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怕了!华警:纽约治安恶化势必殃及华人区
2020-07-14
随着全美掀起反警察暴力风潮,纽约(专题)市近日宣布削减警察局10亿元拨款,相当于减少整个警察队伍六分之一的资金。与此同时,纽约市枪击案激增,6月份成为24年来最血腥的6月,总共发生了200多起枪击事件,这不仅让人发出疑问:到底是什么导致枪击案飙升,在这个时候削减警察资金是明智之举吗?

  警察开始明哲保身

  担任警探部曼哈顿第二勤务组指挥官、警衔为副督察的卢晓士表示,削减警察资金会导致纽约市治安更加恶化,其实并没有很多人支持这个举措,只不过支持者声音很大,喊得很用力,事实上很多人喜欢警察,尤其是非裔和亚裔,因为他们通常是罪案的受害者。

  对于最近暴力枪案频发,卢晓士直截了当地指出原因:“警察怕了,不敢有所作为,这就是底线。”

  他解释说,以前警察接到911报警电话,到了现场如果发现可疑的人,会拦下问话,现在警察不会这么做,除非有人指着那个人说“就是他进我的店里偷东西”,或“就是他打劫我”,否则警察不会管太多,现在已有警察开始采取这种明哲保身的做法。

  解散便衣反罪案专组

  这完全改变了纽约警察一个很重要且有效的打击罪案策略:防范性警务,这种策略是警察试图在罪案发生之前将其阻止。

  警局里有一个专组很好地体现了这种策略—反罪案专组,然而警察局最近宣布将其解散。反罪案专组共有600人,他们是便衣警察,开着便衣警车在各个分局的辖区里巡逻,如果发现非法持枪等可疑行为,便会将人拦下搜查,以此来阻止罪案发生。

  “他们盯着那些试图进入店铺盗窃、盗车、抢劫的人,如果你看到一个坏人正准备抢和偷,你立刻认出来,因为这些人是惯犯,你会将其拦下,但现在已经没有了防范性警务。”

  卢晓士说,反罪案专组是个精英团队,至于为何将其解散,警察局高层的说法是,因为这个专组经常与民众发生冲突。

  卢晓士指出,这些警察对付的都是些更糟糕的犯罪事件,当你跟坏人打交道时,坏事情总会发生。

  不需交保更多犯罪者回到街头

  那么接下来会导致什么后果呢?必然是更多罪案发生,下一步由卢晓士所在的警探部处理。

  他指出,警探部的工作是“反应性”的,即罪案已经发生后对其作出反应。当警探部侦破了案件,将嫌犯逮捕,交给检控官起诉,但接着又碰到一个令警察头痛的问题,新的保释金法律,让很多嫌犯不需要交保便释放出来。

  卢晓士说:“警探把不良分子关进监狱,但由于保释金改革法,他们第二天又回到街上,胆子变得更大,干更多坏事,把他们抓起来也没用。”

  许多警察对纽约市治安前景表示担忧,卢晓士也认为,情况还会继续恶化,至于恶化到什么程度不得而知,要等到社区无法再忍受了,选出一个支持法律与秩序的新市长,但这不会很快发生,而要等到人们厌倦了罪案,到了忍无可忍地步,才会有转机。

  他说:“我们刚转了方向,不会很快回头的,我们刚削减了警察10亿拨款,刚废除了警察用武力制服的手法,要等到将来社区回过头来说,我们不要更多罪案,我们要警察。”

  警察锁喉术被定为刑事犯罪

  对于是否应该废除锁喉术,卢晓士认为,应该禁止不当使用锁喉术,例如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便是警察滥用锁喉术的例子,因为弗洛伊德当时不对警察构成威胁,但不应该完全废除。

  在最近颁布禁令之前,锁喉术本来在纽约警察局便是被禁止的,但以前如果警察在某些必要时刻使用,也不会被处罚。

  新禁令对锁喉术进行了严格的规定,不限于喉咙脖颈,以横隔膜为界限的上半身,都不能扼住,避免锁住呼吸道。

  卢晓士指出,纽约是第一个将警察使用锁喉术定为刑事犯罪的城市,警察被训练使用锁喉术作为制服歹徒的手段,现在废除了它,却没教给警察一个替代办法,令警察无计可施。

  “现在没有新的训练来反映新法律的要求,警察很难办事。”

  在全国掀起的反警浪潮也让警察觉得不公平,很多政客和新闻媒体都不敢替警察说话。

  “因为他们怕被骂种族主义者,警察是坏人,是种族主义者,如果你支持警察,你也是种族主义者,”

  卢晓士说,“政客应该尊重法律与秩序,尊重受害人,支持警察。”

  服务纽约警局23年、曾经担任警务副总监的退休华裔(专题)警官方子源认为,治安恶化必然影响到华人(专题)社区,华人社区应引起重视,因为华人向来被视为模范少数族裔,不喜欢站出来说话,也不投票。

  他指出,政客来华埠是为了筹款,他们甚至不在乎华人选票,当他们选上后就忘了你,谁声音喊得最大,他们就听谁的。

  当纽约发生骚乱,华人会沦为受害者,就像不久前抗议警察暴力示威中,一些无政府主义者和地方犯罪分子趁火打劫,打破商店进入抢劫,抢走值钱的鞋子、手袋、电子用品,华埠也被殃及。

  方子源认为,保释金改革法是导致罪案增加的主要原因,它令职业犯罪者又回到街上来。

  “有些人是职业犯罪者,过去20年里纽约警察局把执法重点聚焦于这些人,大部分罪案是少数人干的,例如职业抢劫案,通常是一个人抢劫10个人,而不是10个人抢劫10个人,但这些人现在都放出来了。”

  方子源说:“现在到处都是无秩序,警察双手被捆绑,有些人趁机作案,他们想,我干吗不趁火打劫呢。“

  这时候削减警察拨款,方子源认为不是明智之举。

  “最近枪击案飙升,如何解决问题,当然不可能是赶走警察。看看西雅图(专题)发生的事情,一批示威人士霸占了几个街区,警察因为政治原因撤走,由于没有警察管,那些人开枪打死了人,最后政府只好决定清场,你难道希望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纽约吗?”

  “每个生命都是宝贵的,每个警察的生命也是宝贵的,警察保护民众,在岗位上冒着被攻击、被开枪的危险,但现在警察得不到支持,他们会想,我该怎么做,我该继续自我牺牲还是明哲保身?”

  方子源说:“警察只不过是替罪羊,如果警察出了点差错就要进监狱,那么警察还怎么保护民众?“

  在NYPD服务30年,曾经在皇后区的抢劫重案组任职的伍雅昌也指出,警察是危险职业,有时候要面临生死选择。

  “老警察对新警察说,宁愿要12个人也不要6个人,意思是,在生死关头要保护自己,如果你死了,那是6个人给你抬棺,如果你开枪了,将来被控罪,送去法庭还有12个陪审员来决定你的命运。”

  伍雅昌指出,现在警察士气很低,过去5到10年尤其如此,社会上反警情绪高涨,对警察条条框框太多,一出差错就倒霉,上司也不敢保护你。

  他认为警民紧张关系没法解决,因为这是大环境造成,警察改革也解决不了。

  “政客把事情搞得太政治化,现在有些媒体甚至不报道犯罪嫌疑人的种族身份,因为怕触犯政治正确。”

  方子源也指出,媒体怕被指为种族主义,它们想做到政治正确,但现在问题是将犯罪者绳之以法,而不是种族主义问题。

  大部分政客一边倒,不支持警察,其结果将是以社区利益为代价,因此社区应该站出来发声,应该让政客明白,如果他们不倾听民意,选民将把他们选下去。

  “现在很多人失去工作,经济不稳定,人们吃了上顿无下顿,所有这些因素在一起产生了影响,政府应该做些事情来解决问题,但你不能期望一夜间改变一切。“

  方子源说:“现在有些人无法无天,无政府主义者打乱社区常态,你要支持警察,让警察感觉良好,他们才能保护民众。”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