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双双因新冠去世,两对姐弟3个月内都成孤儿(13图)
2020-07-31

  一场新冠,家破人亡。

  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汉娜(音译,Hannah)和约瑟夫(Joseph)姐弟俩就失去了爸爸、奶奶和妈妈,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

  一家五口全部感染了新冠病毒,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瞬间突然遭遇灭顶之灾。

  另一对亚裔姐弟的遭遇也同样不幸,一家四口先后感染新冠,父母在一个月之内双双离世,小罗伯托·托比亚斯(Roberto Tobias Jr.)也成了孤儿。

  父母和奶奶去世 亚裔一家5口确诊太惨了

  汉娜一家是韩裔美国人,定居在此次疫情的重灾区南加州(专题)洛杉矶(专题)。一家人生活在当地亚裔聚居的韩国城里,日子幸福快乐,直到3个月前,祖孙五口都陆续感染了新冠肺炎。  FOX 11的报道称,美国新冠肺炎爆发后多,很多养老院都出现疫情,汉娜一家因此决定将患有老年痴呆症的85岁祖母从疗养院接回家,一家人的命运从那时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22岁的汉娜说,身为亚裔,她们一家人都非常谨慎,经常对生活物品消毒。“ 我们从不在外面吃饭,我们从未碰过什么。”不过奶奶回家后很快就开始持续发烧,4月27日,她和母亲不得不将她送到医院,入院后的祖母很快就确诊新冠。

  85岁的祖母症状特别严重,她在住院仅仅一周后就不治身亡。

  汉娜的父亲提莫西(Timothy)是一名针灸医生兼牧师,也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祖母入院后不久,父亲有一天突然瘫倒在椅子上”。汉娜表示,父亲在住院后病情也迅速加重,和奶奶一样遭受了无法呼吸的痛苦折磨。

  灾难还没有结束,很快母亲也开始虚弱与恶心,并且因出现呼吸困难、呕吐与咳血等症状住院治疗。

  全家人里,汉娜和17岁的弟弟症状都很轻,只有嗓子疼和咳嗽以及失去嗅觉的症状,姐弟俩当时被强制隔离在家中。

  在病毒夺走父亲的生命之前,汉娜和他通过视频对话见了最后一面,汉娜说:“我从来没有看过父亲哭泣过,但他哭了,而且告诉我他很抱歉。”

  可以想象这位父亲内心里的绝望和不甘,怎么能放心让姐弟俩独自面对残酷的世界?多想看着女儿出嫁,多想看到儿子成人……

  而这种以前以为是平平常常的幸福,一夜之间就变得永远也无法实现了……

  不久之后,汉娜的父亲也不敌病毒的攻击,年仅68岁的他抱憾撒手人寰。

  汉娜说:“我和弟弟都很爱爸爸,我们每天都很想念他。”

  然而噩梦仍在继续,汉娜60岁的母亲在住院后不久也进入了ICU病房,用上了呼吸机。有几天,她的病情在服用了瑞德西韦( Remdesivir)之后有所好转,回到普通病房,但后来又突然恶化,不得不再次住进重症监护室。

  医生说,汉娜的母亲肺部功能已经衰竭,肺部不再正常工作,挽救她的唯一方法就是进行器官移植。

  为此,汉娜和弟弟开始在网上筹款,千方百计地希望能将母亲转院到洛杉矶加大或南加大医学中心,接受肺部移植手术。

  汉娜当时表示,对于已经痛失了两位亲人的姐弟俩来说,母亲已经是生活中的唯一希望,姐弟俩不能再失去她……

  汉娜说,妈妈生病之前身体健康,没有任何基础疾病,60岁的她看上去只有40多岁。事实上奶奶也很健康,如果没有被感染,她应该会活得更长。“我们的曾祖母活了100多岁,我们都是坚强的女人。”

  不幸的是,尽管汉娜的母亲终于做了肺部移植手术,但最终仍不敌新冠,在7月14日离世。

  就这样,汉娜和约瑟夫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就成了孤儿。

  汉娜是洛杉矶州立大学的学生,弟弟也将在明年申请大学。然而雪上加霜的是,姐弟俩在全家确诊期间所住的公寓很快就要被拆除,必须在8月之前找到新的住所。

  一边要忍受失去至亲的悲痛和思念,一边还要面对生活的艰难……  汉娜说:“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必须逼迫着自己快点长大。”

  不幸中万幸的是,他们得到了韩国城青少年和社区中心等爱心机构和人士的帮助,在GoFundMe上筹集到了急需的医疗和生活费用。

  截至目前,他们收到超过1万人捐助的60万多美元,已经超出了众筹目标的35万美元。

  此次募捐活动的发起人、韩国城青少年和社区中心的凯瑟琳·金(Katherine Kim)表示,感谢大家的善意和付出。募款中的50%主要用于汉娜母亲的器官移植、父母和祖母的丧葬、生活开销、搬迁和住宿等支出;25%将作为弟弟的大学基金,让他可以继续实现自己的梦想;剩下的25%将作为应急基金。

  汉娜表示非常感谢好心人的帮助,她还在网上发表文章,纪录家人感染新冠的心路历程。汉娜说,家里的父母都不在,这段日子我们非常孤单。她也提醒大家生活中一定要注意防护:“ 不是开玩笑,这个病毒非常厉害!”

  一个月内痛失双亲,他立志要当医生

  另一名纽约(专题)皇后区的17岁亚裔青年小罗伯托·托比亚斯(Roberto Tobias Jr.)也有着相似的命运。他的双亲被确诊新冠,在1个月里相继离世,他和姐姐也成了孤儿。

  看到病毒的残酷,托比亚斯立志要成为一名医护人员,挽救更多生命。并在网上发起募捐活动,截止今日,已经募集到超过8万美元的教育基金,他的目标金额为10万元。

  托比亚斯出生在纽约皇后区的阿斯托利亚(Astoria)。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他的父母多年前从菲律宾移民(专题)美国。

  父亲在世贸中心找到了一份调酒师的工作,母亲在曼哈顿哈林医院(Harlem Hospital)担任护士,工作辛苦经常加班。

  一家人的生活原本非常平静,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托比亚斯的72岁的父亲最先被病毒传染,紧接着61岁的母亲也被确诊。

  据托比亚斯回忆,父亲在3月初出现被病毒感染的症状,3月底被送进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阿斯托利亚分院救治,母亲随后也被送医治疗。

  稍后,托比亚斯和她29岁的姐姐也被确诊。“所幸,我自己的症状比较轻微,在家自我隔离后逐渐康复。”姐姐病情则较为严重,独自一人前往医院接受治疗,

  “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家里的房子空了,只剩我一人。而父母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

  在医院里,托比亚斯的父亲和病魔足足战斗了两个月,可惜最终仍不治离世。5月30日,经过批准,托比亚斯终于见到了临终之前的父亲。

  托比亚斯表示,他见到父亲后,情绪立即崩溃,一直握著父亲的手,戴着口罩亲吻父亲的前额,说出心里想要说的话,和他做最后的道别。

  父亲离世一个月后,托比亚斯的母亲在6月30日也不治身亡,“一个月内我失去了自己的双亲,没人知道这是何种绝望与震惊”。

  托比亚斯的成绩一直不错,即便是经历着双亲突然离世的伤痛,他仍以平均93分(满分100分)的成绩高中毕业,甚至还得到了在医院担任助理的机会。

  托比亚斯现在正在申请大学,并计划完成医学预科,之后专攻神经学。他表示,一直就觉得医生的职业非常崇高,一场疫情更让他坚定了今后要救死扶伤的志向。“我希望我的父母在天堂上知道,虽然失去他们,但他们的小儿子日后将挽救更多生命”。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