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IBM华人员工跳楼,到底什么逼死了他?!(10图)
来源: 加国无忧
2017-04-13
本周二,万锦市Pharmacy和Steeles的IBM总部一名员工跳楼,终因伤势过重死亡。当时正值午餐时间,他掉落在一楼的咖啡厅,上百名正在吃午饭的员工都目睹了事件的发生,另一名男子被撞至轻伤。

  据称,死者是48岁的员工,事发时正由于精神问题休假,却在当天返回工作单位,从7楼纵身跃下。

  事件发生后,CityNews接到了好几封目击者(也是IBM的员工)发来的邮件,他们纷纷表示自己目睹惨剧发生后,身心压力巨大。其中一封还说,这起跳楼同IBM最近裁员、员工压力过大有关,不过IBM方面坚决否认此说法。

  (前方图片高能)

  一时间,网上众说纷纭,尽管多是猜测,但也很大程度上反应出大家对移民生活的审视。

  话糙理不糙:唉,可怜这个自杀的人,愿他安息。

  不过最近和单位没有买房的同事聊天,辛苦多少年,看似一份体面的工作,房价炒成这样,竟然买不起房子,看他心情郁闷,好像拿枪上街乱杀人的心都有,看着他我为他难受,所以近来直抒胸臆,为我们的后代和工友遭遇的不平而鸣。

  地产投资:房贷满满的,足足的,面临裁员失业,也就只剩跳楼一条道了!

  abcdef1023456:压力太大。裁员不算什么大事吧,除非是背太多债务。

  land555:中年被裁,人生悲剧啊。一路走好。。

  lapine:在加拿大生活久了的人,谁没被裁过?东家不要就找西家,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我弟和我妹都曾被裁过两次,我则是被裁过三次。

  借此贴告诫现在有工作的人:当你有工作收入时,千万别当 “月光族”!把你的月收入分三份:日常开销、应急储备金和养老金。平时会筹划,就不怕失业后没钱花!

  vivian51:就算不是房的压力,最终还是经济方面的压力。

  无忧先人:但真的是没什么可恋?没有要承担的一份责任?能无后顾之忧地离去,也是一份奢侈。。。不理责任、不恋所恋地一走了之, 恐怕是被压垮了。

  Tomm007:是垮了,撑不住了。中年男人不容易。

  Yanbian:我听一个朋友说在加拿大职场上比国内还复杂,一旦解雇,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会马上让你离开,非常残酷。生活之中能过得去一定让人过得去,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的不容易,谁都会讲道理,不要把人往绝路上逼。

  jane35:国外职场人际关系和国内有很大不同,同事之间不会讲人情和忍让,遇到利益和原则问题他们都会用语言和行动去表达,而大陆人很多不会他们的方式,只会默认和忍让,久而久之,把自己逼坏了。

  77luck:估计是周围没人愿听他的负能量,自己压力大到爆。如果周围有朋友,亲人能真诚的,耐心的让他说出心中的负能量,给与鼓励与劝解。有可能避免这个悲剧。像他应该年纪不是很老,有一定的技术与经验,英语也不会太差,得了裁员的遣散费,积极找工作,应该半年内就可以找个工作。压力就缓解了。可惜现在华人整天要正能量,不愿倾听别人的负面东西,是很可悲的。

  现在微信,朋友圈,都是晒晒晒,好像个个都生活在天堂,生怕让别人知道自己生活得不好,却不知你在秀的同时也把自己往架子上赶,没有退路。你看小孩子为什么快乐,因为他们在朋友中间快乐就笑,不快乐就哭,有快乐的事告诉每个人,有不快乐的事更是哭天喊地。而大人呢要每天满满的正能量,你妈个妹哟,我可做不到。我愿意看你的正能量,但你有负能量时我也会倾听,倾听,倾听直到你自己都不好意思说。

  

  突然间,在加拿大生活的压力又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

  移民的初衷,都是为了让生活变得更好,但是新环境中的各种压力总是打得你猝不及防。

  在中国和加拿大都生活过的张小姐这么看两地的生活:

  “在加拿大明显可支配收入要少很多。当然,这和我的能力也有关。我在加拿大的收入毕竟不属于中高产阶级。所以到手的钱,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瞬间就没有了。

  在中国,我从非常年轻的时候一直就都有买房。那时候房价也低,我读大学四年级时就已经可以用自己打工的钱负担当时的按揭了。后来那么多年,自己的能力也在随着房价的增加往上走,所以后来不管换了怎样的房子,每个月的收入还是可以剩余很多。旅游、买包、去听各种演唱会、歌剧什么的很常见,感觉生活质量很高。

  在这边,收入和能力仍然挂钩,我所掌握的能力不是这个国家所需要的,因此挣得少;但是这里的基本生活开销却很大,房贷、车贷、保险,一睁眼,各种账单就等着我。手里的余钱就几乎没剩了。

  有失必有得。这里的大环境是我想要的。所以我也挺满意现在的状态的。等到各方面能力(包括怎么勤俭持家、开源节流)提高了,我相信虽然不说大富大贵,但日子总能过得更好。

  我估计那位不幸的员工应该是有抑郁症,应该不是某个具体单一的原因让他一时想不开。”

  除了经济压力、手头紧了之外,移民后的生活其实还面临多方面的压力,其中包括身份认同、语言障碍、人际关系,甚至家人。

  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男性移民后遇到精神问题的几率比女性高很多。因为同女性相比,男性往往有着更高的工作和社会地位的期望,当他们移民加拿大后,一方面失去了在原住国的社交网络、社会地位,一方面又无法立刻找到同以前收入、地位相当的工作(例如医生、律师),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落差,从而产生失望和后悔(移民)的情绪。一旦这种负面情绪无法及时排解,便会带来严重的精神问题。

  然而,由于语言问题,很多移民在发现精神问题后都拒绝寻求治疗,因此也酿成了不少悲剧。

  2014年4月9日,北约克的一幢商业写字楼里发生了一起办公室血案。一名华人男子李创(Chuang Ray Li,音译)在获悉了自己被解雇后,用一把小刀捅伤了两名上司和两名同事,造成其中两人生命危险。

  2015年9月,安省法院最终判定由于患有精神上的疾病,李创当庭被判无罪。

  2008年7月30日,李伟光在曼省境内近Portage la Prairie的一个车站登上前往温尼伯的灰狗巴士,他在车上杀死坐在身旁的乘客麦克林,并将其斩首并戮尸啖肉,死者当时只有22岁。当时惨烈的杀人戮尸场景成为不少现场目击者一生的噩梦,最先赶到现场的警官之一巴克(Ken Barker)在事发6年后之后自杀,据悉他自杀前长期受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折磨。

  在案件审理中,李伟光因患精神分裂症而免负刑事责任,随后逐步获得行动自由。

  2012年6月,中国留学生汤远熙锤子攻击母亲郭炼结头部,再以枕头床单蒙头闷住将她杀害。事后汤远熙把母亲尸体装进行李箱带回公寓住处存放,再返回案发地点陪父亲寻找母亲。

  在法庭上,汤远熙说自己在很多事情上欺骗父母,不满父母对他的严格管制。他向法官说, 母亲骂他、管制他,阻止他选择女友,使他憎恨父母。实际上他也曾想把父亲杀死,只是未能得手。

  2016年7月,温哥华华人移民魏丽莎(Lisa Wei)杀害自己22岁女儿和爱犬后驾车冲入湖中自杀。邻居说,魏丽莎患有抑郁症,经常要服药。

  2016年10月,温哥华患产后抑郁症的32岁华裔母亲梁凤鸾(Florence Leung)于2016年10月25日在温哥华斯坦利公园(Stanley Park)附近失踪几周后,尸体在温哥华西北部的Bowen Island 附近找到,把丈夫和刚刚出生的儿子孤单地留在这个世界上。

  类似的案件还有很多很多,无论是自杀,还是伤人,都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但另一个残忍的事实在于,移民后的压力充斥在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几乎没法排解出去。

  小编在这里列举几个方法,希望大家永远不会成为精神问题的受害者。

  首先,要知道“这不是我的错”。

  第二,赶紧接受专业治疗。

  A.T.Beck在60年代发展出的心理治疗方法认为,人的情绪来自人对所遭遇的事情的信念、评价、解释或哲学观点,而非来自事情本身。目前,认知行为治疗对抑郁发作的疗效已经得到公认。

  第三,在求医基础上,自己找途径排解。

  有些人靠听歌,有些人靠走路,有些人靠记日记,有些人每天记下让自己充满感恩的一件事,由此把注意力集中在正能量上。每个人都需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方法。

  第四,爱是动力。

  “黑珍珠”哈里·贝瑞1996年第一次婚姻失败,试图自杀。“然而,我想到了母亲找到我遗体时的样子,她为我牺牲了很多,我不能这么自私。”“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不爱我了,我就变成一个不值得被爱的人了吗?”自杀事件后她接受了医生的治疗。

  第五,帮助他人、找到自己的价值。

  小说家J.K罗琳说:我从来没有为自己曾经抑郁沮丧而感到羞耻,从来没有。有什么好羞耻的呢?我度过了一段真正艰难的时光,我非常骄傲我能脱离那种生活。

  相信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要放弃希望。不要放弃。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