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一个让“人贩子”彻底消失的军阀,他究竟用了什么方式(5图)
2019-10-09
作者: 无人驾驶

一百年前,一个让“人贩子”彻底消失的军阀,他究竟用了什么方式





人贩子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让人感到非常头疼的。人贩子丧尽天良,但无奈所得利润极高,被抓获也就是坐牢,因此有些人会抱着搏一搏的想法,参与都人贩子的团伙中去,如今的社会,有多少的孩童惨遭毒手,人贩子之多多到抓不完。因此,护子心里的一些父母们,甚至提出来一个办法,那就是人贩子死刑,并且买家也同罪。这样的做法由于其太过极端,因此至今仍未被采用。

但是,在一百多年以前,却有一个军阀,他用了极端的手段做到了清除人贩子的壮举。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个军阀名为周西成,1893年4月11日出生,祖籍江西,小学毕业后进入军队。在辛亥革命和护国之役中,周西成屡立战功,从普通士兵升为连长、营长、团长、师长。1925年2月17日,北京政府任命周西成为贵州军务会办,1926年1月,委任为贵州省省长。从一个小士兵,一路飙升到省长的职位,周西成不靠其他,全凭自身本事。

那么,这个周西成是如何处理人贩子的问题呢?他是从官员的问题下的手。

当周西成他到贵州任省长宣布就职时,首先声言:“三个月以内肃清全省各县匪患,逾期如有人在路被劫,由该县县长负责赔偿。”

他还出示布告:“一、大小股匪,允许自新自首,携械来归者有奖,愿留的量才录用,愿回家的发给路费。执迷不悟,继续作恶者,予以消灭;二、各地驻军,限期肃清驻地大小股匪,剿抚并用。不准株连好人,不准妄放一匪。剿匪时要与当地政府联系,不准借名剿匪扰害民众,随时呈报情况,违者论处;三、民众不准窝藏匪、纵匪通匪,发现有行迹可疑之人,必须盘查底细,弄清去向,不准招留宿食。遇有盘查不清者,及时报知当地政府。因报知而破获重大匪案者奖,明知不报,甚或招留宿食而造成严重事故者连坐;四、商旅无论在何地被匪抢劫,不论被抢财物贵贱多少,概由当地驻军及政府共同赔偿,并以渎职论处(责任人)。”

这个布告一出,民众驻军一致行动,土匪无处藏身,纷纷自首投诚。对于顽固者,实行武力清剿,严加镇压。并且周西成对基层的保长和匪首采取了“重赏重罚、说到做到”的手段。在很短的时间内,风气为之大变,治安很快就上了正轨。

并且为了防治腐败,他还把大小的官员都带到花溪的城隍庙,让他们在上任之前必须立誓赌咒:“本人在职期间,如有贪污,必受千刀万剐。”并写在纸上签字画押备案,严格按“合同”办事。

之后犯了“合同”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比如独山县县长张得鹗,因“违背誓言”被斩首示众;遵义县县长拓泽忠,被撤职并派兵“押解进贵阳”;贵阳某官员因贪污,被割去耳朵,钉在枷上,游行全省示众;周西成的侄儿因贪污被下令处死……虽说此举争议很大,但确实是很有实际效果,一时间贵州政坛确实干净了许多。

周西成认为,他手下的人一旦好了起来,那么他想要解决的问题就可以很快的解决了,比如人贩子的问题。

在人贩子的问题上,周西成采取了类同处理匪患的方法,如若是哪个地方的人家的孩子被人贩子拐跑了,那么那户人家所属哪个辖区,那个辖区的负责人必须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因此很快的,人贩子的问题就基本没有出现了。

在周西成看来,如果人贩子偷的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孩子,那么很快就可以找回来了,而如果是寻常百姓家的孩子,这些官员就会非常冷漠,采取不作为的态度。这是人的天性,更何况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的人是很自私的,因此对于他人的损伤很是淡漠,而对于自己的损失却异常敏感。就算是贵州匪患再严重,也不敢去抢劫官家,所以才会数百年无法消除。

而周西成采取的办法,便是让官员们承担百姓的损失,因此匪患立刻消散无踪。

由此,不得不说这个周西成是真的有一套,用强势如“土匪”一般的手段处理匪患的问题,虽说是有很大的争议,但是他却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效果。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