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对美国大学招生放了一个"信号弹",谁中枪?(8图)
2018-07-04

  原标题:特朗普(专题)对美国大学招生放了一个“信号弹”,谁中枪?

  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3日发表联合声明,撤销多份奥巴马政府时期旨在鼓励加强校园种族多样性的指导意见,不再鼓励高等院校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

  这一指导意见事关大学招生对白人、非洲裔、拉美裔、亚裔等不同族裔的公平性和平权问题,备受社会关注。

  2018年5月16日,在美国纽约(专题),毕业生参加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新华社发(郭克摄)

  分析人士认为,这份指导意见本身有“风向标”意味,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含有政治动机,进一步巩固特氏政策特点,也有竞选考量,可能进一步触发美国社会、少数族裔的分化和分裂。

  推翻奥巴马时代政策

  特朗普自上台以来一直谋求推翻前任奥巴马的一系列政策主张,这次将矛头对准牵动年轻人命运的高等教育。

  3日,特朗普政府撤销多份奥巴马任内联邦政府对全国教育机构出台的指导意见,称其对学校的指导超出法律要求范围。

  这些意见涉及大学招生的公平性和平权问题。奥巴马政府鼓励大学将种族因素纳入录取考生的考量因素,以推动平权进程、推进校园“多元化”。

  这一做法的目的在于消解非裔、拉美裔等族裔年轻人因无法获得优质基础教育而在申请大学时所处的不利地位,避免族裔差距进一步拉大。

  对此,也有人质疑,高校在招生中考虑种族平衡,实际上是给非裔、拉美裔等部分少数族裔“种族加分”,对白人以及亚裔等少数族裔产生“逆向歧视”。

  “学生支持公平招生”四年前曾状告哈佛大学,认为其招生时“逆向歧视”成绩更优秀的亚裔学生。这一团体主管爱德华·布卢姆告诉新华社记者,他欢迎特朗普政府叫停区别对待不同族裔的指导意见。

  正因这一问题牵动民心,特朗普政府新举措立即触发争议。有人担心这一政策新风向会进一步加大各族裔之间的差距,也有人担心亚裔等受“逆向歧视”的少数族裔会否真的得到公平对待。

  特朗普这么做,有哪些动机?

  奥巴马执政时两次出台大学“多元化”指导意见,在反对者看来,导致高校招生“偏袒”非裔、拉美裔。政治对手则认定,民主党政府旨在拉拢非裔、拉美裔选民。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撤销“种族加分”指导意见,意味着联邦政府对“平权法案”的立场回到前共和党籍总统乔治·W·布什执政时的“种族中立”,同样含有政治动机,进一步消除了奥巴马的政治遗产,迎合共和党选民。

  共和党支持者以白人为主,奥巴马政府让部分少数族裔获得更多顶尖高校入学机会,触碰白人利益。废除指导意见,还可以争取亚裔选民。

  同时也应看到,种族因素的确加大了一些学校录取工作的不透明性,削弱高校公信力,引发法律纠纷。美国司法部认定某些高校在录取过程中以“平权”为名“偏袒”非白人学生,准备对这些院校提起诉讼。

  如何“平权”费思量

  美国历史上,少数族裔受到不公正对待。“平权”意在弥补历史错误,消除歧视。然而,一些实践原本旨在避免歧视,却异化为对另一些族裔的“逆向歧视”。

  “平权”包含“帮扶”之意,如何真正帮扶弱势少数族裔,如何借助教育机会疏通社会向上流动通道,防止阶层固化加剧,美国现行政策存在争议,需要改进。

  尤其是,教育领域如何“平权”,即便在同一族裔内部,也有差异和分歧。

  2017年5月12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专题)南加州大学,毕业生参加毕业典礼。 新华社/路透

  引发更大争议的是,共和、民主两党,自由、保守两派,出于政治目的,掌权后推翻先前政策,来回折腾。美国政治上的分化、极化导致社会分化、极化。

  特朗普撤销“种族加分”,一些民主党人提出“亚裔细分”,其实有相同之处,都可能造成美国少数族裔之间、少数族裔内部进一步分化。

  背景链接

  美国上世纪60年代兴起民权运动,在破除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等方面推动美国社会进步,也由此催生一系列“平权法案”,包括在招生、就业等方面对少数族裔给予一定政策倾斜,以消弭因先前种族歧视政策带来的社会不平等。

  然而,近年来,所谓“逆向歧视”争议愈演愈烈。

  2008年,白人女生阿比盖尔·费希尔就状告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在录取过程中为确保种族多样性,导致成绩不如她的少数族裔学生入选而她落选。2016年6月,最高法院以4票赞成、3票反对,支持校方在录取过程中“一定程度上”考虑种族因素,认定这没有违反美国宪法。

  不过,这一具有判例意义的裁决没有规定种族因素在高校录取时占多大分量。

  相较之下,亚裔学生所蒙受的“逆向歧视”问题近年来也日益受到关注,相关案例不断涌现。

  比如,60多个亚裔团体就控诉哈佛大学在招生时对成绩更优秀的亚裔学生采取更高标准、存在“逆向歧视”。美国司法部已就此展开调查。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