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斯坦福工作十年后 她告诉家长这三条红线不能碰(6图)
2018-05-18
看点:有这样一群父母,对孩子举动、尤其是学业成绩特别关注,急切地想为孩子提供保护和指导,好让他们一切顺遂。但活在父母“过度养育”下的孩子,却可能“成年未成人”。在斯坦福工作了十年的朱莉·莱斯考特-海姆斯,就接触过许多这样的学生。她将思考和建议写成了书,外滩君也曾就此采访过她。如今,她的书被引进中国,外滩君摘录了其中的精华部分以飨读者。

  文丨 张瑶   编辑丨黄晔

  “为了帮助孩子学习和成长,父母跟孩子们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思想,给他们介绍人脉,带着他们四处踏访。我们巴望着给他们所有我们能给的东西的。我们知道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在当今世界功成名就,所以急切地想要为他们提供保护和指导,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啊,事事处处都要和他们在一起。”

  这是朱莉·莱斯考特-海姆斯在她的畅销书《如何让孩子成年有又成人》中对“直升机父母”的解释,也是现在父母对孩子“过度养育”的表现。

  朱莉·莱斯考特-海姆斯

  朱莉本科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在法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当了几年律师以后,她发现律所并非自己的志趣所在。后来,她就回到母校斯坦福担任本科新生部主任长达十年。

  在这十年中,她看到了无数个“直升机父母”的案例。再加上她自己生活在高知家庭扎堆的核心地带帕罗奥图(Palo Alto),又身为两个十几岁孩子的妈妈,朱莉真切感受到了对孩子寄予厚望的家长们的焦虑。其中焦虑一部分来源于不断变化及复杂的外部生存环境,而焦虑的根源则指向了升学。

  升学前,父母为孩子争取各种机会,让他们的成绩单和课外活动闪闪发光;升学后,父母帮他们填写大学入学申请表,为他们在校内的生活做指导;毕业后,父母继续帮孩子打电话帮他们联系HR。

  他们万事小心翼翼,生怕孩子自己做错一个步骤,然后把整件事情搞砸。而这样的父母遍布世界各地。

  两年前,《如何让孩子成年又成人》英文版面世时,外滩君就曾采访过朱莉。在谈话中,她努力舒缓包括中国家长在内的焦虑,“美国有2800所四年制的大学,它们的教学资源都不错。而排名前5%的就有140所大学,这其中的大多数并不难进。”

  两年过去,家长的焦虑似乎没有降落反而持续攀升。当然,和家长的焦虑情绪同样日渐增长的,还有大学抑郁症患者的数量以及自杀率。

  看来,父母除了担忧孩子的升学问题,孩子的身心健康问题也成了焦虑的一部分。那么,孩子的焦虑到底该怎么做?最近,朱莉这本畅销书的中文版终于面世,书中的建议现在看来还是颇有价值。

  《如何让孩子成年又成人》中文版

  以下内容摘编自中文版《如何让孩子成年又成人》。

  1. 另辟蹊径

  我们都希望孩子在离家的时候,可以产生“我觉得我可以,我觉得我行”的心态。

  这种心态的另一种表述是“自我效能”。它意味着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任务、实现目标及把把控局面。它意味着你相信自己做事情的能力,而不是父母帮助你,或者替你做事情的能力。

  “相信自己”不是毫无根据的自负或者自我安慰的情绪,在自我效能中的自信是指,一个人对自己所能获得的成就有真实的感知,既不夸大也不低估;它指这个人能认识到,即便一开始不成功,也可以试一下,再试一下,可能就会取得进步,甚至取得公认的成绩,乃至达到精通的程度。

  自我效能的形成基础是什么?是工作,以及看到通过自身的努力实现成功。很大程度上,自我效能的建立取决于童年时期反复试错的机会,这就是“童年”给一个成长中的人带来的人生价值。换句话话说,要想形成自我效能,你得去做,去尝试,你才能知道你的边界在哪里?

  2. 让孩子拥有自由玩耍的时间

现在的孩子的童年任务繁重,父母对他们实行清单化的管理。因此,他们做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事实上,游戏应该是孩子们进行的第一项真正关涉成长的“工作”。

哪些才算游戏呢?波士顿学院的教授说:“只要有大人在旁边指挥,那就不是游戏。”他认为,为了孩子的心理健康发展,孩子们必须参与由他们自己选择、自己主导的活动,并且是为了游戏而游戏,“而不是自觉追求实现与活动本身无关的目的”。

  不得不说,很多时候,我们尽力珍惜时间、安排时间,结果却在无意间“扼杀了梦想的时间”。

  孩子们在玩耍中会冒出各种有意思的点子,他们也学会如何解决问题。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和波音公司之类的机构在雇佣能够解决问题的研究者时表示,除非知道这个人早年动手做过东西,否则,哪怕是顶尖工程学校的优秀毕业生,也没戏。

  敲打、修补、制作东西、修理东西,对做这些事情抱有充分的好奇心,并得到关键的知识,这些都被航空航天及其他行业视为解决问题的必要前提。

  硅谷企业家迈克·兰扎就主张,我们要帮助孩子建立一个游戏社区。这个社区是孩子们形成个人主动权的独特场所。

  “我们需要帮助孩子认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学会自己的事情。他们也需要大人的培养。社区是家庭之外的特殊区域,但又不是太远。如果离家太远,你就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也不认识跟他们打交道的人,但社区可以供他们尝试不同的事物,做不同的事情,扮演不同的角色。”

  兰扎说,他希望孩子体验到“心流”。所谓心流就是,当我们对某事感兴趣,或长于某事,所做之事稍微超出我们当前的能力范围,稍具挑战性时,我们的感觉和状态。

  处于“心流”状态时,我们面临的挑战略微超出自己的能力水平,坚持下去,就会忘掉时间,不会感到饥饿、疲倦,感觉正在做的事情可以不断地进行下去。当我们感觉到内在的动力,正在做着的事情本身就是对我们的奖励。

  处于心流状态意味着我们热爱正在做着的事情。回顾一下自己的经历,如果发现当时处于心流状态,那我们就从自己身上得到了一个重大的线索,说明我们在做的事情对我们很重要,这会带来有意义的工作和爱好。

  要想体验心流,自由游戏时间是心流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境。英国儿童游乐场就是一个很好的游戏场所,它给了孩子们诱人的自由度,给孩子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材料,让他们制作东西和玩耍。

  3. 传授他们基本生活技能

  我们要让孩子学会基本生活技能,比如仪容整洁、看管物品、做饭、保持家中清洁。儿童做家务的价值理论认为,儿童做家务是未来成功的基本要素。哈佛大学的教授认为做家务能培养“能做、会做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觉得自己是勤劳的人,而不是废物。“

  一个人如果被别人手把手地牵着过日子,什么事情都有人帮忙料理,那他就没有机会培养起控制感(mastery),控制感是自我效能理论的核心。

如果别人帮你做事,结果就不在你的掌控之中,这种情况就会导致一种“习得性无助”。这形容一个人在感到无法控制局面时,陷入被动状态的情形。

  体验“主动性”对人类至关重要,它意味着“知道自己的行为有意义,知道重要的结果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小孩子如果感觉到行为和结果的错位,就会“被动、抑郁、身体健康状况不佳”。

  如何传授他们基本生活技能?有四个步骤。

  第一步,我们为你做这件事

  第二步,我们和你一起做

  第三步,我们看着你做

  第四步,你独立完成

  这套方法基本概括了所有孩子走向独立的现实路径,家长可以带着孩子们一起逐步过渡到最后一步,这也是现实世界要求一个人必须做到的一步。

  要想完成这四个步骤,我们一定要放弃完美主义。有时候我们想帮助孩子做所有的事情,一来是安全忧思,二来我们可能有完美主义的想法:我们自己做的话,可以做得很完美,而孩子很可能做不到那么好。

  例如有时候,孩子们往洗碗机里放杯盘刀叉的方式实在不敢恭维。我很清楚,如果他们第二天打开洗碗机,看到里面干干净净的,发现我悄悄把所有东西都重新排列过了,肯定会感到丧气。

  而更好的办法是,等下一次一起用洗碗机的时候告诉他们,如果把盘子整整齐齐地放直,会洗得更干净,并给他们示范。

  在一定限度内允许尝试、失败和做得更好的自由,这是孩子,也是任何人学会自己做事的不二法门。

  4、教会他们如何思考

  丹尼尔·平克在畅销书《驱动力》中描述了21世纪的职场,指出“会自己想办法”是员工必须具备的基本能力。在一个加速变化、复杂性加强、相互依存不断加深的世界,批判性思维已成为生存和经济的必须。

  批判性思维的根本在于思维本身,可以简单地理解为“把事情搞清楚”和“把知识应用到新情况中”。有的时候,你只要就一个问题问孩子五次“为什么”,就可以帮助他们达到对事情要旨的理解。这就是持续提问法。也就是不管孩子说了什么,接下来你要问“什么”“如何”“为什么”。

  以下就是与学龄前儿童交谈的两种版本:

  第一种:

  孩子:蝴蝶

  家长:是的,那是一只蝴蝶。说得好!蝴蝶什么颜色?

  孩子:橙色和黑色

  家长:对的,你真聪明!

  第二种:

  孩子:蝴蝶!

  家长:嗬,蝴蝶在干什么呀?

  孩子:在那朵花上。这下她飞到了另一朵花上!

  家长:你觉得它为什么喜欢花呢?

  孩子:因为它们漂亮吧?

  家长:也许。你能想到另一个原因吗?

  …

  这两种版本的主要差异就是,在第一种交谈中,父母只夸奖孩子,但是没有引导思考。而第二种提问式的对话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还能帮助孩子丰富他的知识。

  所以,如果你希望孩子独立思考,就必须与他们展开对话,不要给出答案,说出我们所知道的情况,替他们解决问题,也不要以其他方式关闭对话,遏制他们的思考。

  5. 教他们面对挣扎的人生常态

成功和失败都是人生常态,如何培养孩子的抗挫力呢?给他们做示范;当遇到挫折时,你要给予关心等等,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做法。更重要的,我们要给予具体真实的反馈。

  有时候,我们的反馈很笼统;有时候,你的反馈让孩子更害怕犯错,不敢尝试。

  反馈包括赞美和批评。如何赞美呢?我们要对孩子在校内校外活动中获得的成就,以及具体针对所完成任务进行赞美。

  例如,对小孩子说,我喜欢你那副画使用的颜色;对小学生说,整个芭蕾舞表演的过程中,我发现你都按照老师的要求,垫着脚尖;对初中生说,你用胶枪制作学校项目,把握得非常好,胶枪用起来很棘手的。对高中上说,你关于《大鼻子情圣》的论文详细描写了大鼻子情圣的情绪波动,你真的深入他的内心了。

  这样的特定表扬有助于培养孩子的自信心,因为这表明我们用了一点心思,看过孩子究竟做了什么。

  如何批评呢?我们批评孩子都是希望他能通过不合适或者错误的行为中学习,从而变得更好。所以,我们批评孩子需要确保是在针对行动和努力,而不是针对人本身。

  比如,对比这两种批评。

  “你把午餐盒放在了过道,现在上面爬满了蚂蚁,请把它洗了。不,不能再等了,否则情况会更糟糕。”

  另一种说法是“为什么不听我的话,我告诉你别那样。现在好了,到处都是蚂蚁。”

  前者的批评才是正确的批评方法,因为我们批评的是他们的行为,而因为行为是可以纠正的;而不是指责孩子,这很难让他错在哪里以及如何纠正。

  其实,教育的方法没有绝对的标准。但是在“过度养育”这件事上,朱莉根据一位心理学家的研究,列出教育上的三条红线最好不要碰:

  为孩子做他们已经可以自己做到的事情;

  为孩子做他们几乎可以自己做到的事情;

  教养行为的动机基于我们的自我,而不是让孩子成为他们自己。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