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美国拒绝留学生是灾难性自毁(图)
来源: 纽约时报
2020-07-15

  麻省理工学院就修改外国学生签证规定提起诉讼。 MADDIE MEYER/GETTY IMAGES

  面对一种致命的病毒,许多美国高校选择保护自己的社区,将秋季课程大部分或全部放在网上授课。上周,联邦政府有意打乱这些计划,提出一项新规定,如果课程是远程教学,今年秋天可能会有数十万外国学生无法在美国学习。

  哈佛大学校长拉里·巴考(Larry Bacow)称这一举措“残忍而鲁莽”,是迫使各院校开课的花招,就好像疫情已经消失了一样。周二,面对哈佛大学和我所在的麻省理工学院发起的联合诉讼,以及来自其他许多方面的压力,政府撤销了这项政策。

  然而,更大层面的战斗远未结束。这种错误的政策是政府希望外国学生远离美国的众多信号之一,这种态度反映了对我们国家利益的严重误判。

  在任何长期竞争中,没有人比对手更了解你的优势。几年前,在我参加的一次晚宴上,中国科技界领袖们声称,中国最重要的经济优势是规模:中国庞大的人口和市场提供了永久的助力。但他们也谈到了美国在科学创新方面的持久优势。

  是什么给了我们的国家这种优势?他们的解释使我吃惊。这些科技界领袖告诉我,因为美国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它吸引了世界各地最优秀、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和创造。他们说,这对中国来说要困难得多。

  这个敏锐的观察完美地揭示了为什么迫使外国学生放弃在这里学习,对于美国来说会是灾难性的自毁:恰恰在这个经济竞争激烈的时期,我们正在系统性地削弱我们的竞争对手最羡慕的优势。

  为什么外国人才对美国如此重要?出于同样的原因,波士顿(专题)红袜队(Boston Red Sox)并不局限于招募波士顿出生的球员:你的人才库越大,优秀人才的供应量就越大。此外,美国在培养顶尖国际学生的同时也培养了顶尖的国内学生,从而获得了巨大的创新优势。通过相互挑战、激励和扩展,他们可以让彼此变得更好,就像明星球员能提高整个团队的水平一样。

  不幸的是,当你拒绝杰出的球员时,竞争对手会很高兴签下他们。其他国家正在努力吸引那些因为日益增长的反移民(专题)敌意或官僚主义障碍,从而对美国感到厌倦的学生。

  作为一个国家,当我们拒绝有才华的外国学生时,我们不仅失去了他们为我们的课堂和实验室带来的一切,也放弃了一项战略资产。

  首先,我们失去了创建了这个国家的那种个人动力:优秀年轻人的生命力,他们为了寻找更美好的未来,有勇气和雄心离开熟悉的一切。更重要的是,大多数来这里获得博士学位的学生都会留下来建立自己的家庭和事业,而且往往是创造数以千计就业机会的公司。许多人成了美国公民。

  例如,最新数据显示,来自中国的博士生,也就是推动美国创新的那种训练有素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有83%的人在完成学位五年后还在美国。

  如果美国长期以来的政策不要求许多学生在完成学业后回国的话,这一比例还会更高——这种制度就像培养了一名优秀球员,却坚持让她去竞争对手的球队打球,结果是适得其反的。最近,留在这里的博士毕业生比例开始下降,部分原因是我们国家释放的信息是:他们不受欢迎。

  随着华盛顿的一些人试图限制外国学生,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学生,这种敌意的信息变得越来越明确。

  当然,美国必须对申请签证的学生进行甄别,将背景可疑的学生拒之门外。但即便是最强硬的对华鹰派也承认,当外国利益集团从事间谍活动或窃取知识产权时,他们会寻求招募高级科学家;只有少数中国学生卷入了这类案件。我们应该欢迎绝大多数人,而不是用最近政策中明显的生硬敌意来阻止他们。

  我深信,我们必须增加接受科学和工程培训的美国人的数量。但我们也必须明白,美国在科学和工程方面的实力是美国实力的核心,就是这样——而几十年来,这种实力的核心要素就是我们吸引世界上最优秀人才的能力。

  作为世界人民的希望灯塔,这个国家获得了许多无形的优势;我的父母以难民身份从希特勒统治下的欧洲前往委内瑞拉定居,1974年,我从那里首次来到美国。我来这里攻读研究生学位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好的前途。但我发现了一种开放、大胆、聪明和任人唯贤的文化——这种文化让我明白,来到美国,我就像来到了真正的家乡。

  对于我们欢迎和接纳世界各地人才的能力,我们的竞争对手毫不掩饰他们的羡慕。最近我担心,只有在失去这种战略优势的时候,我们才会认识到它。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