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属移民到底有多"可怕"? 川普为什么要在这动刀?(3图)
2018-02-05
川普执政已一年有余,在这一年多来,川普政府在移民问题上的首要任务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和竞选以及刚上任期间不同,他谈论的不再是驱逐美国国土内的“坏家伙”,而是更多地把注意力放在了“亲属移民”对美国产生的不良影响上。

  限制亲属移民成了白宫想搞的大动作之一,川普政府想通过新政阻止美国公民帮助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或者成年子女移民美国,无论是美国公民还是持有者只允许他们为配偶和未成年子女申请绿卡。

  外国人为什么要

  亲属移民来美国?

  亲属移民机制在很多时候都非常简单:人们都喜欢搬到有自己的家人、朋友居住的地方,而这些人,又会反过来继续吸引自己其他的家人、朋友向TA聚拢。

  虽然这样的动机是显而易见且合乎常理的,但在对移民理论模型的讨论中,它并不是总能成为合理分析的一部分。因为很多经济学家倾向于把移民的决定看作是一个简单的计算,那就是你在本国能挣多少钱,到了国外又能挣多少钱,二者的差异决定的了你是否会移民,而非家庭和社会关系影响了你的决定。

  图片来源于《华盛顿邮报》,版权属于原作者

  但在此之后,有一些学者开始反驳这种把移民动机过度简化的理论。

  他们认为,第一个到达新目的地的移民在当地没有社会关系,购置生活必需品的开销和维持正常生活的成本都是很大的,但是当他的亲戚朋友,尤其是父母子女随着他移民后,新一批移民的生活成本在有了上一批移民打造的条件下,会大幅度降低,从而更容易在当地生活。

  每一个新移民都用这样的方式,以友谊或亲情构建了自己的小小社区。如果只是考虑到经济因素,那么许多人都会在赚到足够多的钱以后选择回国,或者两地往返,而现在的情况却是,亲属移民一旦在美国扎根,那么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在当地长期居住生活,说到底,还是亲情纽带在起作用。

  理解移民表象背后的机制,往往是起草政策以及推动政策实行的关键。不知川普是否了解亲属移民背后的机制,但是他曾声称,2017年在纽约市制造恐怖袭击的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卡车司机,在美国居住的7年间,用亲属移民的方式一共申请了23个亲戚来美国。但是这一言论一出就被纷纷打脸,首先媒体报道这一数据无证可查,随后也有学者指出,从数据分析来看,这是不符合现实情况的谎言。

  亲属移民的逻辑

  为了分析亲属移民的潜在影响以及了解亲属移民反对者的恐慌,Numbers USA做了这张图,来更直观地呈现亲属移民。

  图片来源于NumbersUSA,版权属于原作者

  让我们来看看图表中的场景。这幅画描绘的是一名移民,他来到因工作而来到美国,并取得了绿卡(黑色),这时候,他可以立即把他的配偶和孩子带过来。他也可以在成为一名公民后给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申请绿卡来美国(灰色)。

  之后,他兄弟姐妹们马上就会带着他们的配偶和孩子一起来美国,而他们的配偶(在橘色、栗色、海军蓝和蓝绿色)可以在入籍之后,为他们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申请绿卡。 与此同时,最初的移民配偶,一旦她成为公民之后,可以为她的父母(粉红色)和她的兄弟姐妹(蓝色、紫色、红色和绿色)申请绿卡。而这些兄弟姐妹会把他们的配偶也带过来,以此类推 。

  这样直观的结果不免让不了解情况的美国人对亲属移民感到恐慌,但在这种模式下,存在很多假设:比如能来就一定会来吗?每个人都有配偶或子女吗?

  亲属移民远没有想象中简单

  其实美国政府对亲属移民的限制,大大超出了许多反对者的想象。

  没有人可能会被自动允许移民美国, 任何在美国申请居留权的人都必须经过一个标准的审查程序——包括犯罪和恐怖主义背景调查,以及评估他们是否可能成为美国的经济负担。(即:不能靠自己的收入养活自己,需要靠社会福利过活)。

  并且每年的人数限制,也避免了亲属移民超出可控范围的可能。每年有23,400个美国公民(加上他们自己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67,500个美国公民的兄弟姐妹(加上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允许移民美国。此外,由于每年来自一个特定国家的移民总数被限制,来自墨西哥、中国、印度和的潜在移民将面临更长的等待时间。

  亲属移民政策中,卡住很多人的是经济担保证明。政策要求,如果一个美国公民想要为自己的亲人申请绿卡,那么需要证明他有足够的收入,而不用政府的援助。这意味着每一个通过亲属移民方式来到美国的人,都需要有人为他提供担保。

  现行政策下,支持者需要提供家庭收入是贫困线的125%的收入证明。如果一个人想带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来美国那么他一年至少要赚56,875美元才行。如果他的妻子想带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一起来,那他一年至少要赚83,000美元,依次递增。

  反对亲属移民

  大多是恐慌文化“入侵”

  这样的收入限制虽不是不可能达到,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大大避免了亲属移民人数过多的担忧。当以川普为首的共和党和一些民众强烈反对亲属移民时,他们所恐惧的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造成社会负担”或是“人口过多,失去控制”,而是对文化“入侵”的恐惧。

  当每一个新移民都以亲情及友情为纽带带来自己的亲戚朋友时,这样一个个小小社区的形成给反对者带来了心理的压迫感,说到底还是排外的心理在作祟。

  限制亲属移民已成为了当前美国移民改革的四大支柱之一,川普说:

  “

  如此重大改变是有必要的,不只为了我们的经济,也为了我们的安全,还有我们的未来。

  ”

  他说,这四大重点是协商之后的折衷之道,

  “

  30多年来,华府曾设法解决移民问题,却都失败了,但这个国会将能一举成功。

  ”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