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被骂滚回中国 华人警察朋友熟视无睹(4图)
2018-11-08
据《亚洲青年文化杂志》11月5日报道,在种族主义横行的美国社会,亚裔总要面对种种不公。青年孩童长大后要面临很大的挑战,而他们的父母也曾不断苦苦挣扎。我们采访了目前居住在美国、英国和加拿大(专题)的亚洲移民(专题)的孩子,他们谈论了家人曾遭受的种种歧视。

  乔安娜,29岁

  “1983年我妈妈刚到拉斯维加斯时,在一家熟食店当服务员,很多白人男性顾客一直骚扰她。他们甚至会揪她的马尾辫,把她按在墙上,或者提出让她有偿陪睡。因为我妈妈是一个不会说英语的亚洲女人,所以他们把她当作肆意蹂躏的玩偶。”

  劳伦,14岁

  “我妈妈身体上有很大一条伤疤。她大约是在25年前搬到美国。她找到了一个白人男友,她认为他们能够携手白头,然而那个男人却因为她是黄种人而虐待她。在我还小的时候,她会和我一起洗澡,她身上的伤疤让我触目惊心。”

  简,21岁

  “刚开始在美国初来乍到时,我还在上小学。我爸妈经常听到很多来自邻居的有关种族主义的带有攻击性的流言蜚语。我妈妈说,当她外出散步时,邻居们喜欢问她在给谁做保姆。当他们知道我们要搬家时,他们会说这是因为我们付不起房租。只要一抓到机会,他们就会贬低我们的家庭。搬家公司还看准我父母的英语很差,于是把价格定得很离谱。搬家工人把我们几乎一半的财产都弄丢后,还对我父母说,因为我们是亚洲人,所以负担得起。”

  桑娜,21岁

  “当我爸爸第一次来加拿大时,一个老年人在车里咒骂他,他叫我爸爸滚回中国。然而,最让我父亲难过的是,他的一位朋友是一名华裔(专题)警察,而他对此视若无睹。

  凯拉,14岁

  “我爸爸是在牙买加出生的中国人,他和他的母亲住在一起。当他来到加拿大时,他正处于青少年时期,只会说粤语和普通话。他皮肤很黑,常被同学戏称为黑·鬼。当他们知道我爷爷是中国人时,又开始诽谤他是不堪的亚洲人。他一直都被排斥,当他和亚洲朋友在一起时他们歧视他太黑,和黑·人朋友在一起时,又被嫌弃是个亚洲人。”

  纳西索,16岁

  “有一天,我父母给我讲了一个关于我小时候(大约4岁)的故事:我们刚从菲律宾搬回美国时,打算去宜家家居购物。为了方便我妈妈购物,她打算把我放在专门的小孩托管区域。我们排在第二位,但白人服务员却让我们靠边站,之后告诉另一个白人家庭可以先进去。我妈妈质问他们为什么排在我们后面的人可以进去而我们不能,服务员表示里面已经满了。当经理来时,我妈妈被隐晦告知,我们被放在一边“等待”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肤色更深。尽管我知道许多家庭都会受到歧视,但我不敢相信我的家人也会面临种族歧视——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们会成为受害者。” 

萨米,23岁

  “当我母亲刚到英国时,她向警察问路。警察让我妈妈走开,并把他的中指举了起来。她回家后,还问我爸爸,中指是什么意思。”

  阿妮卡,15岁

  “我妈妈来自菲律宾。她以前在伯克利的一家便利店工作,当时有人试图偷笔被她及时制止,小偷当场骂她是亚洲婊子。我7岁的时候,我爸妈带我去教堂礼拜。教堂的女士在我父母面前大声地说,只有白人才能接受教会。还有一次,我父母被一家餐厅拒之门外,因为他们的肤色和那家餐厅的所有员工都不一样。”

  安农,16岁

  “我的父母和祖父母都是从巴基斯坦搬到英国的。在我7岁时,我父亲向我描述,他和爷爷从寺庙回家时,碰巧遇到了一个男人。他开始对他们大喊大叫,辱骂他们,还用刀刺伤了我爷爷。这一切只是因为他们在街上走。”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