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连控4罪!澳洲华人开车遇挑衅捡石头欲自卫
2020-07-20
上班停车,遇一名西人男子驾车乱入,骂着“F**k”鸣笛挑衅。尾随其后,自称欲找对方停车理论,后续却收到警方4项指控。珀斯华人(专题)何先生倍感无语,“我是去上班,不是去寻仇。”

  遭鸣笛辱骂,华男捡块石头对峙何先生于2010年从台湾(专题)来澳,居住至今已有10年,目前是珀斯一家肉厂的包装员工。去年12月24日下午约1点,他照常驾车去上班。时逢交班时段,员工停车场较忙碌。“上班人很多,大家都在礼让中,慢慢开。”进入厂区不远,他听到后方有车持续鸣笛。以为同事有事提醒,遂将车停在树旁空位,对方见状也将车开至并排。

  工厂停车场入口(图片来源:供图)

  据他讲述,未曾想摇下车窗刚开口说话,即遭对方辱骂。“我英语不太好,骂什么不清楚,只听到‘F**k、F**k’的。”他说。随后便下车想讨说法。据何先生描述,对方是澳洲人,身形强壮。自感无力与对方抗衡,他从地上捡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握在手中防身。

  停车附近示意图(图片来源:供图)

  二人僵持了一阵。由于上班时间快到,他最终将石头放回原地,返回车中,驾车离开。在接下来找车位的过程中,他见对方又以相同方式冲往来车辆不间断地长按喇叭,有部分车辆短暂停留查看。“我很生气啊,他还是在做一样的事情。”他说。于是何先生在其后方鸣笛,示意对方停车,想一问究竟。“我喜欢追根究底,这个才害了我。”他说。“他像个演员,变了个人似的”对方未予理会,继续驾车离开,何先生则驾车跟随其后。“有一小段路,他还回头冲我笑。”他说。双方车辆在公司周围饶了一圈,最后停在了一个部门前。

  何先生所驾驶车辆(图片来源:供图)

  “感觉他是刻意选在这里。”何先生说,“我们公司很大,他虽然不像是员工,但对公司很熟悉。”何先生讲述,当时他将车停在对方车后,坐在车内。只见前方驾车男子从车内走出后,直接跑进了临近的部门。片刻有人随同而来,走到何先生车前劝说其保持冷静。“当下我就懵了,他像个演员,变了一个人似的,跟一开始挑衅的态度完全不同。”他说。

  双方所停厂房附近(图片来源:供图)

  与此同时,涉事前车中走出一名女子,开始对着何先生录像,他说,“瞬间好像我变成了滋事者,他反而是受害者。”他感觉再停留下去也难争出结果,于是驱车离开。本以为此事就此结束,却在1个多月后,收到了警方的短信通知。“开始以为是诈骗,厂长也建议不要理。”他说。又过了几个月,他在家附近被警察拦车检查,方得知自己涉嫌恐吓。连控4罪,“你是不是鬼打墙?”由于家庭和签证等原因,他原定于今年5月25日返台,但受疫情影响,航班被取消、边境封锁,所有计划均推迟。直到7月5日,他因涉案,被要求到家附近的警局做陈述。他向警察强调,并非自己挑衅在先,并试图通过翻译还原事发现场情况。

  警方的指控报告(图片来源:供图)

  从警方的盘问中,他得知对方提供了目击证人,后者陈述看到他手握石头,瞄准对方的车窗,还比划出“Kill you”的威胁手势,并且驾车来回反复要撞前车。他反问警察,“那个目击证人站在什么地方,怎么能确定我对着的是车窗?”他认为自己只是提前做好自卫准备。他还向警方做了两点澄清:首先,在双方对峙期间,他刹车制动有问题,不可能做出来回撞前车行为,地上也没有急刹痕迹;其次,交涉过程中,没有手舞足蹈,比手势吓唬对方,认为那是儿童的行为;与此同时,他同警方解释称,不认识对方求助的公司员工,不可能认全所有部门和人员。他认为公司停车场算私人区域,而非警察所指公共区域。此外,他还建议警察应听取他的菲律宾同事提交的证词,后者当时也在场,可证明对方确实在停车场内长时间鸣笛。“我已经把我知道都告诉他,可对我有利的他都不听。”他说,“我还让翻译帮我问,'你是不是鬼打墙了?'”随后,他被告知将面临4项指控,分别是威胁、持械恐吓、危险驾驶和妨碍公共治安。

  警方的四项指控(图片来源:供图)

  何先生对此倍感冤枉,认为好好上班却变成疑犯。他质疑警察偏袒处理,对记者直呼,“这是白人的世界,欺负亚洲人。”“即使遣送回国我也不怕,毕竟我也不打算再来,但是我想干干净净的来,也干干净净的走。”他说。目前,他已申请法律援助,将于8月4日出庭。对于此类纠纷您怎么看?请在下方评论区留言。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