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名校毕业的华人学霸为啥最后都...(22图)
2019-05-12
在中国,学霸在许多家长和孩子眼中,就像神一样的存在,处于被集体仰视和观摩的位置。

  然而,或许就连这些学霸都没有想到,到了国外,等待他们的却是另外一种局面。

  在美国的校园文化里,存在着这么一个约定俗成的鄙视链:

  那些在某一领域十分专业,却缺乏社交能力,内向害羞的“书呆子”,被称为Nerd;

  而那些擅长体育,外向自大,体格强壮,人缘好却喜欢欺负别人的“运动员”则被称为Jock。

  毫无疑问的,处于鄙视链底端的Nerd,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书呆子”,是最不受欢迎的。而曾经在国内风光的学霸们,到了国外却被轻易贴上了Nerd的标签。

  在哈佛大学近期披露的申请人“个性”评价上,“只会读书”、“不善交际”的亚裔毫无意外地被打出低于其他族裔申请人的评分。

  MARK MAKEL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华人(专题)进入精英阶层有所难?美韩混血儿Wesley Yang曾为美国《纽约(专题)时报》写过名为Paper Tigers纸老虎一篇报道。

  他采访了许多位生活在美国的亚裔男学霸,想知道这样一群人,融入美国主流社会,成为精英阶层究竟有多难?

  Wesley Yang曾写道:直黑发、丹凤眼、黄皮肤、扁平脸,无精打采的像只爬行动物。

  我试图告诉自己这脸和别人的一样好看。但是镜像中的我还是很陌生……是的,我就是香蕉人。有时我会想象别人眼里的我:一个隐身人。说起亚裔,你会想到数学尖子,小提琴能手,被压抑,被欺负,服从命令的半机器人。

  表面上被社会推崇,实际上被利用。其实,在这个社会和文化里,亚裔无关紧要。

  他还提到了《虎妈战歌》引起了关于种族的口水战。

  他还提问了这样的疑问:讨论虽热烈,却没人相信亚裔真的会接管这个国家。就算亚裔占领了教育的制高点,他们是否也占据了现实的制高点呢?

  Wesley Yang的这段内心独白,或许道出了许多生活在美国亚裔群体的共同感受。

  在美国最牛的公立高中史岱文森读过书,毕业于芝加哥(专题)大学的小毛,便是这数万华人学子中的一员。回忆起在史岱文森读书的日子,这位学霸如今依然是心有余悸。

  史岱文森是美国出了名的学霸集中营,在这里,全纽约标准考试最顶尖的3.7%的学生才能被录取。

  与我们想象中不同的是,他描述道:“这里不鼓励多样性,需要的就是考试精英”。

  小毛说走进史岱文森就仿若走进了美国的亚裔学霸,因为仅仅是占纽约人口12.6%的亚裔,在这个高中就占了72%。

  小毛说,和他一样的亚裔学生里,大脑里都坚信这样一个信念:通过反复的练习就能获得高分。而相比起相信自己的天资,他们更相信不断训练的重要性。

  所以,这些已经在接受美国精英教育的华裔(专题)年轻人,依然在晚上和周末参加着一个又一个的补习班。

  然而,这样的刻苦于常人的学习,让这些亚裔学生得到他们想要的了吗?

  纽约HCH高中的学生会主席小蔡在哈佛大学读大四时,就公立高中的精英学子们做过一篇调查和论文。

  调查的结果是:白人学生视亚裔为威胁。

  事实上,美国名校是绝对不会让亚裔群体成为主流这样的事情出现的,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方式进行“平衡”:普林斯顿大学的社会学家TE做过计算,为了获得同等的录取概率,亚裔学生在SAT考试中要多考140分才行。

  ▲ 亚裔学霸遭哈佛招生歧视?美国司法部介入调查

  小毛说,在美国读书时他总会有这样的感觉,“一群没名没姓的亚裔孩子,一起成为别人的陪衬”。

  在这个过程中,小毛也发现要在美国这样的主流社会被定义为真正的成功,除了足够聪明、足够努力,还要懂得社交。

  小毛特意研究了史岱文森高中的种族金字塔,他惊讶地发现:那些金字塔尖儿的天之骄子们,不仅长得漂亮,会社交,而且个个是学霸。

  塔尖的人可以得到一切,其实是为上流社会做准备,而这些却让华裔学生压力山大。

  “你总感觉要努力学,但光学习又不够。”小毛无奈地说。

  华人的职场天花板

  美国有这样一组调查数据发人深省:亚裔在美国人口中占大约5%,但在企业管理层中仅占0.3%,在董事会中还占不到1%,在大学校长中占约2%。

  在财富500强企业中,亚裔CEO也屈指可数。

  ▲ 谷歌CEO印度(专题)裔桑达尔·皮查伊

  而在一些亚裔集聚的特殊产业,情况也大体相似:硅谷中1/3的软件工程师为亚裔,然而在圣弗朗西斯科湾一带的25所最大型的公司中,仅有6%的董事会成员是亚裔,仅有10%的公司管理人员是亚裔。

  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终身聘用的科学家中有21.5%为亚裔,但实验室或分部主管中只有4.7%是亚裔。

  无法融入主流社会,是许多移民(专题),尤其是移民一代的痛点。而在许多老移民眼中,他们为了孩子教育移民海外,就是为了让孩子未来能超越父自己,成为西方主流社会中的一份子。

  然而,这道职业鸿沟或者说是隐形的天花板,真的会因为努力培养学霸、读名校、进入大公司而消除吗?

  在一个名叫Yellowworld的网站的评论区中出现过这样一条简洁的感慨:

  如果你是东亚裔,你需要上一所顶尖的大学才能获得一份高薪工作。

  但即使你获得了一份高薪工作,那个全家都是普通州立大学毕业的白人可能不知不觉就爬到了你上面,仅仅因为他是白人!

  除了肤色还有文化理念

  和小毛一样同样在史岱文森高中读过书的小初,因为写诗曾获得过创意写作奖学金——18000美元。

  和许多的华裔学霸一样,小初聪明、勤奋,履历完美,在美国出生,但他依然对自己的肤色有信心。

  小初说:“那种自信的感觉,可能还要过上几代才能有!”

  然而,肤色真的是成为阻碍华裔向上发展的唯一原因吗?

  加拿大(专题)的法学教授和作家小吴有着自己不一样的观点,小吴母亲是白人,父亲是中国台湾(专题)人,这让她对于中西文化有了自己更独特的观察视角。

  白人给人一种感觉,他们可以做重要的工作,这种高傲却是亚洲人没有被训练过的”。

  我曾经被灌输“要遵守所有的规则”这样的理念,而在白人的文化里,却是没有统一和一层不变的规则需要遵守的。

  在许多白人眼中,亚洲人的人社就是“做苦力”,这样一个来自中文的词汇也增加了中西文化隔阂和偏见的扩大。

  在美国,其实不乏知名的创业者:YouTube的创建者之一Steve Chen;在线鞋店零售商ZAPPOSO的创始人小谢,在2009年把ZAPPOSO以大约十亿美元的价值卖给了Amazon。他们都彰显了一种冒险者的形象,而这对于在美国打拼的亚裔群体来说,是并不容易的。

  对此,有媒体提出这样的观点:要成为领导需要个人主动,需要思考一个组织可以采取怎样不同的工作方式,需要搭建人脉关系、自我推销和自信的主张。

  如果断言任何亚裔都不擅长创造性思维或不愿承担风险,显然是种族主义的观点。

  但如果说一个在教育上向来注重死记硬背和填鸭式灌输的群体,在整体上不大可能造就很多倾向于挑战当权者、打破传统行事方式的人

  先接受和认可自己

  在Wesley Yang的采访记录中,一位名叫Eddie Huang(昵称小黄)的华裔给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小黄在奥兰多长大,有着一个典型的虎妈和固执的猫爸,和许多生活在美国的华裔一样,小黄也在职场发展中遭遇过天花板。

  和许多人因为挤不进主流社会而痛苦,得不到文化认同而苦恼不同,小黄决定真实面对自己身份,发挥华裔自身的特长——开一家餐厅。

  开餐厅或许并不是许多父母眼中入眼的事业和工作,更不是他们所期待的孩子融入西方主流社会的方式。

  然而,小黄知道,与其活在父母的期望中,不如做自己内心所想!“在美国,美食是华裔最擅长的,我要让吃快餐长大的年轻一代尊重我们的美食!”小吴自信地说。

  在Wesley Yang采访的众多华裔学霸中,小黄在他眼中是那个选择用自己的方式被西方国家接受的人。

  作为移二代,Wesley Yang说自己也面对着身份的焦虑,不属于亚洲文化也不属于西方文化,但这却并不妨碍他成为自己。Wesley Yang说:“我拒绝用任何一种文化定义自己,通过刷题来获得各种证书在我看来是一种罪,装出高兴的样子来取悦白人也是一样。”

  为什么华裔学霸始终爬不上西方的精英阶层?

  这或许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的存在。这就像北大(专题)清华毕业的高材生就该进世界五百强一样,是存在于大多数人脑袋里的偏见。

  《纽约时报》对亚裔男学霸的采访就像一个缩影,反映出了家长对于子女的过度期望,学子夹杂于中西文化中的左右为难……

  而如果我们非要委曲求全,去成为自己不想成为的人,去满足他人对于自己的构想和期待,那这是否又是出国留学、接受西方教育的最终目的?

  希望所有身在海外的华裔学子学霸、新老移民们,能如愿以偿找到自己在西方国家的角色和位置。进入精英阶层的道路或许并不容易,但起码我们可以努力做到对自己的选择坚定和自信!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