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观察|第一代华人移民的“美国梦”(14图)
2018-11-03

  下周二就是中期选举日,选举已经成为美国上下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话题。最近,因主演《疯狂亚洲富豪》而大红大紫的华裔(专题)女星Constance Wu(吴恬敏)和影片另一位主演Jimmy O. Yang(欧阳万成)拍摄了一部号召亚裔出来投票的宣传短片,有点搞笑但揭示了一个严肃的话题:亚裔在美国的投票率向来偏低。他们诙谐地比喻,亚裔投票率如果用考分来算的话相当于得“B-”或“C+”,要挨爸妈骂的,言外之意,亚裔如果象重视考试成绩那样重视投票权就好了。

  记得多年前入籍的时候,移民(专题)局发了一个小册子,标题好像是《欢迎新美国公民》,其中一章讲到作为公民应如何参与政治,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第一,投票;第二,助选;第三,参选。

  近年来,在美华人(专题)越来越多地关心和参与政治,在社交媒体上政治话题往往会引发激烈的争辩,有时一言不合就造成多年的亲朋好友反目成仇。即便如此,华人的投票率还是很低。

  作为少数族裔的美国华人,只有投票才能体现我们的存在,才能发出我们的声音。

  助选——志愿者是最可爱的人

  在美国作为志愿者加入到具体的选举中去是怎样的体验?我们采访了几位活跃的华人社区人士。

  热心义工Nianhong,不辞辛苦扫街拉票

  Nihong(左)和当地年轻义工在一起。

  Nianhong是弗吉尼亚州Virginia Beach一位非常活跃的社区人士。他不仅活跃在华人圈子里,更是与主流各个族裔的社区都保持密切的关系。在去年陈建生老人被小区保安无辜枪杀一案中他曾四处奔波,帮助受害者家属,在起诉凶嫌的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

  今年中期选举中他坚定地支持民主党候选人Elaine Luria挑战现任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Scott Taylor 。这个议席的争夺是民主党能否在众议院翻蓝的重要一战,Nianhong和当地的义工们在做最后的努力,牺牲所有周末休息时间,挨家挨户扫街拜票。

  Nihong在为支持的候选人Elaine Luria扫街拜票。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中期选举只是开始,选举结束后他还要继续做选民登记的义工,华人社区每多一人成为注册选民,华人的声音就大一分。”

  出钱出力的Jason,本州外州持续捐款

  Jason是一位居住在加州的软件从业人员,他除了积极鼓励周围的人参选和宣传候选人以外,还热心捐款支持多位候选人,曾给加州候选人Kamala Harris捐款,并跨州为亚利桑那州的印度(专题)裔民主党人Hiral Tipirneni捐助,一段时间以来坚持每周给德州候选人Beto捐款。

  他说:“我们因向往美国精神和美国价值而来,美国是世界的旗帜和希望,不能任由特朗普(专题)毁坏,那将是整个世界的损失。身为新移民,不能不起来反对反移民的政治人物和政党,这事关我们能否成为美国的有机组成,能否在此安居乐业。”

  在苹果的故乡,有一群执着的义工和利益集团抗争

  Better Cupertino(更好的库市)组织的义工们。

  在加州的旧金山(专题)湾区有一座很小的城市名叫Cupertino(库市),但她名气很大,因为她是苹果公司总部所在地。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这个仅有6万多居民的小城亚裔比例高达63.3%,其中华裔比例为28.1%,是美国华裔比例最高的城市之一。旧金山湾区是美国高科技业最为发达的地区,又被称为硅谷,Cupertino除了“苹果故乡”的称号,还有一个“硅谷心脏”的称号。

  Cupertino学区也是硅谷地区最好的学区之一,加上“硅谷心脏”的吸引力,Cupertino承受着巨大的人口、教育资源和交通压力。当地市政府、开发商和社区居民之间对城市如何发展产生了严重的矛盾。这时有一群当地的华人志愿者成立了一个名叫Better Cupertino(更好的库市)的组织为社区居民争取利益。

  义工们在收集公投签名。

  Minna原先是一名电路设计工程师,在Cupertino居住了7年的她是Better Cupertino组织的热心志愿者之一,下面是对Minna的采访节选:

  Q:

  请介绍一下Better Cupertino组织的来历。

  A:

  2014年底大家第一次听说Cupertino要修改城建整体计划,市府有意引入大规模高密度建筑建设计划。Cupertino面临交通阻塞,学校拥挤等一系列问题,我们希望与市府沟通,敦促市府官员倾听居民呼声,在城市发展和居民生活质量间找到平衡。

  Q:

  请大概介绍一下你们目前推动的公投,和你们所做的事情和诉求。

  A:

  今年10月份我们推动的公投(Referendum)是针对9月19日市府通过的Vallco特殊计划(Tier 2 plan)。这种针对市府已经通过的提案的反对公投的门槛很高,必须在一个月内收集到10%本地选民签名,所以时效性非常强,收集签名难度也更大。

  振奋人心的结果是,反对公投活动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召集到将近100名各族裔义工。经过协同努力,才20天的时间,就收集到了超过4000人的签名,此项反对公投将被放到下一次选举的选票上。所以,今年市府通过的Vallco特殊计划将被冻结,等待未来公投决定。

  Q:

  Cupertino地方选举中的市议员候选人中你们支持和反对谁?和目前你们推动的公投有什么关系?

  A:

  在推动公投大获成功之后,另一个重中之重就是Cupertino市议员选举。我们支持的三名市议员分别是Darcy Paul, Liang Chao, Jon Willey。他们如果当选,将会代表民意,真正负担起市府应尽的责任,对市民负责,对开发商进行监督规范,而不是对开发商俯首听命。希望市民能认清事实,把美好Cupertino未来交给代表市民呼声还是代表开发商利益集团手里取决于你手中的一票。

  在硅谷,反对10号提案的义工们也在做最后冲刺

  反对加州10号提案的义工们。

  同在硅谷,另外还有一群志愿者也在为下周二的中期选举做最后的冲刺。他们反对加州第10号提案。我们采访了其中一位领头人贺全。

  Q:

  请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背景和您参与的反对加州10号提案的活动。

  A:

  我原来是软件工程师,现在是资深财务规划师;是湾区屋主联盟的董事,湾区华人协会的执行委员;在加州圣荷西市常青屯(Evergreen)居住,做些社区的义工。

  Q:

  你们为什么要反对加州10号提案?

  A:

  加州的第10号提案,它的名称为:可负担房屋法案(Affordable Housing Act)。10号提案的核心是废除科斯塔·霍金斯法案(Costa-Hawkins Rental Housing Act),放开地方政府制定管制房屋租赁市场条例的限制。

  它的名称有很强的欺骗性,若是只读提案的标题,还真会给它投赞成票。但要是仔细剖析,结合我们的切身体验,你就会发现10号提案是用错误的药方来治疗目前加州房屋租赁市场的病症,会迫使房东退出这个行业,会吓阻建筑商建新屋的意愿,进而使房源枯渴,也使租客无房可租。它会损害整个出租房屋这个行业,不只是损害房东利益,更损害租客利益,损害房屋市场的平衡稳定发展。因此,我们得出结论:我们必须反对第10号提案。

  Q:

  具体你们做了哪些事情抵制10号提案?

  A:

  我们有好几个几百人的微信大群,大家讨论10号提案,联系更多的人加入到反对10号提案的队伍里来。同时我们走出微信群,在电台、电视台发声,到各个显眼的地方插宣传牌。也有人组织募捐在媒体上打广告反对10号提案。

  从上面几位社区志愿者的助选经历可以看出,助选不光是帮助一些候选人,也可以是反对一些候选人,也可以是推动公投提案等等。这些义工是真正推动选举的蚂蚁雄兵,无名英雄,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参选——走向政治舞台的中心

  参与政治的第三个阶段或者说境界就是自己参选,是直接踏上政治舞台,施展政治和领导才华的好机会。虽然美国国会里已经有数位华裔国会议员,但至今还没出现过一位国会议员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代移民。将来的中国大陆第一代移民国会议员有可能是出自下面这些敢于踏上政治舞台的勇敢者。

  从基层的学区委员、市议员到州议员,再到国会议员是绝大部分美国公职人员的必由之路。在这次中期选举中涌现出一大批参选各地基层民选官员职位华人第一代移民,下面是我们对其中几位的采访节选:

  刘莹——为了我们的下一代

  刘莹,加州Los Altos学区委员候选人

  Q:

  我在我们家收到的选票上看到您的名字,也收到了您的竞选材料。非常高兴能采访我们当地的作为第一代华人新移民参选公职的候选人。请您再介绍一下您参选的职位和您的背景。

  A:

  我90年代后期本科毕业后来美,曾在大学教授中文,后申请到密西根州立大学商学院的奖学金读MBA。2000年毕业后加入苹果公司,幸运地赶上了苹果从衰落到辉煌的发展机遇,同时也经历了各种挑战,08年成为当时全公司为数不多的华人资深总监,管理产品运营并兼职负责企业社区关系。

  2011年生了第一个孩子后就萌生了回归家庭和转换事业轨道的想法。2012年正式离开苹果,有了时间和精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生了老二,组了团队做了一个自己理想中的旅游行程规划软件。结婚21年,两个女儿,大的7岁在Bullis Charter School(注:当地的一所“特许学校”),老二4岁。

  表面上看好像我的生活已经比较安逸了,但我还是闲不住,参加孩子学习的各种活动和做义工,在Boys and Girls Club of Silicon Valley(硅谷男孩女孩俱乐部)也做过董事,参加了Los Altos Hill Education Committee(Los Altos Hill教育委员会)。今年做出了一个更大的决定:参加竞选Los Altos学区委员,希望有机会更多回馈社会。

  学区委员的主要责任将是制定学区的各项政策和课程设置的方向,审议和通过学区预算和开支,校舍新增改造或处置的政策制定和费用监督,教师工会合同和学区负责人的任命等等。虽然是个基层的公职人员,但也对整个学区、学校和孩子们担负着很重的责任。

  Q:

  您对Los Altos学区内华人家长和孩子有什么话要讲?

  A:

  说两点吧,一个是价值观,一个是教育理念。

  从默默无闻到出来选举,我对美国社会有了很多新的认识,遇到了很多无私帮助我的热心人,很多事情让我感动。有位志愿者报上看到关于我的报道,辗转找到我并提供帮助。还有一位从未见过面的志愿者,孩子还未到入学年龄又身怀有孕却每天帮我扫街拜票。我所在地区的市长、前市长带病参加活动,有时深夜给我打电话或发邮件支持我。我的竞选团队做了大量幕后工作。

  竞选的经历,让我看到了美国社会是由许多社区志愿者长期的奉献才推动发展起来的。The happiness doesn’t result from what we get but from what we give(幸福并非来自得到,而是来自给予), 对我来说不再是一句口号。虽然看到政治的阴暗面,但我更是深深体会到美国的民主是以完备的法律和道德底线为基础的。

  在教育理念上,我希望从人生的目标来看这个问题,而不是目光短浅只关注学校的选择或者职业的选择。人的成功不在于拥有多少财富和名利,成功首先是要有快乐的人生,快乐来自于健康的身体,和谐的家庭,经济的独立,可以信赖的朋友圈,和受到认可的社会价值。我希望我们的下一代都是快乐,身心健康和全面发展,并有机会发挥自己价值的人。当然我也希望我们的社区里能够有更多华人出来参政议政,我也就算是抛砖引玉吧。

  邵阳——一直有一颗回报社会的心

  邵阳,加州Fremont市议员候选人。

  Q:

  请您再介绍一下您参选的职位和您的背景。

  A:

  我出生于中国大陆的安徽合肥。中国科技大学本科毕业后赴美留学,在获得哈佛大学化学博士后来旧金山湾区服务于本地生物科技医药界逾20年。

  2014年我以多年服务社区的经验和口碑参选佛利蒙联合学区教育委员,获得该市广大选民的支持,成为北加州第一位中国大陆背景的民选官员。2018年底,我的学区教育委员会主席一职将任期结束。届时佛利蒙市市议会也将分区选举,并在我居住的第四选区首次设立市议员席位。我决定竞选该席位。

  Q:

  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决定参选这个职位?

  A:

  我自从在哈佛大学深造的时候就一直有一颗回报社会,服务他人的心。二十多年来,我一直义务献血,累计已达17,000cc,相当于我体内血液的三倍多。我决定竞选该席位,也是希望运用我在学区委员任上所培养的管理和议政能力,与市政府合作所积累的经验以及在社区建立的广泛人脉资源,加入市议会,切实改善该市的住宅开发、招商引资、社区治安、交通拥堵和可负担住房建设,并为学区建设提供合作与支持。

  Q:

  您对其他打算从政的第一代华人新移民有什么建议和忠告?

  A:

  我鼓励打算从政的第一代华人新移民首先要关心发生在自己身边大大小小的政治议题,并且参与社区或学区里的义工服务,长期扎根基层,从而了解当地居民的需要,积累服务的经验,找到自己的特长和热情所在,建立人脉和口碑。我也鼓励华人选民们积极用手中神圣的一票表达自己的心声,体现华人的政治力量。

  孙晓光——服务社区20年始终如一

  孙晓光(右一),加州Fremont联合高中学区董事候选人。

  Q:

  请您介绍一下您参选的职位和您的背景。

  A:

  FUHSD(Fremont联合高中学区)是美国最好的公立高中学区之一,人口大约20万,包括六个硅谷的城市和五所高中。华人比例占20%,学生中华裔占35%。今年有六个候选人竞争三个空位,前三位高票者当选。我是唯一的华裔候选人。

  我有相对完美的教育背景,广泛的政治联系和坚实的社区领导经历是我当选的基本条件:本科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统计和城市规划,研究生是宾夕法尼亚大学读经济学,来到西部读法律并在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做台湾(专题)土地制度变革的研究。

  过去二十年,参与了几乎所有的华裔基本公平民权有关的运动,和其它族裔的社区领袖及民选官员保持长期沟通和友谊。我义务担任社区领导职务包括城市规划委员会委员和两任主席,扶轮社董事会董事,历史协会主席和全美亚裔筹款行动委员会执行长。

  Q:

  您曾多次参选地方公职,您对其他打算从政的第一代华人新移民有什么建议和忠告。

  A:

  我希望自己是可以带领所有愿意为社会和人类带来进步的年轻人和任何年龄的华裔共同努力并建立长期目标: 我们在美国享受的自由和权利不是应得的,而是全体美国人民包括其它少数族裔帮助我们铺垫的道路,我们要珍惜和感恩。身体力行,为社区所有的居民做出独立,公正的教育政策,培养有同情心的华裔和所有青少年。

  张迎潮——规划西温莎未来蓝图

  张迎潮,新泽西(专题)州西温莎镇议员候选人

  Q:

  能介绍一下您参选的职位和您的背景吗?

  A:

  我参选的位置是西温莎镇议员 West Windsor Township Council。西温莎在新泽西中部,与普林斯顿镇接壤。我本人物理博士,转做信息产业,做了十几年的技术销售工作。在西温莎居住了十八年,基本一直在做社区服务,包括当地社区的童子军、艺术中心,华人社区的中文学校、华人协会等等。2013年选举当地学区委员没有成功,2014年再选,得到当地华人极大支持,一举成功。三年任期,去年参选西温莎议员选举,三人团队以不到 5% 的微弱劣势落选。今年一人再次参选,成功希望比较大。

  Q:

  您在这次竞选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给读者?

  A:

  一个挑战是有华人送给选民恶意中伤的匿名信。第二个挑战是接近选举后期,现任市长开始公开强烈支持他扶持的候选人,在脸书上组织对我攻击。第三个挑战是今年三个候选人当中两位是来自大陆的华人,第三位是印度人,只有一个位置,两位华人会相互分票。

  Q:

  您对其他打算从政的第一代华人新移民有什么建议和忠告?

  A:

  第一步是参与,从做志愿者开始,脚踏实地地服务社区、积攒人脉。如果决定参选,需要建立团队,大家一起出谋划策,各司其责,共同努力,才可能成功。

  顾泓彬——过来人怎么说?

  顾泓彬(右一),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市议会议员,北卡第一位成功竞选公职的华裔。

  Q:

  请介绍一下您的背景和目前担任的职位?

  A:

  我1995年来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C-Chapel Hill)心理系读研究生。5年后获统计学硕士和数量心理学博士学位,随即在北卡罗来纳大学医学院精神科从事有关儿童自闭症等临床研究。我热心参与社区活动,曾组织过多项教堂山市的大型文化节活动,并在市环境保护可持续性发展委员会服务。

  去年参与了教堂山市议会选举,并以最高票当选教堂山市议会议员。利益于全体华人的共同努力,我成为北卡罗莱纳州第一位成功竞选公职的华裔。

  Q:

  您对现在正在积极参选的全美各地的第一代华人新移民候选人有什么建议和忠告?

  A:

  我认为华人参政议政的热情表明华裔在美国社会的数量和影响达到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

  华裔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不再满足于被决定和被接受的状态,从而能主动为自己的利益抗争和为孩子的未来发声,这些都是有积极意义的。另一方面,为了使参政议政的努力更有成效,华人在语言、文化、法律、历史等等方面都有很多需要学习和适应的地方。

  我非常鼓励华人积极参与社会和各种公益活动,从中了解美国社会和政府运作方式,和不同的族裔建立交流联络,也为如何直接服务和影响美国社会找到自己的切入点。这个过程有挑战性,但也非常值得我们很多人去共同努力,因为它不仅历练了我们自己,也为下一代华裔在美国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铺平道路。

  投票,助选和参选,都是我们美国梦的一部分,都是为了我们作为少数族裔的华人在美国争得一份平等和尊严,在目前高度分裂的美国,成为部落化的美国,正在进行着所谓的“文化战争”的美国,弥漫着仇视外来者的美国,第一代中国大陆新移民能够积极走上政治舞台,是最有力的保护自己的方法。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