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雄同体”,她超越了性别之美!(25图)
2019-02-10
作者: 打水漂

“雌雄同体”,她超越了性别之美!





“在19岁的时候,人们觉得该规划人生了,这压根是错的。在20多岁时,人们觉得你该找终生伴侣了,这毫无意义。”

-------Tilda Swinton(蒂尔达·斯文顿)

她是《地狱神探》里的大天使加百利,是《雪国列车》里的独裁者梅森,是《纳尼亚传奇》里的冰雪女王,也是《奇异博士》里剃着光头的古一法师。

她是Tilda Swinton(蒂尔达·斯文顿)。

不同于大众意义上的女明星,你很难用几个词去定义她,她就像一个高级的异类,难以捉摸,却时刻让人惊喜。

如果真的要用一个词去形容,那就是“酷”吧!

180的身高,硬朗深刻的五官,雌雄同体的气场,简直就是有生之年系列啊!

出生于苏格兰的她,是真正的贵族,爸爸是白金汉宫的少将,有着爵士的爵位。Tilda从小就在贵族学校读书,与黛安娜王妃还是小学同学。

大学考入剑桥,是名副其实的学霸;毕业第二年,加入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正式踏上演艺道路。

颜值惊人,家世背景又自带光环,这早已让无数人羡慕不已。

但从小思想独立的Tilda怎会满足于此。

就像她一早说的:

“我很清楚我并不打算嫁给一个公爵,这样我人生的所有可能性就都被关闭了。”

所以,她在自己本就耀眼的人生里不断探索,演艺,时尚,公益……

硬是在每一行都闯出了成绩。

说起来,她的成名路也颇为独特,甚至带着艺术家的传奇色彩。

1986年,英国导演德里克·贾曼筹备文艺复兴画家卡拉瓦乔的传记片。

在选角时,他一眼看中了Tilda,因为她像极了卡拉瓦乔名画中的女性,最后影片的效果惊人:Tilda摩登又古典,美得像一幅油画,阴柔且不落凡尘。

这只是Tilda对艺术探索的开端。她的美太具有艺术色彩,说美太俗,说帅太虚。

当她化身为影像时,更加难以分辨,人们常常看完整部电影也找不到她的存在,雌雄莫辨,千人千面。

女王是她一贯的形象,无论是《纳尼亚传奇》里的冰雪女王。

还是观众最熟知的角色,《奇异博士》的古一法师,每一瞬间都酷到炸裂。

作为这个时代最大胆,塑造的边缘角色最多的女演员,她天马行空的想法常常惊呆观众和导演。

《雪国列车》里刻薄毒辣的恶魔反派。

《布达佩斯大饭店》里,她要演年老的D夫人,为此每次化妆都需要几个小时。

把她所有“怪异”的角色放在一起,是一部横跨不同时空的百科全书。

事实上,她一向拒绝商业大作,而选择与先锋导演合作。“我并不需要在好莱坞大制作的片场待上两个月,除非我和导演很谈得来。”

当年的她正是厌倦了演传统戏剧的贵族角色,才投身小众电影,并且要挑战各类角色,尝试另类先锋。

她在1992年她就开始演男性了。在电影《奥兰多》中,她先演了英俊的奥兰多骑士。

下半段又摇身变成女人,最后她以中性身份示人。代表了固有性别观念里最前卫的一面。

回到她钟爱的艺术电影,她要演一个活在当代的吸血鬼:弹吉他,看莎翁,吃血糕。攻气溢出银幕。

连抖森在旁边都变软妹。

都说Tilda像个谜团。在过去的时间里,旁人很难找到一个准确的词形容她,她可以美得不似凡人,又可以打破性别疆界,不断游离在男女性之间。

有人这么评价她:无论是作为男人还是女人,她都有惊人的美。

人们甚至呼唤设立一种性别来界定她,就叫Tilda Swinton。

从影三十年,她一路被赞誉:“欧洲文艺女皇”,真正的“冰雪王后”。

几乎横扫欧洲电影类奖项,是所有艺术片导演的缪斯。

2008年夺下奥斯卡最佳女配,功成名就。

但Tilda对这一切都不屑。

但她称自己是“一个去看网球比赛的观众,手里却被塞进了网球拍。”

她依然继续走偏路,爱艺术,最终却在艺术电影和商业大片中,找到绝佳的平衡,挥洒自如。

而除了在演艺圈和时尚圈声名大噪,她在公益上的努力也有目共睹。

Tilda Swinton曾在莫斯科红场展开了同志彩虹旗,鼓励在俄罗斯陷入困境的LGBT群体。

她用这种行为艺术持续助力公益,表明自己的鲜明立场。

2013年,她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上演名为“The Maybe”的行为艺术,希望用自己的言行带给人们启迪与思考。

不施粉黛,穿着旧衣服和一双球鞋,在狭小的展箱里,一睡就是好几个星期。

这是她讽刺现代艺术家们守旧死板,无生命力的表现。

就像开头说的,你很难去用某个词去定义她,因为她实在是太多变了。

不循规蹈矩,像一个无所畏惧的“破坏者”,勇敢地去打破世俗的铁窗。

这完全是一种超越性别的美,无视任何世俗的条条框框。

她的人生经历就像她自己写的诗一样:“只有一个你,只有一个”。

这个世界太无趣,所以需要有趣的人,而潮水谁退得越快,就越需要一个永不退潮的人。

在某种程度上,她是另一维度的大卫·鲍伊。两人都有自由而深邃的灵魂,都勇敢无畏,还有跨越性别的独特气质。

这里面还有一段更深的渊源,当年大卫·鲍伊觉得Tilda与自己太像,还专门邀请她拍摄自己的MV。两人均雌雄莫辨。

英国作家伍尔芙说:伟大的脑子是半雌半雄的。

这句话只能用来形容Tilda的部分人生,因为她还是独具一格,不羁一面,是随性和终极自由。更是被名誉包裹的天才的人生。

今年她58岁,依然没有标签能定义她。

因为“我现在是,一直是,也将永远是,负一岁。”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