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的殷桃真的比不上唐嫣吗?(33图)
2019-10-13
作者: 性感

40岁的殷桃真的比不上唐嫣吗?





最近殷桃的一条微博,引发了热议。

她写到:从什么时候开始,女演员的魅力仅限于少女感了。

此话一出,立即激起浪花。

网友们纷纷在她底下留言,有人提示称:姐,你这个发言很危险。

还有人疑惑:姐姐这是看了热搜吧?(唐嫣刚发微博称自己“少女感”)

次日,她这番言论便登上热搜榜第一。

新浪甚至创建话题:殷桃谈女演员少女感。

当日阅读量高达4亿,而讨论次数,更是直线飙升,达至3.1万。

翻开下面的评论,大多人都站在殷桃一方,纷纷表示殷桃的演技,比“少女感”更引人夺目。

不得不说,殷桃确实很有演技。

早前李静问她:你取得这些成就,总与大牌合作,有紧张过吗?

殷桃不假思索,称:“我就是实力派。”

她有这样的底气。

近些年,殷桃靠自身演技,一步步夺下飞天、金鹰、白玉兰三大影视剧大奖。

成为为数不多的大满贯女演员。

以至于豆瓣上有人说:殷桃是可以记入史册的演员。

但,除去演戏,殷桃却始终低调,鲜少在大众面前露面,也极少活在话题中央。

她是军人家庭出身。

父亲是文艺兵,部队的文艺宣传员,唱歌、快板样样精通。而母亲,也极爱唱歌。

殷桃自小在家属院中长大。

但,这样的生活,却令她有了莫名的失落感。

殷桃曾对李静说:“其实我小时候可能还是属于一个,还蛮自卑的一个人吧。”

在家属院,她一直只与父亲单位的孩子一起玩耍,鲜少见陌生人,这导致后来,殷桃只要见到陌生人,便觉得紧张。

这种情况在她成为演员后,变得愈发严重,以至于总有人称她不爱搭理人。

殷桃一度很苦恼。

但母亲从未放弃她。

等她稍微长大,母亲便送她去学钢琴。

起初,殷桃不愿,总爱偷懒。

母亲便又将她送去学画画。

殷桃依然不收心,上课总捣蛋,想尽办法逃学。

母亲只好变着法子将她送去学跳舞。

这一次,殷桃总算安静了下来,不再有任何异议。

命运也在这时发生转变。

一天,母亲请来一个画家,为殷桃作画,殷桃就静坐在一旁,画家画完后,突然指着殷桃说:“她是比较传统的东方女性形象。”

这句话,令母亲陡然意识到,或许殷桃能走艺术路线。

于是考学时,殷桃真的学了艺术,考进重庆艺术学校。

后来她毕业,又听从家人的话,考往中国人民解放艺术学院戏剧系。

据说,当时殷桃是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进的。

那一年,她刚满20岁。

后来有媒体问她:为什么会如此执着考军艺?

殷桃解释说:“第一是觉得穿军装特别漂亮,第二因为我们是普通家庭,念军校会好很多,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

抱着这样的想法,殷桃开始了军校生活。

刚进校,她大方称,因为在部队,所以没觉得自己是北漂,“觉得自己好幸运”。

但在同学眼中,殷桃却十分怕孤单。

一次在《最佳现场》,一位自称为殷桃闺蜜的女孩爆料,称刚进校时,学生都睡上下铺,但殷桃怎么也不肯独自睡,每次睡觉前,都会踢上铺的床,让别人去陪她,一边踢还一边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主持人将这事原封不动说给殷桃听,殷桃听后,坦言道:“真怕啊,是因为......就必须要让她下来陪我。”

可未等她适应孤独,更大的难题又来了。

等正式上课,老师要求每个学生解放天性,必须扮演不同角色,演疯子、傻子等,目的就是要大众出丑。

殷桃见此,怎么也不肯做。

老师极力劝说,她依旧不愿上前。

最终,在老师的威逼利诱下,她才慢悠悠走上台,可一站上讲台,殷桃便哭了。

多年后,她说:“因为对自己的外貌很自卑,所以这样做很难受,换个方式说,好不容易树立了良好的形象,不能轻易破坏啊。”

殷桃就这样一直度过了大学生活。

本来一切按部就班,可到了毕业那刻,她突然觉醒了。

2002年,殷桃即将毕业,当时学校给出的毕业汇演,是话剧《我在天堂等你》,需要学生自主竞争。

也就是说,里面的角色全部由学生竞争争取,尤其是白雪梅一角。

兴许感受到毕业的压力,殷桃首次站了出来,报了名。

很幸运,经过一轮轮试镜,她最终从5、6人中脱颖而出,成了白雪梅的胜任者。

当时老师给出的评价是:她的眼里看出了韧劲。

凭借这部话剧,殷桃一举拿下金狮奖、曹禺戏剧奖,与白玉兰奖三大奖项。

这也为她后来的演艺事业奠定了基础。

但就在此时,殷桃也必须做出选择,是继续念书,还是转行?

她选择考空政。

临近毕业之际,殷桃又拿出当初考军艺的果敢,跑去面试空政。

不得不说,因这次考试,几乎改变了她的后半生。

考试当天,团里来了许多老师,导演高希希也在其中,他一眼就看中了殷桃,见到殷桃第一句话便说:“这个女孩不错。”

如他所言,殷桃考上了。

与此同时,殷桃也为自己的演艺路埋下了基石。

没多久,当她正式去空政报道,便接到一份喜讯——有人邀她拍戏,还是女主角。

殷桃从老师口中得知,此人正是高希希,自考试一别,他一直对殷桃印象深刻。

得到批准后,殷桃没有拒绝,出演了高希希的《历史的天空》,与张丰毅李雪健合作,演东方闻音。

这也是她首部军旅题材的电视剧。

因是大制作,殷桃一举成名。

但拍戏过程却没有这么轻松。

因是新人,最初她并不被看好,尤其是老戏骨张丰毅。

殷桃讲过一事。

她第一次见张丰毅是在半夜,当时由工作人员带领,去到化妆间,张丰毅见她到来,没有说话。

但等到正式开拍,第一场戏,张丰毅便怒了,对殷桃大喊:“我跟你们学校的学生合作过很多次,没有一次不让我失望的。”

意思很直白了,指殷桃演技不好,太稚嫩。

她跑回家哭了很久。

不过这话倒是刺激了殷桃,她决定放下压力与紧张,再试一次,仅此一次。

最后,殷桃一条即过。

事件过了很久,殷桃才道出原因:“多谢他这句话,因为我演戏不是这样的,我很紧张,所以我想一定不能给自己学校丢人。”

后来电视剧上映,从观众的反应可以窥探,殷桃大获好评。

这第一部戏,已令她名声大噪。

不过殷桃也没闲着,继续出演《搭错车》,又遇到了李雪健。

在这儿,殷桃遇到了相同的问题,李雪健也看不上她,直指她演技青涩。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殷桃平缓了许多,学会用实力说话。

每当李雪健拍戏时,她便搬一个小板凳,坐在一旁看他们演戏,感受他们的状态。

这个方法很快有了效果。

后来有场结婚戏,在冬天拍,很冷,起初李雪健担忧殷桃扛不住,演不出人物的特性,表示有些失望。

但等到正式拍摄,他见殷桃为了塑造人物,主动穿薄衣服,全力融入角色,并对人物的喜怒哀乐拿捏得很准,于是拍完后,给殷桃送上了衣服。

这个动作,让殷桃记到现在。她称:“被尊敬的老艺术家的认可,是我赢得了这个机会。”

最终,《搭错车》让她入围了金鹰奖最佳女演员奖。

她的演艺事业慢慢进入正轨。

那之后,殷桃对军旅片尤其偏爱,相继出演了《幸福像花儿一样》、《红色娘子军》、《垂直打击》、《真情年代》、《高地》、《在那遥远的地方》、《红日》等影视剧。

俨然成了“军花”代言人。

这令粉丝很疑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如此。

海豚TV周刊就曾直白问过她:为什么会选择这类题材的剧作?

殷桃很坦诚:“我不是有意为之,可能是我看到的剧本能打动我的比较少,能把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状况真实的表达出来的比较少,会显得有点轻飘飘。

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吧,时代感的角色呢,形象更丰富一些,我就比较偏爱。”

她对剧本挑选的偏爱,在她的角色扮演中得到完美体现。

这期间,殷桃两次扮演武则天。

一是冯小刚的《杨贵妃秘史》。

二是澄丰的《武则天秘史》。

其中她演的《武则天秘史》,最为惊艳。

无论是扮相。

还是眼神。

抑或仪态。

无一不流露出君临天下的气魄。但与此同时,因感情戏颇多,非议也是连绵不绝。

外界一致表示,称她演的武媚娘,太媚,尺度太大了。

就如同这次她表态“少女感”后,成为被攻击的主要原因之一。

对着这些纷争,殷桃很洒脱,笑着说:“它是一个情节而已,而且在拍摄上也没有任何的,可能真的到有一天说,需要演员做出一些牺牲有尺度,那我就要看这个剧本,是否值得我这样去做,我是否觉得这种牺牲是有必要的。”

不过,褪去争议,殷桃的确因武则天一角,彻底火了。

她的事业直达巅峰。

但不知怎的,就在此时,殷桃消失了。

除了偶尔电视上的作品,她鲜少再露面。

直到过了许久,影迷才后知后觉,殷桃这是从大银幕转战到了话剧舞台,“当有个机会到达你面前,你不会辜负别人,能够扎得住,我觉得这个是我现在想做的一件事,其他的不能强求,我也不会放低自己的要求。”

她就这样沉寂了2年之久,这2年间,无任何风波。

期间只有一部《无贼》在放映。

这时影迷发现,在这部剧里,殷桃变了,化烟熏妆,烫爆炸头,与以往大气、端庄的形象大相径庭,完全是颠覆性演出。

对于这个改变,后来殷桃复出,也给出了答案。

“我自己的想法是,我现在越来越喜欢那种有缺点的人,可爱的人,就是而且我想让这个我自己饰演的人物更立体,以前可能演得很多,只是大家喜欢的人物的某一面,可是时间长了之后,会给我自己带来一些障碍。”

她不愿局限于过去,力求改变。

终于,在2017年,殷桃回归了。她用《鸡毛飞上天》强势卷席电视剧行列。

在这部电视剧里,殷桃时而活泼,又时而俏皮可人,十分讨喜。

她也凭借这部复出大作,一举夺下当届白玉兰奖。

成了当之无愧的大满贯演员。

那一天,一向少言的殷桃,显得很激动,她当众承诺:“我希望可以让自己的艺术生命更长一些,而不是像一颗流星一样。”

不过,演完这部剧,殷桃又消失了。

2017年一整年,她再无任何作品。

一直到去年国庆,殷桃才用《你迟到的许多年》再次复出。

结果电视剧一播出,殷桃演的女医生莫莉,立即引发热议。

看了她的扮相,网友纷纷表示:殷桃是一个可以将女人一辈子演完的演员,这么多年来,她始终不曾改变。

但鲜有人了解,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殷桃暗自做过许多努力。

据媒体报道,在开拍前,她硬生生逼自己减下15斤,为了揣摩人物特性,又去查阅相关资料,一遍遍反复看,直到自我感觉可以了,才开拍。

毋庸置疑,《你迟到的许多年》在去年国庆大火。

但自那以后,殷桃又消失了。

她像前几次告别般,悄然回归到自己的生活,不争不抢,不急不躁,只专心于自己的事。

前不久,《先锋人物》专门问殷桃:是什么让你变得这样?

殷桃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

“我不知道除开作品之外,作为一个演员你能聊你拍的戏,之外我其实不太擅长聊别的,我不是很清楚要说什么。

今天有一个新闻跟戏没什么关系的,我不太清楚这一点,因为也不是排斥一点都不排斥,但是真的就是因为不知道聊什么,所以好多时候也就算了吧。

可能在我身上也没有那么多,让大家觉得那么特别,因为除了演戏,真的就是每天都在过着,那么与众不同生活状态的特别普通的人。”

这话,她出道初期,也在《光荣绽放》里讲过:

“女演员只是一个女人的职业,而不要女演员成为你整个这个人的一个代号了,全部了,因为这个真的是冷暖自知,每个人的要求不一样。”

专心于自己热爱的事,学会沉淀下来,做一个竭尽全力的“普通人”,这是殷桃教给我们的道理。

也是值得每一个渴求改变、执着的追梦人,毕生都要努力的事。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