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记者:美中两国抗疫都不成功 中间路线最佳
来源: 苹果日报
2020-07-17
一名美国华裔(专题)女记者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详述自己在佛罗里达州感染武汉肺炎的经验。她表示,一度担心自己会像中国的确诊者般,被指责“害己害人”和被离弃,但发现美国不会强制隔离病人,也不会侵犯个人私隐,自己最终康复。她认为,美国、中国两种抗疫模式都不完全成功,在中间落墨的国家如韩国、德国等,抗疫措施反而更有效。

  来自武汉的余心妍(Xinyan Yu)先后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和香港(专题)大学,后任职美联社和《南华早报》,目前是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派驻华盛顿首都,不定期于《华盛顿邮报》、《大西洋杂志》(The Atlantic)刊登评论文章。

  她表示,自1月起,看到中国疫情大爆发,自己虽身处美国,已提高警觉,即使被嘲笑、对着咳嗽,她到任何方都会戴着口罩,自认比美国任何人都做得更多准备。武汉肺炎3月杀到美国后,她曾经历一些不愉快经验,例如在超巿被人说“多谢中国”。但没有因此受困扰,相信所有人最终都会接受现实。

  直到6月,美国疫情暂时受控,多个城巿陆续解封,余心妍的丈夫提议前往佛罗里达州,为其父亲庆祝生日。虽然对乘搭飞机感到压力,但她认为感染人数增长速度已经放缓,自己也放下戒心。结果,她被当地人山人海的场面吓怕,“我们来到一间知名雪糕店,所有排队顾客和职员都没有戴口罩。”与丈夫返回华盛顿首都后,二人皆确诊患上武汉肺炎。

  余心妍把染病消息告知身在武汉的家人,他们都表示难以置信,当时武汉已经“零确诊”,美国疫情则急促反弹,佛罗里达州本周日便单日创下新增1.5万宗确诊的纪录,“我母亲对美国的反应感到很困惑,觉得美国人就是不听话。”

  余心妍指出,她父母曾见证中国采取极端手段,歇止疫情,不明白美国的处理手法。她指出,一旦在中国确诊,会被视为“害己害人的被离弃者”,病人得知悉自己确诊后,会感到尴尬和心烦意乱,“但我很快知道毋须担心,在美国没有人要求我强制隔离,我只是自我隔离,以免传染别人。疫情追踪者(contact tracers)也只会每周查看我的情况如何,不会问我到过哪里、接触过什么人。我可以保留自己的私隐。”

  余心妍形容,美中应对疫情的差异在于,中国奉行集体主义,美国则奉行个人主义,“中国就像一个庞大机器,用举国之力应对挑战……美国则是每个州、每个社区、每个人单打独斗。”

  她认为,两种抗疫模式都不完全成功,美国便出现政策矛盾,延误抗疫;中国则有吹哨人和民间记者被捕,网络异见声音遭强烈打压,僵化封城措施令外省民工遭殃等,“其实混合模式亦存在,韩国、德国、新西兰都是例子,显示集体和个人主义可以结合。”

  余心妍表示,在出现征状后的第10天,她忍不住离家外出,“经过内心争扎和征询医生意见后,我决定7月4日(美国独立日)外出看烟花。我这样做是拥抱了美国这一套,我清醒地知道,美国的确诊个案会继续上升,我的选择不会作出改变。”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