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FBI雇华人举报华裔科学家 76判刑,开除,驱逐
2020-06-19
核心提要

  核心提要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突然发起针对华裔(专题)科学家的秘密调查,多名前沿学者被开除、辞退甚至被起诉;《时代周刊》认为这侵犯了公民权利,并可能间接促使科学家回国就业

  美国国立卫生院的调查可能存在预设立场,广泛针对与中国有关的机构和个人;实际上,HIN提出最多的两个指控并不构成犯罪

  耶鲁哈佛等一众常青藤高校也未能在审查中幸免,被要求披露与国外联系;华为(专题)中兴、及俄罗斯伊朗的实验室与组织在重点监测范围

  HIN和FBI在进行相关情报活动时,专门雇佣一批华人(专题)当眼线来搜集中文情报

  但学术圈也有人认为,这是美国大学与行政机构的冲突,意味着“排华潮”的回落

  近400名华裔科学家被秘密调查?

  24人被起诉?

  一份关于美国正在掀起的科研排华清查黑名单,最近突然在美国华裔科研界流传,这使仍处在疫情威胁中的许多华裔科学家人心浮动。

  5月11日,著名华人生物学家、前美国埃默里大学终身教授李晓江被指控参与外国的人才项目未如实披露个人税收,因而被判重罪,缓刑一年。在不到三个月时间里,包括阿肯色大学电气工程学华裔科学家洪思忠、癌症研究员郑早松(Zaosong Zheng)、机器人学研究员叶延庆(Yanqing Ye)、阿肯色大学的工程学教授洪思忠及克利夫兰医学中心遗传学与心血管疾病专家王擎(Qing Wang)、堪萨斯大学的华裔化学家陶丰等6位著名华人科学家在美被逮捕、判刑。截止6月18日,美国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发起的调查,使包括MD安德森癌症中心、埃默里大学和莫菲特癌症中心在内的至少54名教授、学者被开除与辞退。24人被起诉判刑,还取消了77名研究者的补助、或赞助资格,有10多名与这些科学家有关系的研究人员被驱逐回国。

  但NIH在疫情期间发起的诉讼并不限于华裔科学家, 6月16日,哈佛大学化学系主任查尔斯·利伯(Charles M. Lieber)教授,这位在纳米科技领域广受尊敬的美国顶尖学者,被指控没有汇报自己获得武汉理工大学"战略科学家"称号,以及没有汇报因参与武汉理工大学工作而被指控,如果承认有罪,他将被判5年罪行。但利伯教授明确拒绝认罪,并认为HIN和FBI的猎巫行动,将使科学家们失去为美国奋斗的信心,产生离意。

  近期因涉及中国被起诉的美国科学家,不止是查尔斯·利伯一人。3月份,西维吉尼亚大学物理系终身教授詹姆斯·刘易斯博士(Dr. James Patrick Lewis)因在中国全职工作而被指控有罪。但法庭至今仍未宣判。

  目前在美国有大约将近数10万中国人从事科学研究工作,其中大约近百名科学家在自己的领域属顶尖领军人物。《纽约(专题)时报》6月的文章,称近1/3美国顶尖AI科学家来自中国,88%中国籍博士会留下建设美利坚。这份报纸认为,在中国受过教育的科学家,帮助美国公司和高校等机构主导了前沿领域的优势。但现在美国政府正在把这些杰出人才赶回自己的祖国。

  目前,这种拉网式审查的规模以及黑名单上不断被起诉的华裔科学家,让生物医学在内的众多研究人员不寒而栗。《时代周刊》的消息认为,它们针对华裔科学家展开的一系列调查有种族歧视和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嫌疑。这项发起于2018年,由NIH和FBI联合启动的针对生物医学领域研究人员与中国关系的调查的后果是,他们至今无法以可信的罪名起诉这些科学家,往往最后是在一些税务问题上来结束自己的尴尬。但现实是,这些被调查的后果就是把一些杰出的华裔科学家们,直接逼他们回到了国内,并在一些重要项目上重新获得新生。

  著名华人生物学家李晓江和妻子李世华在广州。这对夫妇曾在埃默里大学工作了20多年。

  全美87个科研机构的华裔科学家,251人被定性有问题,

  72人被查,开除,驱逐出境

  并被终身禁止NIH得到研究资助

  随着中美两国关系日益紧张,整体对抗格局下弱小的美国科技圈,早已感到来自美国各个政府机构的压力,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正位于这场科研“排华潮”中的前浪。6月12日,就在利伯被正式起诉第二天,NIH发布了一份18页的文件,总结了由院长顾问委员会组建的“研究完整性外国影响工作组”(ACD Working Group on Foreign Influences on Research Integrity)这两年来打击所谓外国知识产权盗窃的成果,目标显而易见是中国。

  文件显示,2018年,NIH和FBI联合启动了针对生物医学领域研究人员与中国关系的调查,399人被列入怀疑名单,251人被定性为有问题,72人还在审查中,不包括被FBI或其他部门调查的人员,NIH自己调查了189人,与中国有关的为175人,占比93%。所有被调查的研究者来自美国87个科研机构,涉及NIH出资的285个科研项目,项目总资助金额为1.64亿美元。目前,调查已导致54名科学家被迫辞职或被开除,同时,在被调查人员中,41%已被NIH从系统中删除,禁止他们寻求进一步的研究资助。

  哈佛大学化学系主任查尔斯·利伯(Charles M. Lieber)教授认为自己在武汉理工大学的工作合法,拒绝认罪。

  一方面,这些数据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今年2月20日,美国两名联邦众议员联合致信NIH和FBI,指出有报道和案例显示,它们针对华裔科学家展开的一系列调查有种族歧视和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嫌疑。

  这两名众议员是来自加州(专题)第27选区的赵美心(Judy Chu)和来自马里兰州第8选区的杰米·拉斯金(Jamie Raskin),前者为国会亚太裔委员会(CAPAC)主席,后者为国会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下属民权与公民自由小组委员会(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Reform’s Subcommittee on Civil Rights and Civil Liberties)主席。

  在给国家卫生院的信中,这两名众议员写道,作为协助FBI大规模反情报行动的一部分,NIH据报为保护生物医药研究针对华裔科学家展开了一系列行动,包括发出1.8万份信件给各级研究机构主管,要求严查有外国背景,特别是中国背景的研究人员,发动了180起与“潜在知识产权盗窃”相关的调查,24起认为有刑事犯罪嫌疑的移交了上级监察部门。但是,这些行动导致很多无辜个体被卷入,造成了华人社区巨大担忧,许多人感觉这些做法对公民权利构成严重威胁。

  为此,他们要求NIH提供自2016年6月1日以来的下述资料:那1.8万封信的副本,那180起正在调查案件的详细资料,那24起移交案件的详细资料,与要求研究机构调查下属人员国外背景相关的指导文件,与FBI之间关于调查华裔个人的通讯记录。

  另一方面,6月12日NIH发布的文件,也的确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公众和议员们对其预设立场的担心不无道理。

  按照NIH的说法,调查之初的主要目的是打击受中国势力影响的科研人员偷窃美国知识产权,但是文件显示,被NIH调查的189名研究者中,只有4%的人存在涉及知识产权的问题,另有9%的人虽无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但隐藏了在国外设立公司的情况。而被调查者出现最多的两个“罪名”和利伯所受指控一样,既没有披露与中国关系、参加中国人才项目。调查报告说,大约70%(133名)的被调查者未披露来自国外的科研经费,54%没有披露自己参与了国外的人才项目,另有5%的人违背了NIH的同行评议规则。

  但这些在美国并不构成犯罪。NIH副主任迈克尔·劳尔(Michael Lauer)自己也说,问题核心不是美国研究人员在与外国研究人员合作,相反,NIH调查,通常是因为NIH支持的科学家未能披露涉及从其它地方获取资源的信息,以及可能与NIH有利益和专利冲突的信息。事实上,原本NIH和各家大学、研究机构对所谓国际合作的的披露要求也不清楚。在2月20日给FBI的信中,两名众议员指出,FBI与高等院校行政部门接洽,要求它们配合反间谍工作,严格审查与中国有关的机构和研究人员,但是高等院校普遍反映,不清楚FBI到底在查些什么,调查人员给院校所做情况简述被认为是含混不清的,这给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造成了很大困扰。

  设在马里兰州的NIH和FBI联合发起针对生物医学领域对外合作(中国)的调查。

  NIH竟然雇佣无良华人做眼线提供情报?

  华裔神经科学家李晓江、吴息风博士等12人已回国工作

  轰动一时的“李晓江”案其实就是这种预设立场进行调查的结果。2019年,NIH调查美国艾默里大学领导基因编辑技术研究的终身教授、华裔神经科学家李晓江与同为教授的妻子李世华,罪名是“没有完全揭露来自国外的研究资金,及其为中国研究机构与大学的工作范围”。两人双双遭解聘,实验室也被关闭,实验室数10名研究员被驱逐出境,其中还有一名孕妇。

  但今年5月,“李晓江案” 结束,法庭认为,上述披露问题和加入外国的人才项目都不能判罪,最后李晓江认了一项偷税漏税的罪名,法官也以此判李晓江1年监禁,缓刑1年,罚款数万美元。

  从判决结果看,以美国司法惯例,这一看就是控方没道理、当事人也不愿纠缠时间的了事做法。有消息说,李晓江得到美国法官允许后已回中国继续从事研究工作。埃默里大学医学院麻醉科教授于山平则没有任何潜在过错的情况下,也因声援李晓江及其他华裔教授,而被辞退。

  在清查风暴之下,不断地有华人学者遭到调查、指控甚至解雇。6月12日NIH发布的相关报告中,被调查的研究者中82%为亚裔,劳尔表示,这并不意外,因为这些人主要参与了来自中国的人才项目。但是,在2月20日给FBI和NIH的信中,两名众议员指出,此类所谓反情报行动早就被怀疑有专门针对华裔科学家的嫌疑。自2009年以来,FBI根据《经济间谍法》(Economic Espionage Act)逮捕和起诉的人中52%有中国血统。其中许多人是无辜的,遭到错误指控。与名字中不含中文要素的被告相比,具有中国血统的被告,出现最后被宣判无罪或撤销全部指控情况的可能性是前者两倍以上。这给许多华裔科学家造成了巨大伤害。

  2019年11月,FBI把办公室设在了MD安德森这家全美排名第一的癌症医院,华裔医生与学者们传说,几乎所有人都被进行了统一调查。最终,MD安德森的五名科学家上了FBI的黑名单。

  五名接受调查的科学家中,三名已辞职,一名已退休。著名的癌症分子流行病专家吴息凤博士离开了MD安德森中心,现任浙江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但显然这些指控有时并不一定是真实的,之前在MD安德森就职的胃肠肿瘤方面的知名专家谢克平,在历经近一年波折、失去工作和名誉受损,陷入“儿童色情案”后终获清白,被宣布无罪。

  接二连三的出现一些杰出华人科研人员面临怀疑和调查,但又没有正式的违法指控。在这种令人沉闷和恐惧的气氛下,从2017年开始,MD安德森已经有至少20名华人科学家陆续离开,其中至少有10位从中国来的资深研究者或者行政官员被行政解职(administrative leave),或者被退休,以及情愿或者不情愿地辞职。

  而全美范围的对于医学生物学的调查,几乎蔓延到全美所有重要的研究型医疗机构。他们涉及到了更广泛的华裔学者。而且,这些调查手段是否合法,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据报道,为了展开调查,NIH搜索被调查者个人或单位服务器存档的电子邮件,还专门雇佣一批华人败类当眼线来搜集中文情报。这就是众议员要求NIH和FBI必须提交相关通讯纪录供国会审查的原因,他们在信的末尾说,根据国会相关法案,国会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有广泛授权在“任何时候”就“任何问题”展开调查。

  哈佛和耶鲁也因涉资金捐赠被调查,

  顶尖科学家不论是否华裔,凡与中国往来者均受监控?

  目前,关于NIH和FBI给国会调查回复的情况还不得而知,但在美国极右翼势力制造的反华氛围中,这样的调查是否有效,本身就令人怀疑。事实上,美国情报部门主导的科研排华不仅针对了大量知名教授,这些名单中不仅只是华人和华裔,只要和中国沾边都在目标范围内。除了利伯案,还有一起著名的刘易斯案。今年3月10日,西维吉尼亚大学(West Virginia University)物理系终身教授詹姆斯·帕特里克·刘易斯博士(Dr. James Patrick Lewis)就对联邦项目欺诈的指控认罪。他于2017年7月与中国签订了雇佣合同,连续三年在中国全职工作,且每年不少于九个月,获得总计约80万美元的工资和补贴。但是主办此案的FBI也承认,这一行为不能构成犯罪,刘易斯认罪是瞒着学校去中国上班,同时拿了美国大学的薪水,共20189美元。作为认罪的一部分,刘易斯需要退还这笔钱,此案法官目前还没有设置宣判日期。

  2019年12月,美国司法部也起诉了范安德研究中心(Van Andel Research Institute),因它未向美国政府申报来自中国的资金,最终,范安德研究中心以支付550万美元罚款和解。

  就连哈佛和耶鲁这样的顶级名校,也难以独善其身。美国教育部2月12日发布声明,对这两所常春藤名校展开调查,动因是涉嫌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向政府瞒报总额数亿美元的外国赠送礼物和相关合同。其中,美国商务部发现,耶鲁大学过去4年从未上报此项事宜,涉嫌瞒报至少3.75亿美元,利伯教授就职的哈佛大学同样涉嫌瞒报,且缺少对适当机构监管外国来源的捐赠资金。

  声明说,美国《高等教育法》( Higher Education Act)第117条规定,符合《美国法典》第五卷中所定义的高等院校,凡收到价值超过25万美元的外国赠予礼物,必须上报情况及相关合同,公开披露其国外所有者或控制者身份,报告周期为一年两次。美国联邦参议员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认为,由于美国高校普遍不遵守这一法律,外国对美国学校的资金支持已成为“黑洞”,而且这些外国资金可能“带有损害学术自由的附加条件”。

  美国商务部自2019年7月1日期,便开始就《高等教育法》第117条展开执法行动督促各大学开始依法报告,结果发现涉及此前未披露的资金约65亿美元。其中10所学校,包括康奈尔大学、耶鲁大学、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得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专题)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波士顿(专题)大学、得克萨斯农工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报告了以前未报金额约为36亿美元。自2019年6月28日以来,美国商务部已开展了八项民事合规调查,并向国会报告了初步调查结果,包括:这些院校积极地向外国政府、公司和国民募集资金,尽管一些捐助者对美国怀有敌意,并可能窃取敏感的专业研究成果、数据及其他知识产权,使外国政府受益。

  在美国教育部给哈佛校长劳伦斯·巴科(Lawrence S.Bacow)的信中,与前者要求哈佛披露与中国、伊朗、俄罗斯、卡塔尔和沙特政府有关的捐赠合同和相关信息。同时,教育部还要求哈佛提供与一些外国公司和实体相关的所有记录,它们中包括,中国的华为和中兴,俄罗斯的卡巴斯基实验室和斯科尔科沃基金会(Skolkovo Foundation),伊朗Alavi基金会,中国武汉工业大学和其他组织。

  就此事,福克斯电视台评论说,这是美国大学与“联邦官员联盟”(a coalition of federal officials)新一轮冲突。后者指联邦执法部门、一些政府背景的研究资助机构和国会中两党议员组成的意见共同体,他们对高等教育机构依赖外国资金感到忧心忡忡,特别是担心来自中国的资金。所以,学术圈有人认为,6月中旬的NIH的报告可能意味着这股“排华潮”的回落,而结果恐怕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