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代人心中的顶级美女,命途坎坷,历经磨难书写别样人生(9图)
2019-09-26
作者: nemo

她是一代人心中的顶级美女,命途坎坷,历经磨难书写别样人生





王晓棠人美艺美,命途却坎坷,儿子早逝,丈夫也过早离她而去,她坚韧抗击人生劫难,“一个人只要自己不垮,就是垮不了的。”在演员、导演、行政“三部曲”中,她书写了自己的别样人生。

1

“男看王心刚,女看王晓棠。”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王晓棠是一代人心中的顶级美女和偶像。

在《英雄虎胆》里,她是跳伦巴舞的“女特务”阿兰;在《鄂尔多斯风暴》里,她是美丽的乌云花;在《海鹰》里,她是英姿飒爽的民兵连长玉芬。

而在《野火春风斗古城》中,她一人分别扮演两个角色,金环刚毅敏锐,银环温厚文静,金环银环成了我国电影史上的经典角色。

冰心曾说: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剧照

当年为了演好金环和银环,王晓棠下了很多苦功,“我把这部小说倒背如流,研讨剧本时,小说多少页银环说了什么,我比导演编剧还熟悉,小说里夹着很多我写的小纸条。”

2

能把一部小说倒背如流,还与王晓棠的童子功分不开,原来,还在上小学三年级时,她就已经读过《红楼梦》、《三国演义》、《茶花女》、《傲慢与偏见》等大部头著作。

腹有诗书气自华,王晓棠不仅气质出众,口才还很了得,念初二的时候,她在整个重庆市学生演讲比赛中得了第一名。

上几期在写另一位老牌明星谢芳的时候,樱桃姐提到一个人的气质,很大程度来源于她的原生家庭。谢芳的父亲是神学院的教授,母亲是民国初年最早的一批女大学生。

王晓棠的家世也不一般。她的父亲王叔惠,毕业于南京艺专,官至国民党少将,后辞职专心绘画。她的母亲也毕业于南京艺专,专习油画。

生在这样一个艺术之家,耳濡目染,王晓棠从小就对文学、艺术和表演有着浓厚的兴趣。

18岁时,她加入了人民解放军,在部队文工团,战友们对她的评价是,“绝顶聪明,绝不自恃聪明,极端美丽,绝不倚仗美丽。”

3

1955年,21岁的王晓棠出演她的第一部电影《神秘的旅伴》,在片中饰演彝族姑娘小黎英,一炮而红。

紧接着,她在《边寨烽火》里成功扮演了女主角玛诺,获得了第11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青年演员奖。

剧照

凭着精湛的演技,王晓棠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成了一名专业演员。

在八一电影厂,她认识了同为演员的言小朋。

言小朋出生于梨园世家。父亲言菊朋是京剧艺术大师,言小朋的哥哥、嫂嫂和姐姐也都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

婚后俩人相亲相爱,很快就有了儿子言群,三口之家温馨幸福,羡煞旁人。

孰料文革中,王晓棠遭到批斗,夫妻俩被下放到林区劳动。儿子言群得了肝炎,当时生活很艰苦,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言群的病情加重了,后来引发肝坏死,不到18岁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夫妻俩痛不欲生,因为太爱言群,他们没有再要孩子。

4

“我们每天看你推着煤车,大姐的身体是苦的,活是累的,我们两口子每个月分一个人的工资和粮票给大姐,希望你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将来好再给我们演电影。”

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很多关心她命运的普通人,帮着她走出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王晓棠后来回忆道:“我以前老说我要做一个人民的好演员,但那时候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是人民,到了今天我才真正知道人民的涵义,如果有一天我能重回八一厂,我就做一件事,回报人民!”

文革后,王晓棠回到了八一电影制片厂,她的一言一行,都被一个信念支配着,那就是报答人民!

她先后执导了《大转折》、《大进军》、《较量》等一大批极具影响力的大片。担任厂长职务后,每天下班后都要加三个小时的班,有时甚至是通宵达旦的熬夜工作。

1992年,丈夫言小朋去世了,王晓棠以超于常人的坚强意志硬是挺了过来,将全部的情感和精力投入到电影事业中。

当时电影厂亏了很多钱,她带着大家拼着命干,第三年扭亏为盈,开始有钱发给职工了,电影厂在她的管理下蒸蒸日上。

晋升为少将军衔后,王晓棠依旧忙碌,“我是党的一个兵,我是人民的一个兵!”人民的好兵王晓棠,总结自己的艺术人生时说,一个人只要自己不垮,就是垮不了的,“不管十八岁还是八十岁,都应该努力,人要永远走一条箭头向上的路!”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