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眼中的英国医疗:技术水平高 医患关系不太紧张
来源: 中国新闻网
2017-06-20
新华网伦敦6月20日电(记者桂涛 李亚楠)记者第一次给朱良玮医生打电话时,正是英国曼彻斯特遭遇恐怖袭击后几个小时。

当时是深夜,由于伤员众多,当地医护人员不足。朱良玮被从诺丁汉紧急抽调到曼彻斯特的一家医院,随时待命。曼彻斯特的中国学生多,一旦伤员中出现中国人,他将是最合适的医师。

朱良玮在电话里向记者描述医院当晚的情况:“送来的不少是孩子,让人揪心。”他和同事一直忙到清晨,才有其他医生来接替。

朱良玮出生在河南,是个“80后”。他高中时来英国读书,后来考上了医学院,实习、拿到执照、行医,并在25岁时成为英国皇家医学会会员。现在,朱良玮在诺丁汉大学女王医院任心脏外科注册住院医师、全科健康咨询师和临床中英文医学翻译。

朱良玮成长在医学世家,叔公是抗战时期的军医,父亲是临床医生,母亲是河南省人民检察院的法医。他记忆中,从小家里总有亲朋好友来家里寻医问药。家庭的熏陶,让他很小就有了“治病救人”志向,初中时就开始偷偷给同学开药方,治各种小毛病。

朱良玮说,妈妈对他的影响很大,由于小时候贪玩, 每当写作业时,妈妈就陪他一起学,他写多久作业妈妈就陪他学习多久,于是在同一张桌子上还可以看到关于解剖学的医书。

在英国十多年,朱良玮对英国的医疗水平及其独特的医疗体系有自己的理解。“英国的尖端医疗技术水平高,但大部分医生的治疗经验远远比不上中国医生。”他说,“遇到一些临床问题,还要打电话回国内问问我爸。”

英国的国民卫生服务(NHS)体系为纳税人免费提供医疗服务,是世界上最大的免费医疗体系之一,也是英国国家福利的重要制度。但近年来,因为医生少、效率低,让英国病人饱受等待之苦,改善医疗服务的问题也成为不久前英国大选选战的重要议题。朱良玮认为,NHS制度本身的设计是好的,但症结就在医生人数严重不足。

“医学院一读至少七年,拿到行医资格又很难,英国孩子都不愿读医学,”他说, “NHS的制度未能与时俱进,医生培养这块没能跟上。”朱良玮所在的手术室每天有医生轮换,现在因为缺人,轮换次数明显减少,他常常超时工作到深夜。过去一年最忙的几天,连续工作三天而中间只有几个小时休息时间。

“脱欧”让英国缺医生的问题雪上加霜。朱良玮所在的医院,不少来自欧洲大陆国家的医生因为担心英国“脱欧”后政策的不确定性,已经提前休假或辞职回本国找工作;一些英国医生也将自己的工作性质变为“兼职”,腾出时间先去待遇更好的欧洲大陆国家找一份工作。

朱良玮说,英国的医患关系不太紧张,病人对医生绝对地信任,在大的制度下不存在从制药企业“拿回扣”的问题,因为病人自己可以选择从哪一个药房买药,可以选择购买哪一个厂家的药品。

中国人说,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其实中外一理——上医医国。从革命者切·格瓦拉到智利总统巴切莱特,从孙中山到鲁迅,医人者都有为社会把脉、为国家分忧的情怀。

朱良玮虽人在英伦,却心向祖国。除了本职工作外,他目前担任英国中华传统文化研究院秘书长、全英华人华侨中国统一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等职务,常常协助组织各项“反独促统”活动。2014年埃博拉病毒爆发期间,朱良玮通过媒体向在英华人科普疫情知识,削减恐慌情绪。

不久前,他又从英国政府申请到了执照,在诺丁汉与其他华人药剂师开设了全英第一家华人西药店,为华人治病开药提供方便。在英国当医生不容易,华人医生更少。不少英国华人都认识朱良玮,得了小病就给他打电话发条微信咨询,“小朱医生说了没事,我们就放心了。”

虽然在英国拿到行医执照的华人医生越来越多,但其人数与在英华人总数相比比例仍很低,朱良玮说他希望更多华人在英国从政、从医、当律师,以提高华人的地位,保障海外华人利益。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