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假结婚一悲一喜 中国留学生一团聚一被逐(图)
来源: 明报
2018-11-18
相类似的际遇,不代表会有相类似的结果,有时甚至是完全不同的结果。

  两名中国留学生(专题)早年都利用假结婚取得移民(专题)资格后,另觅得配偶在加拿大(专题)结婚生子,但两人的假结婚事情后来都被移民部查出,要递解出境。

  两人都进行了上诉,但一人获准留下办理家庭团聚申请,另一人则要在周六(11月24日)前,带同出生只5周的儿子举家离开加拿大。

  儿子出生5周全家要走

  周六就要被递解的男主人翁姓沈,已在加拿大生活了将近20年,他已就递解令致函联邦公安部长葛代尔(Ralph Goodale),表达了希望自己出生只有5周的儿子能够在加拿大成长和接受教育、享受自由和人权的恳求。

  沈氏居于安省咸美顿,来自中国北京,现年35岁。他在2000年以国际学生的身分来加拿大留学,毕业于南安省中学。他指出,其父在中国航天局任职工程师,让他出国留学是希望他能在海外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居加18年有事业有物业

  在过往18年来,他在加拿大安居乐业、结婚生子,他不仅拥有多间物业,包括其在咸美顿的住宅,而且经营一间谘询公司,帮助国际学生在加拿大求学。他还经营一间旅行社,安排客户前往加拿大的洛矶山脉等地旅游。

  沈氏还利用业余时间在一间救世军教会充当义工,为教会的节日集会拍摄照片。他还因及时发现一间住宅起火并致电报警,挽救了一名住客的生命而被表扬。他甚至让一名身患重病的朋友免费居住在他的物业中。尽管沈氏的行为已像一名模范公民,但他早年因透过"假结婚、真移民"的途径非法获得加拿大永久居民的身分,导致其即将在本月24日前被递解出境回国。

  沈氏承认,他在2004年在一间私立社区学院攻读法律助理专业时,需要为他的留学签证申请续签。但因他的成绩只有74分,续签申请被拒。

  等待公安部长特赦

  他原本可以返回北京,然后再次申请赴加留学签证,但因为担心自己再次获得签证的机率很小,他遂在2005年初与一名本是加拿大公民的朋友假结婚,成功地在2008年获取了加拿大永久居民的身分。然而,其造假行为最终还是被联邦移民部发现了。移民部官员在2014年对他进行盘问,他当即承认了。他在2017年9月27日出席了移民和难民局的聆讯,曾以人道和同情的理由上诉,但被驳回。就在今年5月,他就移民和难民局的决定提出司法覆核的要求也被拒绝了。

  沈氏指出,联邦政府将其递解出境,对他们一家人造成的影响是灾难性的。他和妻儿将返回北京,他们在北京既没有工作也没有住所。他将在北京寻找住所的难度与纽约(专题)的曼哈顿相提并论。

  他还说,北京恶劣的空气质素也是他不愿回国的另一个原因。此外,他还提及他的儿子实在年幼,不宜长途旅行。目前,他唯一的希望是公安部长可以签发特赦令,让他可以留下。距最后限期只有一个星期,他可以做的,就是等待……

  曾被拘禁强行解离境

  与沈氏命途迥异的,是同来自中国的男子孔伟(Wei Kong,音译),他的情况似乎比沈氏恶劣得多,他早年被勒令离境,离境令后来改为驱逐令,之后并被拘留,强行遣走。

  孔伟(Wei Kong,音译)首先以学生身分来到加拿大,那时候他为了留在加拿大假结婚。但他没有利用这婚姻申请配偶团聚移民,而是选择了返回中国。后来他回到加拿大,到2011年,他提出难民申请但被拒绝。移民部在2012年12月对他发出离境令,但他却没有意识到他必须立即离开,相反他还继续工作。

  到了2013年,孔伟又收到一张驱逐令,于是才预订了航班,但他的朋友在驾车送他去机场的途中,汽车抛锚而令孔伟错过了航班。虽然孔伟最终去到机场,但立即被拘留,一周之后被遣返。

  在他留加期间,他结识了现时的妻子张淼(Miao Zhang,音译),开始了真正的婚姻生活,并育有一个孩子。2013年他被驱逐回中国后,他申请家庭团聚移民,但被签证官拒绝,于是他的妻子张淼向上诉庭提出上诉。

   错得严重但非恶劣

  上诉庭法官认为,孔伟被逐出加拿大,是因为他不遵守遣送令,但却没有犯罪行为。虽然法官也认为孔伟的行为有严重错误,但也没有严重到像犯罪或更恶劣行为那样。

  孔伟向上诉法官求情时,承认他曾被驱逐出境,并对他过去的行为表示真诚的悔意。他表示,那时年轻愚蠢,结果给目前的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困境。他曾在中国学习成为一名电工,如果他能获准来加拿大,他会回到学校提升专业技能。法官也认为,如果孔伟来到加拿大,他准备好改善自己的情况。

  另一方面,孔伟的配偶张淼作证说,她试图回中国与孔伟在一起,但她没法在中国找到同等收入水平的工作。至于孔伟和张淼之间是否真情实意,从张淼多次回中国并长时间留在中国陪伴孔伟,就已经证明了一切。法官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家庭的继续分离过于严厉。"

  孔伟在中国的亲人包括他的母亲和一些亲戚,而张淼在加拿大却没有任何亲戚,只有她的孩子陪伴她。张淼从学校毕业后,一直处于受僱状态,平时也经常去教堂。能够有丈夫过来,会有助于丈夫融入加拿大社会,也有助于家庭的圆满。

   一家团聚符小孩利益

  此外,孔伟和张淼的孩子有许多健康问题,而小朋友又因为他的加拿大身分而无法享受中国的公共医疗福利,只好花费大价钱去私人医院就诊,但中国私人医院的医疗水平和设施与公立医院相差太远。从孩子的角度出发,法官认为孔伟的儿子留在加拿大接受本国医疗保健,才符合小孩子的最佳利益,而不是让张淼带着儿子山长水远去看望丈夫。

  反过来说,如果孔伟不能来到加拿大,他的家庭会陷入混乱,因为他们夫妻俩情深意笃,却已经和妻子两地分居近4年,但妻子又很难带着孩子去中国生活,这会对夫妻的感情造成影响。

  考虑到这种情况,家庭团聚的正面结果超过了申请人的负面因素。法官最后裁定,有足够的人道主义和同情理由,允许申请人孔伟返回加拿大,移民签证官拒绝孔伟永久居民签证的决定被驳回,签证官必须根据双方的联合建议继续处理申请。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