳定,缓解节后到期压力。

对于此次央行给量又加价的操作,国泰君安固收分析师覃汉点评称,“预期之外,意料之中”。覃汉表示,央行主要是为了避免释放宽松信号;在春节期间“以稳为主”、“以和为贵”一致预期被打破后,投资者分歧会加大,叠加春节期间国内休市、特朗普上台后不确定性,市场波动预期会加大,观望和防守应该是最佳策略。

为调控信贷投放?

对于央行在节前“预期之外”的操作,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央行此举和年底年初信贷投放过快有关。

中金公司陈健恒、唐薇等分析师指出,这次MLF利率的提升并不是针对美国加息和人民币汇率,更可能与PPI上涨引发货币当局对通胀压力的担心以及年底年初信贷投放过快有关。

招商证券首席债券分析师徐寒飞也认为MLF加息或与1月商业银行信贷投放出现历史天量有关,央行释放出利率上调的信号,引导商业银行预期,以警告商业银行,如果不平稳投放信贷或者控制信贷规模,很可能将面临更为剧烈的调控。

去年1月,新增贷款2.51万亿元,创2009年来单月最高纪录。有分析师预计,今年1月信贷投放有可能超过去年的天量。中金固收团队指出,1月在走访银行类机构的时候,不少机构都表示1月的信贷投放很快,甚至有可能超过去年1月2.5万亿元的贷款量。

除此之外,明明团队认为,MLF操作利率上调有四大原因,经济复苏迎暖春,为政策利率上调提供条件;短期利率保持高位,政策利率顺势上升;去杠杆和控制地产泡沫有必要引导利率适当上行;美联储鹰派依旧,中美利差面临挑战。

市场对于央行的举措也给出了充分的反映。1月24日,国债期货尾盘跳水大跌,10年主力T1706收盘收跌0.82%,创2016年12月19日以来最大跌幅;银行间现券收益率大幅上行,10年期国债和国开收益率均创逾一个月新高;利率互换(IRS)多数小幅上行。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此次央行MLF利率上调与之前的提高货币市场利率和中枢一脉相承,绝不能看做是孤立事件,其根源在于2015年8月之后央行将货币市场利率维持在了过低的水平,这导致了房地产和债券市场的过度加杠杆,央行需要适当地实际修复货币市场利率,一方面要提高中枢水平,另一方面要放大波动性,此次提高MLF利率是对货币政策操作转向的确认“组合拳”背后的预期管理央行此次上调MLF操作利率被市场解读为“加息”,上周五央行开展“临时流动性便利”工具,被市场称为“定向与定时相结合的降准”措施。但是,央行并不愿承认这是降准和利息调控的货币工具。

上周五,央行宣布通过“临时流动性便利”操作,为在现金投放中占比高的几家大型商业银行提供临时流动性支持。

事实上,在实施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单周公开市场净投放,并启用定点定时流动性投放工具后,市场流动性得到改善,央行在公开市场转向净回笼。1月24日,央行开展了200亿元逆回购操作,公开市场当日共有1100亿元逆回购资金到期,当日净回笼资金900亿元。1月24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涨跌互现。对于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思路,黄金钱包首席分析师肖磊表示,市场短期流动性目前虽然紧缺,但还没到普遍钱荒的程度,主要是资本市场缺钱,债券市场存在流动性紧缺的问题,未来针对金融机构的这种短期操作可能还会持续,但主要的目的并不是释放宽松,是为了防止出现短期利率大幅上涨的问题。

来自民生固收的观点认为,本次MLF利率上调至少在某种程度上表明央行存在货币从紧的意图;金融去杠杆最佳时点在今年一季度,后续需关注理财新规出台超预期、一季度末MPA考核基数效应导致非银拆借压缩和安排产品季末前集中到期产生时点性流动性风险的可能性。


相关新闻:央行上调MLF中标利率 货币政策现边际收紧倾向

央行24日对22家金融机构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共2455亿元,其中6个月期1385亿元、1年期1070亿元,中标利率分别为2.95%、3.1%,较上期上升10个基点。这是2014年MLF创设以来,央行首次上调该操作利率。分析人士认为,央行开始上调货币政策操作利率,显示在基本面趋稳的背景下,防风险、去杠杆已成为货币政策关注的重点,货币政策操作呈现边际收紧的倾向。

这是1月以来央行第二次开展MLF操作。在春节前现金走款的高峰期,央行维持大额流动性投放有助于平抑货币市场的波动,表明央行保持流动性基本稳定的态度没有改变。本月13日,央行曾对21家金融

机构开展3055亿元MLF操作。短期来看,在央行多措并举的维稳支持之下,春节前流动性最紧张的时候正在过去。

不过,此次MLF操作利率的上调出人意料。分析人士指出,随着利率化市场改革的推进,利率体系的“锚”正从以往的存贷款利率转向货币市场利率。包括MLF在内的央行日常货币政策操作利率发挥着引导市场利率的基准作用,对于市场利率乃至利率体系具有系统性的影响。此次央行上调MLF操作利率,释放的政策边际收紧信号比较明确。

综合市场分析来看,央行上调货币政策操作利率的动机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推动金融去杠杆;二是稳定内外利差,支撑人民币汇率,稳定资本流动性;三是警示年初银行信贷投放冲量。去年三季度以来,经济运行趋稳向好,通胀预期有所抬头,也为货币政策微调提供了基本面依据。

市场人士指出,在外有美联储加息、全球流动性出现边际收敛、债券市场走势逆转,内有经济阶段企稳、通胀预期抬头、社会融资规模持续高增的背景下,未来货币政策关注点将进一步向去杠杆、稳汇率、防通胀方向倾斜,不排除未来继续渐进上调货币政策利率的可能性。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