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精英,一面反智,我在美国7年亲历的"双城记"
2020-06-15

  作者 l 勇敢的特雷西

  来源公众号 l 爸爸真棒(ID:babazhenbang)

  我是一个在美国居住了将近7年的中国人。

  实话实说,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除了学校关门、3个熊孩子全部回家,这点搞得我比较崩溃之外,我的生活和前几年相比,并没有发生特别大的变化。

  住宅区里,该跑步的人还在跑步,周末该去海滩吹风的仍然去吹风,华人圈里兴起了如火如荼的团购热潮,“水果团”里的车厘子已经跌到了差不多1美金1磅,“海鲜团”里今天流行抢“红龙”石斑,明天又流行抢皮皮虾……

  甚至在短短几个月里,我们这里曾经以“慢”著称的物流系统,发生了惊人的大提速。比如,上午在Costco下个单,两小时之内,新鲜的水果蔬菜就统统送到了你的门口,就连没做任何保温处理的冰棍儿,拿到手的时候都还是硬邦邦的……有几个瞬间,我甚至以为自己穿越回了中国。

  就连媒体上所说的“暴乱”游行,到了我们市,画风都变成了这样的——

  简直又和平,又庄重。

  但是我说这些,国内朋友是很少有人相信的。有朋友不可置信地留言:“原来我在媒体上看到的各种乱象,病毒肆虐、动乱抢劫……都是假的啊?”

  而我另一位在美国生活了很久的朋友也忍不住问我:“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所见过的美国,一直是非常理智、非常文明和非常先进的国度。我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如今这里会发生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对这个问题一开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后来听到纽约州长的弟弟、CNN著名主持人克里斯·库默提到了一个词——“双城记”,同一个国家里,多数族裔和少数族裔,就仿佛生活在两个城市中,过着天差地别的两种生活,我才明白:无论是我亲眼看到的美国,还是权威媒体(CNN,华尔街日报)上报道的美国,其实都是真实的美国,只不过我们看到的,是美国的不同层面而已(←点击这里看库默的硬核故事)。

  不管对于今后想在美国接受教育的家庭,还是想“知己知彼”的国人,了解这种“双城”现象的根源,看到美国内部的“多维世界”,其实非常重要。

  01 。

  疫情发展、暴乱四起

  总统为啥就是管不住?

  这次疫情和暴乱,国内的朋友通过各种媒体,看到了美国很奇怪的地方——疫情发展那么疯狂,暴乱那么吓人,总统怎么就管不住?除了一天200条推特,能做点实事吗?!

  △特朗普6月5日24小时发布200多条推特,平均7分12秒发一条,打破了此前142条的纪录,而且这个推特风暴是在“应对疫情不力”和“黑人之死”两条战线上全部遭遇猛烈批评之际刮起。

  这种“魔幻”,根源其实就是美国非常重要的两大特点之一——联邦制。

  所谓“联邦”,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国家,实际却更像关系不错的“友邦”。联邦政府呢,有点儿像这些友邦的联合国,听上去很高大,实际上经常要看各州的脸色。

  举个例子,疫情期间发生过州长之间的“互怼”——纽约州州长库默去海外采购呼吸机,本来谈好了一个价钱,却被美国其他州用三四倍的高价抢走了订单,气得库默哇哇直叫:“说好的江湖道义兄弟情呢?都是一家人,怎么危机关头还抢我的救命物资?!”

  还有,各州各市领导对疫情的对策也不一样。旧金山市长在仅有几例确诊的时候就下令居家,而纽约州长在纽约市确诊病例上万后才下令,这就让两地最后的感染结果天差地别。即便同在加州,旧金山的新增病例已经好多天为零了,洛杉矶却开启了新一轮猛增。

  △纽约和旧金山所在的加里福尼亚确诊对比

  所以每个美国人的小日子过得到底怎样,联邦自己出台什么政策,和特朗普的“最高决策”关系不大,他对此有办法吗?完全没有。

  而更加相关的因素,其实是自己居住在哪个州哪个市,属于哪个种族和经济阶层。

  02 。

  避不开的种族问题

  一边是精英,一边是反智

  事实上,哪怕同样身在纽约,一个人所属的社会阶层和族裔,也和他的感染率直接挂钩。换句话说,如果你是一个亚洲人,或者白人,那么你感染新冠的机会只有黑人的一半,死亡率甚至还要低得多得多。

  这就要说到美国的另一大不可忽视的特点了:种族的多样性,我举几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有一次,我和在美的华人朋友们聊天,我说:“看网上说,最近亚裔走在街上会被喊’滚回中国去’,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咱要怎么办?”

  结果久居美国十几年的一位朋友说:“那你就冲他喊:滚回欧洲/非洲/南美洲去!甚至还可以根据他的长相,让他滚回具体的国家,比如俄罗斯/英国/意大利/埃及/墨西哥……去!”

  美国是个老牌移民国家,移民数量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如今居住在美国的人口中,有超过4000万是在其他国家出生的。美国移民的人口也非常多样化,来源几乎涵盖了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

  在美国经济最发达的东西海岸,移民比例就更高了。比如我所居住的加州,有一半的孩子,至少有一位移民父母。而加州经济最发达的五个县中,外国出生的居民至少占人口的三分之一。

  △参考资料:

  https://www.ppic.org/publication/immigrants-in-california/)

  在东岸大城市纽约,移民人数已经占到了全州人口的四分之一。

  △参考资料:

  https://www.americanimmigrationcouncil.org/research/immigrants-in-new-york)

  就算在整个美国,白人成为少数民族,也是指日可待的将来。

  △《海绵宝宝》动画片里,因为不想被棕色海豹歧视肤色的海绵宝宝想通过晒日光把自己的颜色变深

  我曾经问自己的大学教授:“美国文化的特点是什么?”

  她想了想说:“美国文化的特点,就是没有所谓的美国文化。美国文化是由各种文化拼凑起来的,欧洲人的文化,亚洲人的文化,原住民文化……大家带来什么,什么就是美国文化。”

  这句话很好地解释了美国“多元”的特点。而正是这样的多元,让我眼中“岁月静好”的那部分美国,和媒体眼中“纷乱不止”的那部分美国,都有了存在的可能——

  来自祖国的大多数华人同胞,一般都住在房价不菲(但不能和北上广相比)的好学区里。在这样的学区,快递送来的包裹,就算里面装的是名牌包包和苹果手机,在门口丢一晚上也没有被盗的危险。

  大多数华裔日常担忧最多的事情,仍然是“为什么我工作那么忙”,以及“为啥我家孩子考不上名校”这类事儿。

  而在像纽约“内城”(贫困黑人聚局的政府纾困楼社区)这样的地方,却有大批黑人孩子,从小父亲缺席,和母亲一起依靠政府救济(包括免费的房子、福利券和免费医疗)维持生活。

  美国的贫困黑人社区,一直和毒品、黑帮、犯罪联系在一起。即便是这次的新冠疫情,患病和死亡比例最高的,仍然是黑人社区。

  △根据数据可以看到,移民者的接受教育程度整体低于本地人(资料来自:https://www.americanimmigrationcouncil.org/research/immigrants-in-new-york)

  他们内心对历史(奴隶贸易)的积怨和受害者心态,也让他们始终难以走出怪圈。

  这里从大人到孩子都流行去讥笑“装逼学白人”的反智文化,这种文化的出发点是对抗白人社会,却给黑人孩子的未来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03 。

  “双城”现象下的多元文化

  让亲历者更有同理心

  前些天,我们的编辑和一位藤校毕业的精英家长聊天,说到出国读书这回事儿。这位妈妈说:“这场疫情,倒让我更加坚定了让孩子出国去看看的决心。”

  编辑问:“国外那么乱,你就不怕吗?”

  “疫情总会结束,而我希望孩子成长在更加多元化的地方,批判性思维就是在不同信息的冲击下成长起来的。另外,在多元化的地方生活,人也会有同理心,会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

  “同理心”这个词,确实是教育界最近经常提到的热词。为什么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会倡导培养孩子的同理心呢?因为近些年里,有无数研究都发现——“同理心”强的人,能够拥有更好的社会关系,有更多朋友,并且无论在学术、工作还是生活上,都能比其他人更加成功,他们的幸福感也会更强。

  而一个“多元”的文化圈,是培养“同理心”的最佳土壤。

  同理心对融入“多元”的世界,有多么重要呢?

  再举个例子。我刚来美国的时候,曾经在学校里碰到过一个“非常讨厌”的阿拉伯女生,她总是莫名对我充满敌意,不时故意当着我面笑话笑话“中国制造粗制滥造”,或者是“中国影片夸夸其谈”之类。

  说实话,对她的敌意,我起初非常气愤,也根本摸不着头脑,后来经过另一个同学的提醒,才想起自己在一次即兴的课堂演讲上,为了活跃气氛,拿阿拉伯国家一夫多妻的事情开过玩笑。而这位阿拉伯女生的妈妈,正是她爸爸的第三个妻子。

  我起初觉得自己很无辜——都什么年代了,谁会知道一个“先进”到能够移民美国的阿拉伯家庭居然仍然坚守“母国”的传统啊?那些旧传统难道不是应该立刻统统抛弃的糟粕吗?

  但是后来,教授专门带全班学习了《世界民族志》(Ethnographic Atlas),我才知道,其实在世界现存的1200多种社会文化群体中,实行一夫一妻制的只有186个,远非主流。我之所以把它看作理所当然的事情,只不过因为它在“我的文明”里已经被广泛认可了,而已。

  真是一叶障目。

  就好比我曾经只看到美国的“好”,觉得这就是美国的全部;而如今很多人只看到美国的“差”,也觉得这就是美国的全部。

  不可否认,华人的圈子富裕、上进、重视教育,但作为一个地球公民,我们不应该,也不可能永远躲藏在让自己倍感舒适的小圈子里。

  就像美国的富裕人群,如果他们永远装聋作哑,看不到其他阶级的状况和诉求,那么当底层人民完全失去了上升希望的时候,他们就会用一种极端的方式,逼迫所谓“精英阶层”看到和听到他们的呼声。

  美国如今正在见证的,就是这样一场来自社会底层的抗议。

  而这样不同阶层间的对话,也并非毫无希望。刨去个别趁火打劫的犯罪行为,我们也能在其中看到许多富有“同理心”和“批判性思维”的场景。

  比如,游行抗议的队伍里有大量白人,他们感同身受地支持黑人抗议者,呼吁减少歧视,帮助改善黑人社区的贫困现状。

  也有黑人群体中的一些有识之士,会站出来反思自己族裔内部存在的问题。

  比如美国非裔作家兼律师拉里·埃尔德(Laurence Allen Elder)就曾在访谈节目中,对“美国是否存在制度性、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发表了和主流观点截然相反的反思。

  “SAT或GPA不合格的黑人,通过读书跃入中产阶级的机会,要比同等的白人或其他族裔容易得多,快得多。”

  “我认为黑人真正的问题是:高达75%的黑人孩子,缺失了父亲的爱和抚养,这是他们所有负面社会问题的根源——如犯罪率高,经济上无力竞争,常常被逮捕。”

  04 。

  有多维世界的神奇国度

  欢迎来美国寻找“绿洲”

  经济学家何帆曾经说过:变局之下送孩子出国留学,要选择“荒漠中的绿洲”(←点击这里,阅读何帆教授对教育形势的洞见)。

  深表赞同。

  而无论是“荒漠”也好,“绿洲”也罢,其实在美国社会已经存在了很久——就是60多年前,美国政治家所说的“美国的双城记”。

  如果要把美国比作一个人,我感觉没有比埃隆·马斯克更合适的人选了。

  若论“先进”,他刚刚实现了民营企业家发射和回收火箭的壮举,还梦想着向火星进军;

  若论“落后”,他公开违反疫情禁令,让特斯拉工厂顶风作案、逆势开工,还悍然对着加州政府叫板——有本事就来抓我呀!

  你说他是“坏人”,还是“好人”呢?

  要说生活和学习在美国这个神奇的地方,最大的好处可能就是——

  在地球上的大多数地方,你看到的可能都是相对比较“一维”的世界;

  而在这里,你能看到“九九八十一维”。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