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万能买常春藤Offer?留给寒门子弟机会越来越少(24图)
2018-04-06

  四月,伴随着雨雪交织,又到了这个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季节。

  录取通知的发放接近尾声了,有人名校offer络绎不绝,有人则拒信接踵前来。

  可是当你怀揣着改变命运的梦想和满分的傲人成绩,却没有收获应该属于自己的那份名校offer而感到悲伤的时候,却愤怒的发现——

有另一群人,明明没有出众的成绩,却轻松用金钱叩开了藤校的大门!!

  甚至有很多新闻爆出,有些中介明码标价,260万保你入学常春藤!

  图源:新浪

  英国《金融时报》有一篇文章《一路买进常春藤:金钱、暗箱操作、贿赂与平权法案的故事》里面就讲述了这样一个黑暗的故事。

  韩裔男孩亨利•朴(Henry Park)一直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他就读于格罗顿中学(Groton School)。这个高中是全美最顶尖的传奇高中之一,可以被称作是“总统中学”。他的SAT考出了1560分——距离满分1600分只差40分的完美分数。

  亨利申请了常春藤院校中的四所——、、布朗和哥大,之后收到了四封拒信。可是,在格罗顿中学那一届的79个高中生里,有几乎一半的学生——34人——都拿到了常春藤院校的录取。

  奇怪的是,几乎所有人的分数都比亨利要低。

  如果只看成绩,亨利一定是最棒的,可在财富、家庭背景、捐赠、家族人脉,以及种族比例上,亨利却处于十足劣势。

  “我们太天真了,还以为大学录取这件事,和学术水平是有关系的。”

  这是在丹尼尔•戈登(Daniel Golden)为《华尔街日报》写作的一篇叫作《对格罗顿毕业生来说,学术不是通往藤校的唯一钥匙》里,亨利的妈妈苏姬讲述儿子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时说的。

  这个关于大学申请的故事发生在1998年,并在在当年让记者丹尼尔•戈登斩获了那一年的普利策奖。而这个故事里所发生的一切,这巨大的不公平,这赤裸裸展现在你眼前的没天理的事实,却是常春藤公开已久的“潜规则”。

  除了通过正规的申请程序被录取,对于这些常青藤来说,一直被争议的名校“潜规则”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传承性录取”,一种是“发展性录取”。

  对于我们中的大多数,这些梦想过或正在为进入藤校努力过的留学生来讲,藤校录取中“传承性录取”(Legacy preferences)的原则早已不是秘密。

  这是一项针对家庭中有申请院校毕业校友的申请者的录取偏好传统。通俗的来讲就是拼父母。也就是,如果你的父母就读过哈佛大学的话,那么你被哈佛录取的可能性,就远远超过了其他父母没有就读过哈佛的申请者。

  有数据显示,在哈佛大学录取的所有新生里,有将近三分之一来自于“传承录取”。

  在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高等学府,将近有30%的录取都来自于传承录取 

  图源:hilite

  如果说“传承性录取”的至少能保证申请者是学术界精英的后代,保证这些申请者的学术资质还是在高水平线上持平的话,那么“发展性录取”(development case),则更像是一种用金钱交易,广泛应用却从不被大学官方提及的秘密政策。

  发展性录取是什么?维基百科专门建了一个词条来解释这个名词。

  图源:Wikipedia

  简单来说,这个“发展性录取”(development case),就是专门针对学术资质没有达标,家庭与大学无关,无法通过传承录取的方式录取,但家庭却十分富裕,并具备在未来向大学捐赠的意愿,会在财务上支持大学更好发展的学生。

  ProPublica的编辑Daniel Golden专门写了一本书——“The Price of Admission” 来讨论富豪们是如何用金钱,为他们的孩子买到去名校的通行证的。

  The Price of Admission封面  图源:Goodreads

  他在这本书里讲述了“发展性录取”近年里公开的最大案例——贾里德

  ·库什纳(Jared Kushner)案例。

没错,你很熟悉他,他就是特朗普女儿的老公!

  伊万卡和贾里德  图源:美国之音

  贾里德·库什纳曾是一个很普通的男孩,他本人并没有很出色的学习成绩,也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给简历增添光彩。如果说唯一的不同,就是他是新泽西房产商查尔斯·库什纳的儿子。

  查尔斯·库什纳和贾里德·库什纳  图源:纽约时报

  虽然父亲不是哈佛校友,不具备传承录取的资格,但通过向哈佛捐赠了250万美金,贾里德还是收到了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金融时报》指出,如果说拥有传承录取的资质,等于申请者的 SAT 成绩额外多考了160分,那么对于发展性录取考量的申请者来说,这等于 SAT 的分数额外多考了500分!

  这个压倒性的500分的加分,给了任何分数段学生都有了进入藤校的可能。也就是说,哪怕SAT只有1000分的申请人,也可以轻松进入常青藤!

  图源:凤凰网

  不公正的的“潜规则”背后,是金钱和学术之间的那一架神秘天平。

  在这架天平的另一端——

  有拥有总统父亲但GPA只有C的小布什(被耶鲁大学录取)

  乔治·沃克·布什   图源:搜狐网

  有前总统的大女儿玛利亚·奥巴马(被哈佛大学录取)

  奥巴马和玛丽亚   图源:BBC

  有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千金伊万卡·特朗普(被宾大沃顿商学院录取)

  伊万卡·特朗普  图源:快报

  还有像好莱坞巨鳄迈克尔·奥维茨的儿子(被布朗大学录取),多数党领袖比尔·弗利斯特的儿子(被普林斯顿录取)等等少数而富有的精英阶层或特权阶层的后代们。

  然而,当我们捶胸顿足大喊社会不公的时候,大骂学校堕落成为赚钱机器的时候,是否也可以冷静下来,思考一下,为什么会着这种不公平制度的存在?

  首先必须声明的是,对于腐败和暗箱操作这种现象,相信我们所有人都是一样,对此是深恶痛绝的!!

  “发展性录取”这种机制的背后,有多少利益的牵扯,以及暗箱操作的腐败,有多少相关人员的中饱私囊,也一定是少不了的。

  但是——

  这里小编只是想谈谈,“发展性录取”这种机制,是否有其存在的意义。

  和很多人一样,在来到美国之前,在小编心里,大学作为一个特殊的机构,性质和公司或是一些赢利性组织是有很大不同的。大学更像是一个公益机构,无私的专注于教育事业,培育祖国未来的花朵。

  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来源于我们国家的平价的高等教育体系,让很多来自贫困地区的学生,能有通过教育翻身的机会。而我们平价的高等教育,主要来源于政府的大力资助。

  然而在美国,除了一些公立学校,大多数的私立学校并非如此。私立学校也分两种,非营利和盈利。对常春藤这种非营利私立大学来说,政府的拨款仅仅是它们资金来源的一小部分,大部分资金的主要来源,在于学费和捐款。

  有数据显示,近年哈佛收到的捐款总额接近4百亿美金,耶鲁有250亿美金左右,斯坦福有220亿。而通常,校友捐款占了捐款收入总数中相当大的比例!

而这些捐款去了哪里?

这些捐款所构成的投资基金会通过投资收取回报,把收益用于支付教职员工工资及福利、支付奖学金等对学生的补助、以及投资研究项目等等。

  非营利私立学校对学生的补助是公立学校的三倍  图源:知乎

  在对学生的各类补助上,常春藤等非营利私立学校是下了血本的。如图所示,非营利私立学校对学生的补助是公立学校的三倍。当然了,名校的学费自然很高,在此手动微笑一个。

  打个比方,这个方式类似劫富济贫。把特别富有的人的钱,用在那些不太富有的学生身上。当然“不太富有”的前提,是要能进得去这些学府的高门槛。

  而在教学和科研方面呢?

  最上面的是教学支出,可见私立非盈利遥遥领先;中间是科研和公共服务支出,私立超公立70%;最下面是学生服务和支持,也是在投入上大幅领先。

  所以,私立“名校”收的钱多,但各类支出也多。特别是在教学和科研方面,这些学校的投入毫不手软。这么大笔的支出,单靠学费是远远不够的,寻找更多的土豪来捐款,也是情理之中。

  那么问题来了!

  假如你是哈佛校长,有个土豪砸两百万让他的废柴孩子上你学校。如果接了这笔钱,一个穷苦人家的刻苦努力且天赋过人的孩子会失去机会。

  但是——

  这一百万却可以拿来资助另外一些学生,或者用来多建一个实验室,多聘一些优秀教授,多招几个博士生,多资助一些研究项目,用科研成果和高质量的教育反哺社会,你会怎么决定?

这就好像是一辆列车行驶在轨道上必然会撞死一群人,是选择5个人是横穿铁路的行人,还是一个遵守交通规则的路人?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知乎上有人说,绝对的教育公平不存在,在一个零和游戏(zero-sum game),一旦天平发生倾斜,无论倒向特权和精英阶层,或是倒向少数和弱势人群,都会有另一端被丢入不公平的山谷。

  对于这个问题,小编没有正确的答案。

  每个人根据具体情况和对“公平”、“道德”、“正义”的理解会做出不同但也许同样合理的选择。

  在金钱和常春藤之间这条模糊混沌的线,也许会打碎一群人的梦,但也许也会成就另外一群人。

  而这世界上又有什么是绝对公平的呢?当你拥有健康的时候,对残疾人又何尝公平。当你拥有和平的时候,对那些战乱的国度又何尝公平?

  当我们愈加成熟的时候,渐渐明白,这世界本就不是公平的。

  与其浪费时间纠结于抱怨世界的不公,不如用你的热忱去改变自己。

  用你最大的能量,在你力所能及之处,做一个生命的强者!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