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妈满世界喧嚣 日本老人却为入狱主动犯罪(20图)
2018-05-14

  华哥说

  是世界上犯罪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而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老人选择走上犯罪的道路,比例甚至超过了年轻人。这背后的真相多少有些辛酸。

  世界周刊专栏作者:唐僧牛仔

  “中国大妈”——这个中国老年群体中的一员,早已经让全世界见识了她们的能量。如今满世界都能见到中国大妈的身影,她们结伴旅游、跳广场舞,甚至玩起了许多年轻人都弄不明白的区块链。

  4月23-25日,首届世界区块链大会,大妈齐聚澳门

  不过,在早已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日本、韩国和不少欧美发达国家,却出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老年犯罪率节节攀升,而他们不惜主动犯罪的目的,就是去坐牢。

  至于原因,那就更骇人听闻了——希望监狱能成为他们的避风港和家。

  “在监狱里,我的生活好过多了”

  日本是全世界犯罪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可是如今,与犯罪率越来越低相反的是,日本的“银发罪犯”却与日俱增,甚至超过了青少年人的犯罪率。

  越来越多的日本老年人,用主动犯罪换取在监狱中生活的机会。在他们眼中,监狱里,比外面自由的生活更像“天堂”。

  在日本广岛附近的岩国女子监狱里,有位80岁的老奶奶,这是她第四次被送进来了。她最近这次是因为偷窃鳕鱼子、干果和平底锅,被判了两年半。

  她说自己年轻时从来没想过偷东西,在工厂工作了20年,虽然经济并不宽裕,但还是供自己的儿子上了大学。

  70岁时,她第一次被送进监狱。此后,监狱就成了她出去还想再回来的“安定居所”。

  这位老奶奶不愿回自己的家。她说自己患有老年痴呆的丈夫,6年前因脑溢血卧床不起,经常陷于错觉和偏执之中。照顾丈夫让她身心俱疲,但这些生活的压力又无处诉说。

  于是,监狱成了她唯一的选择。“在监狱里,我的生活好过多了。尽管是暂时的,但我能松下一口气来做自己。”

  像她这样的人,还有房子有家。另一些老人家,则是因为没有家,才选择住进监狱。

  早些年就有一位刚出狱8天的74岁老人,因为难以忍受饥寒和社会的无视,在车站放了把火。

  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重返监狱。至少,在监狱里有免费的吃住和年龄相仿的同伴,在外面,甚至没有人愿意租房子给这些老人住,因为房东可不愿意独居的老人“孤独死”在自己房子里。

  当然,监狱里还不乏“老顽童”,他们不缺吃穿,只是生活太无聊。一个67岁的老太太,专门以偷商店打折衣服为乐,她并不是没钱,只是从第一次得手之后,知道能不花钱就弄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觉得有趣、刺激,更“有趣”的是,她的老伴竟然还一直支持她这么做。

  在日本的监狱里,每5名罪犯中,就有1名65岁以上的“银发罪犯”。他们中,“二进宫”的占40%,甚至有“七进宫”的老人。

  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说“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其实,在他们中,多数人所犯的罪,都是很轻微的,比如偷窃衣服、食物……

  而让他们做出犯罪举动,甚至屡屡犯罪的原因,归结起来只有两个:贫穷和孤独。

  养老院太少老人靠住监狱“脱贫”

  我们常在网上调侃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可在日本的现实社会,贫穷却在冲淡人的羞耻感。

  日本人是非常注重面子的,但是在饿肚子和要面子之间,许多老人家不得不放弃自由的生活,选择住进监狱。毕竟,和无家可归比起来,监狱里至少有免费的食物和住宿,有人护理生活起居,还能和自己同龄人在一起。

  在日本,约8%的老年人,只能靠每月不到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400元)的养老金生活。还有一些老人,特别是女性,甚至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而早在2012年,日本政府就曾发布白皮书称,70%的老年盗窃者,是依靠养老金生活的贫困人口。

  缺钱,又缺人照顾的老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过去,日本的传统和中国类似,是由家庭和社区照顾老人。但随着经济长久的不景气,再加上长期受西方社会观念影响,年轻人的家庭观念日渐淡漠,独居老人的数量跃增,让越来越多的老人,生活和精神无所依靠。

  根据去年日本政府的估算,日本65岁以上的老人达3514万,占总人口的27.7%(中国为10.5%)。日本已然甩开意大利和德国,成了老龄化率的世界第一。

  各国65岁以上的老人比例

  随之而来的还有独居老人的剧增。2015年,日本所有家庭种类中,单人家庭占34.6%,其中独居老人接近600万人,而三代同堂的家庭只有9.4%。

  没有了家庭的呵护,尽管日本有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却也只能面对资源匮乏的窘境。

  日本从2000年起实施“介护保险制度”,强制规定国民从40岁开始缴纳介护保险,65岁以后,就能根据身体状况,向政府申请入住养老院(通常是生活无法自理的人才有资格住养老院)。

  但是,日本公立的养老院“一位难求”,通常只能是“走一人,进一人”。20多万老人一边在逐渐丧失劳动能力中步履维艰,一边在等待能进入养老院安度晚年的那一天。有些老人申请公立养老院后,直到离世都没能排到。

  而私立养老院的费用,就算扣除政府的保险补贴,也需要每个月付40万(约合人民币2.5万),经济条件一般的老人,真心负担不起。

  预防“银发犯罪”的药方

  其实不仅是日本,从英国、荷兰,到亚洲的韩国,许多发达国家,都陷入了老年犯罪率不断走高的怪圈。

  2015年5月,伦敦出了件黄金大劫案,超过3亿美元的现金和宝石被从保险库中盗走,而警方逮捕的9名嫌犯中,有的听力障碍、有的行动不便。至于年纪,被称为“老爹部队”的他们,年龄加起来有533岁,最大的已经76岁。

  伦敦黄金大劫案嫌疑人、76岁的里德(摄于1985年)

  2011年到2013年间,韩国65岁及以上的罪犯比重增加了12.2%。在荷兰,遭到逮捕和监禁的老年人数量也在急剧增加。而在伦敦,2009年以来,被逮捕的老年人的数量增加了10%。

  这些步入老龄化社会的西方发达国家,集体出现了老年犯罪率攀升的迹象,这背后显然和养老问题有着直接紧密的关联。

  韩国65岁以上独居老人比例延年攀升

  如今,中国也用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迈入了老龄化社会。美国发布的“彭博夕阳指数”显示,中国在全球人口老龄化风险最严重的国家中名列第五,大约3.5个劳动力负担一名老人。

  彭博夕阳指数

中国的养老问题,在当下已经成了能够直接影响社会稳定的巨大课题。“中国式养老”该如何规避那些发达国家出现的问题,也格外值得关注。

  虽然中国老年人犯罪率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但不可否认的是,因为缺少亲属和社会机构的照料监护,或是缺乏关爱而心里孤独空虚,这几年出现的温州老太聚众吸毒、农村老汉为给自己治病种罂粟和入室盗窃粮食等老年人犯罪的个案,还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这些案件折射出我国老人,特别是农村老人的生活现实状况。他们大多是孤寡老人,子女成家立业后孤身一人生活,可他们最需要的不只是子女在经济上的满足,更需要子女在精神上的照顾。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哪一种养老模式是万能的。未富先老、独生子女等等这些问题,注定了“中国式养老”和世界上其他国家都有明显的不同,只能走自己的路。

  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趋势图。数据来源: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

  好在中国不断加大养老投入,丰富现代养老模式的同时,没有丢掉自己最宝贵的养老“精神财富”,那就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亲情纽带和尊老爱老的传统美德。

  从古至今,中国的文化中就一直贯穿着“孝道”。从周朝开始,有老人的家庭可以减免徭役;先秦时期,国家针对老人有“免费医疗”,定期发放粮食;在汉朝律法中,对父母、祖父母等长辈不敬不养是重罪;唐朝免费给民间老人提供护工,规定子女奉养父母时要和颜悦色,不能让老人不开心的“精神养老”;唐宋时国家开建官办、民办等各种形式的“养老院”……

  在中国,老人和他们的智慧、经验,被家庭和社会当做最宝贵财富,而敬老孝亲也早已在几千年的时光流转中,深入每个中国人的内心。

  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加快,独生子女、经济生活的压力等等现实问题,似乎都和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有着某些相似之处。可惜的是,日本丢掉了他们长久以来学习的中华文明,转而拥抱强调个人自由的文化,忽视了家庭、亲情对于养老的重要性。

  1885年3月16日,福泽谕吉发表的《脱亚论》,主张“日本应该放弃中国思想和儒教的精神,吸收学习西方文明”。

  前几天在刷抖音的时候,看到一个姑娘给她爷爷拍的视频。爷爷以为孙女只是在给他拍照,停了一下后,爷爷忽然夹了一筷子菜喂进她的嘴里,正在笑嘻嘻的姑娘,瞬间趴在爷爷的肩膀上哭了出来。这种温馨的深情,才应该是养老的情感基石吧。

  也正是有了这样的情感,才会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思想,才会有中国人“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这样对大同世界的理解。

  属于每个中国人的好传统,千万别把它弄丢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