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姚宇纪到章莹颖 杀人犯或许就在身边(图)
2017-07-05

  联调局探员搜查克里斯滕森的住所。网络图

  6月9日,伊利诺伊大学厄本那-香槟分校(UIUC)中国访学女生章莹颖离奇失踪。20天之后,联邦调查局(FBI)宣布,涉嫌绑架章莹颖的白人男子布伦特·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落网,而章莹颖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

  7月3日,身穿囚服、脚带镣铐的克里斯滕森首次在伊利诺伊州中部联邦地区法院过堂。经过简短询问,法官宣布克里斯滕森不得保释、在下次出庭前继续收押。

  随着克里斯滕森被捕,这个与章莹颖同校的物理系在读博士生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有关他的学业、性格、兴趣、甚至怪癖等的信息被一点点地挖出来。人们很想知道,他与章莹颖素不相识,为何要绑架她,绑架她之后对她做了什么,然后把她藏在了什么地方?

    他是激情犯罪 还是早有预谋

  7月3日,涉嫌绑架、甚至可能杀害中国访学女生章莹颖的白人男子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首次出庭应讯,除了简单回答法官的问题,几乎一言不发。即使在面对受害者父亲锥子般的眼光时,他也依然面不改色。

  代表章莹颖家人的律师王志东向《侨报》记者介绍说,克里斯滕森像个局外人一样坐在法庭里,“法官问他明不明白,他回答‘yes’或者‘no’,回答了大约3、4次,但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回答”,“他没有表现出任何让人可以察觉的情绪”。

  9分钟后,聆讯结束,章莹颖的下落仍然是个谜。

  截至目前,章莹颖失踪已经超过26天。联邦调查局(FBI)和很多人都明白,这个女孩“凶多吉少”。

  克里斯滕森保持沉默的态度无疑令人绝望,但更令人绝望的是,人们不知道他为何要绑架和他在生活中极有可能没有任何交集的章莹颖。他是激情犯罪,还是精心策划?

  唯一的一次已知交集是,他让她坐上那辆黑色轿车,然后带着她在监控视频里一去不返。

  这个案件在美国社区和中国大陆引起了广泛关注,让很多人变为侦探。人们竭尽全力,试图找出章莹颖与嫌犯的某种联系,哪怕只是擦肩而过,但答案依然无人知晓。

  近年来,这种涉及留美中国学生的突发犯罪事件时有发生。

   开车转了一圈 他停在她身旁

  因为没有买车,章莹颖只能选择坐公交车前往位于位于林肯大道(Lincoln Ave)上的公寓ONE North签租屋合约。那里距离她所在的UIUC并不远,坐车大概只需要15分钟。

  《侨报》记者询问了多位在美的中国留学生证,他们说,尽管美国是“汽车王国”,无车寸步难行,但是很多刚来美国的留学生并不会选择立刻买车。“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带着国内的生活习惯和安全意识来的,”一位中国留学生说。

  尽管章莹颖所在的UIUC是全美中国留学生最多的高校,但犯罪率地图显示,附近有不少相当危险的橙色地区。UIUC一位中国留学生这样告诉记者:“开出去10分钟就是玉米地和乡间小道,完全是农村。”

  因此,为了出行方便,没有买车的留学生一般会选择租车或者使用Urber叫车,但章莹颖却没有选择这样做。据她的小姨介绍,章莹颖曾说过“不要坐网约车,不安全”。

  “莹颖的安全意识并不差,”章莹颖的男友候霄霖说,“但她有点路痴。”

  6月9日下午两点,疑似坐错车的章莹颖出现在了一个公交站,当时距离她和租房经理约定见面的时间只差10分钟。就在此时,克里斯滕森出现了,他开着一辆黑色土星阿斯特拉(Saturn Astra)轿车。

  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已在章莹颖所在的街区附近转了一圈,并经过了那个车站。就像是找到了“目标猎物”一样,他再次绕回到车站,然后停在章莹颖身旁。几分钟后,章莹颖似乎就从人间蒸发了。

    她仍不知下落 他在人群观望

  幽默、安静、看似好人,是学生对克里斯滕森的的评价。而他的邻居听说他绑架了一个中国女学生后,直呼“令人毛骨悚然”。很难想象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印象会来自同一个人。但是,从克里斯滕森在网上的丰富生活来看,他似乎一直过着双重生活。

  前途不可量的博士,所读的凝聚体物理专业是UIUC物理系最好的专业之一,全美排名顶尖,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教授约翰·巴丁就在该系任教。

  而在“脸书”上,克里斯滕森却透出其激烈、极端的一面。他喜欢格斗游戏,喜欢重金属死亡音乐,迷恋文化。

  “直男,已婚,处于开放式关系,我是一个冷静且好相处的人,几乎不会发火,想要体验一切,以测试自己的极限。”

  这是约会网站Okcupid上克里斯滕森主页的自我介绍。

  一位美国网友告诉  《侨报》记者,她对克里斯滕森的第一印象很糟糕。她说:“我曾在这个网站上收到他的来信,但感觉他的言语挺疯狂的,我就把它删了,而且也不愿意再和他接触。”

  章莹颖失踪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克里斯滕森继续在网上活动。根据他的“脸书”记录,他仍在打一个来自日本、名叫“寒蝉”的游戏。

  6月12日,在章莹颖失踪仅3天后,警察就已怀疑到他,原因是那辆在当地极为少见的车。但是,他接受警方询问时表现得十分自然,不像是初犯。他告诉警方:“一整天都在公寓内睡觉,或者打游戏。”

  没有人知道克里斯滕森是否一直策划绑架章莹颖,还是临时起意。或许,正如他在网上搜寻“如何进行完美绑架”记录证实的那样,他为此策划了很久。

  6月29日,在UIUC为章莹颖举行的平安祈祷会上,一个长相疑似克里斯滕森的人曾出现在人群里,观望着充满担忧的人们。这是人们已知的他与章莹颖的第二次联系。

   案件远未结束 章莹颖下落或用来讨价还价

  虽然嫌犯已被抓到,但王志东告诉《侨报》记者:“案件远未结束,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明章莹颖的死和嫌疑犯有什么关系。”

  据他介绍,目前起诉嫌犯的罪名还只能是绑架,但不排除随着刑事侦查深入,更多证据出现,案件的性质可能变为谋杀。

  第一次过堂,克里斯滕森没有认罪。接下来,法庭将讨论是否允许他被保释等问题。

  6月30日,联调局逮捕克里斯滕森后就宣布,根据调查情况,相信章莹颖不会还活着。

  王志东说:“我们只能判断,警方在相当确定地说章莹颖已经遇害的情况下,已经有了非常确定的把握。”他透露,尽管章莹颖的家人一直追问这个问题,但警方没有做出解释。

  或许,克里斯滕森明白“绑架”和“谋杀”在判刑方面的差别,因此,他除了否认绑架章莹颖的指控,还拒绝透露章莹颖到底身在何处。

  如果找不到章莹颖,没有确凿的杀人证据,检方就无法以谋杀罪名起诉克里斯滕森,法庭自然也不能判他犯有杀人罪并以此惩罚他。

  有人分析,为了和检方讨价还价,克里斯滕森也许会供出章莹颖的下落,争取检方减少对他的指控。

  针对此案,中国警方也给予了帮助。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博士后刘世权透露,中国专家根据公开的视频给出了很多意见。

  据他介绍,美国警方称,接下来欢迎中美警方合作,特别是保护中国留学生在美人身安全,与中国警方合作,宣讲安全意识。

  此前,2015年,美中警方曾合作侦破了中国留美学生邵童遇害案。

    从姚宇、纪欣然到章莹颖 杀人犯或许就在你身边

  “莹颖曾告诉我说她害怕,因为她的住处附近出现了几个陌生的亚裔面孔,一直在周围徘徊,”事后接受采访时章莹颖的男友候霄霖回忆道。当时,对于女友的恐惧,他并未在意,只是安抚她不必担心。

  这个细节在社交媒体上不断被放大。很多人认为,这种不知凶手动机、且受害者与凶手并不认识的案件的恐怖之处在于,这个凶手可能已经注意受害者很久了,但受害者却浑然不知。

  近年来,此类针对中国留学生的恶性案件有增无减。中国外交部的统计的数据显示,从2014到2015年,涉及到留学生的领事保护案件从932人勐增至6185人。

  2010年,23岁的中国女孩姚宇刚到美国两个月,在纽约皇后区街头被墨西哥裔非法移民以铁棒击打头部,并拖至小巷强暴。两年后的一个晚上,南加州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瞿铭开车送女生吴颖回家时,两人被枪杀。

  2014年7月24日,年仅24岁的中国留学生纪欣然走出公寓时还是充满阳光的样子,第二天凌晨归来时却浑身是血,奄奄一息。

  据杀害纪欣然的凶手在法庭讲,他们之所以盯上纪欣然,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都很有钱”。

  这些案件中的凶手都并不认识被害者。有的是预谋杀人,有的只是与受害人擦肩而过,然后就动手结束了对方的生命。

  尽管美国一些学校在不断提升安保力度,但值得注意是,一些中国留学生缺乏安全意识。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教育部出国人员上海集训部主任符春苗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教育部多年来在国内提供“平安留学”行前培训,但目前每年自费留学生远超过公派留学人员,推动自费生的安全培训有一定难度。

  “中国孩子对安全实在是没有概念,因为在出国前,他们生活的城市都很安全,”长期做中国学生留学咨询的卢正树有些无奈地说。“一边玩手机、聊微信、刷朋友圈,永远都是低着头不看路,你在中国可以这样,但在美国真的很危险。”

    中国外交部强烈谴责章莹颖案嫌犯残忍行径

  7月3日,章莹颖失踪案嫌犯首次出庭接受聆讯,拒绝认罪。7月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对此做出回应,强烈谴责“嫌犯的残忍行径”,并敦促美国司法部门“依法公正审理此案”,把凶手绳之以法,“使正义得到伸张”。

  耿爽说:“我们也注意到有关庭审的情况,对这一不幸事件深感震惊和痛惜,对凶犯的残忍行径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向章莹颖的家人表示深切慰问。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维护海外中国公民的安全和合法权益,中国外交部和驻美使领馆将继续跟进事件进展,与美方保持密切沟通,并协调美警方加紧全力搜寻和调查。中方敦促美司法部门依法公正审理此案,将嫌犯绳之以法,使正义得到伸张,我们将继续为章莹颖的家属在美处理相关事务提供协助。”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