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在美国:事茶修行 品味人生(5图)
来源: 侨报
2017-01-17
【红四方是李桂田的艺名,象征着万物一体。她既是一个书法艺术家,也是一个茶道艺术家,她用舞蹈来演绎茶道,也用舞蹈来书写。书法对她来说是纸上的舞蹈,她把自己的身体当作毛笔,把大地当成纸,把书写和舞蹈都当作是人生的一种修行。】

李桂田和她的书法作品。(照片均李桂田提供)

  我的茶道叫无茶主义

书法使我自己更了解我自己,对我来说,书法不仅是用笔、用墨水写,我认为书法是人生的一条道路。我小时候就喜欢书法,特别喜欢行书,但读书以后没花多少精力到书法上,是茶又把书法带回来给我。

  李桂田(右)在表演茶道。

2008年我先生因为生病回美国西雅图做手术,茶给了我一个支撑点。那时候我刚来美国,没有朋友,对这里不了解,英文也说得不好。我和我先生都很喜欢茶,在香港开了一个茶叶公司,在西雅图我开了一个桂田茶俱乐部,茶带给我很多朋友,让我对茶也有了新的认知。

以前喝茶就是喝茶,没有特别的感觉,现在我觉得茶不仅是茶,它带给我平静,让我看到自己,让我成长。茶成了我的生命,是我自修的一种方式。

  李桂田(右)穿着爱人设计的服装,用舞蹈演绎茶道。

我曾经到湖南农大学茶道,茶道的每个动作都包含着能量,用丹田把气输送出来,我觉得每个动作都是书法的动作,都是有意识的,因此我把茶道和书法结合到一起,又开始写书法。同时,我还学了三年舞蹈,我认为书法是纸上的舞蹈,我把自己的身体当做毛笔,把大地当成纸,无牵无挂,自由发挥自己的能量,这对我的书法风格有很大改变。

如果我要表达茶,自己要先变成茶,我要修心养性,我认为舞蹈让我把茶递给客人时更有表达力,我希望自己的动作像舞者一样轻盈、高雅、流畅,我用舞蹈表达茶的尊敬。

我没有真正的老师,影响我的是Neoillusion 哲学,书法每一笔都是能量的输送、表达、传递,不仅传递意思,也是传递当下的感情,你一定要自由。创作之前,通常我都会先跑步,然后打坐,把身体打开,阴阳结合,我最终是为了表达我自己,而不是复制哪一个书法家。

“无茶主义”受两个因素启发,一个是Neoillusion哲学,表示生生不息的幻想。同时,我也受到《心经》的启发,五蕴皆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真正的茶代表人生,茶包涵无和有,无茶也是有茶,因此我的茶道取名为无茶主义。

我的茶道会现场有音乐,例如古琴演奏或唱诵。每次茶道会都有不同主题,我们讨论自我认知、自爱等各种话题。在无茶主义的茶会上,不仅是喝茶,最主要是传递茶的精神、意义、文化。上一页 1 23下一页分享此页面

茶给了我一个平衡点

我的家乡是湖南长沙宁乡,我父母有个小小的茶园,我们自己种的茶没有卖,只给自己喝和送朋友。有一次老师布置暑假作业,让我们帮邻居摘茶叶,我当时不喜欢,我没办法才去做,没有感恩之心,现在想起来那是一个多么珍贵的经历。

  李桂田和已故的先生都喜欢茶。

长大后我去了深圳,我走访了每个茶的生产地,花了好几年与茶农沟通。我当时在深圳的贸易公司工作,完全与茶无关,茶是我个人爱好。

我先生原来在华盛顿大学做脑细胞研究,应邀到中国的大学访问。我非常喜欢他的气质,他散发出的能量让我感到很舒服。他虽然是西方人,但他很热爱中国文化,也和我一样喜欢茶。后来我辞工去学习茶,考了茶叶审评师的证书。不过,那时候我还不懂茶的哲学。

初中毕业后我就去打工,我每个月赚钱寄给家人,后来我自己赚了钱,我觉得自己最缺乏的就是知识,我对知识有强烈的追求和渴望,英文、电脑、书法我都是自学的。

我以前有很多抱怨,不喜欢呆在乡下,但正因为我的背景,我现在对书法、对茶有不一样的观念和视角。同时,对人生也有了不一样的理解,我觉得每件事都是有原因的。

刚到美国时,由于我先生已经离开美国一段时间,我们什么也没有,没有房子也没有保险,我花了自己的积蓄给他治病。我们在西雅图做茶道演讲,去参加西北茶文化节,那时候我先生还能够站起来,还能说话,他对茶很热情,整个演讲他做一半,我做一半。

我先生受了很多苦,他患的是舌癌,每次我喝茶,他只能闻,没法喝。在中国时我们有很多计划,后来他的病情恶化,拖了四年,我一直照顾他,眼看着一个非常健康的生命慢慢地枯萎。他曾经一个月没吃东西,住在临终医院,那时候我还在做茶道会,茶给了我一个平衡点,给了我爱,让我有爱给我先生。

记得有一次,我在西雅图做了最好的一次茶道会,我去临终医院看望他,他当时不会说话,我们用笔沟通,我花了半个小时扶他坐起来,他没有力气写字,最后他花了所有力气,给我竖起大拇指。

我先生生病时,我把食物打碎成流体,他肚子上接有喂食管,我像注射液体一样把食物输入到他胃里,四年都是这样。有一次我呆在医院一个星期没睡觉,我的朋友对我说,这个病治不好的。我先生也对我说,你有选择,你为什么不走?我说,我没有选择,因为我选择了你。当时非常痛苦,现在想起来是一种福气,没有那段经历,我今天不会这么感恩,一切都有原因的。

我希望把我的一生都献给茶,茶里面有我先生的精神,有他的爱,我想把这份爱献给大家。尤其是在纽约,大家都太忙,我想把生活的味道献给他们,让他们去品味。这是我的使命,茶不但是我爱人的生命,也有我新的生命。上一页 1 23下一页分享此页面

艺术是我的人生导师

在西雅图时我认识了我现在的爱人Niilartey De Osu,他来我那里品茶之前的一个星期,刚刚戒掉了咖啡。他说,咖啡让他的状态不平稳。在茶道会上,我们一句话都没说,他把整个过程拍成视频。

  李桂田和爱人及准备上台表演的模特。

我先生去世后,他和其他朋友来参加葬礼,我用铲子把泥土慢慢铲到棺材上,我很伤心,什么都不记得。当时,他站在另一边,也把泥土铲到坑里,我们同时做这个动作。后来他对我说,他当时就想,我们会在一起,因为我先生已经把我交给他了。

他说,他亲眼目睹了我的经历,从没见过这么坚强、有爱的女人,他一生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他看到我为爱的付出,发自内心觉得很珍贵,觉得我是值得他爱的人。

我现在的爱人把Neoillusion带给我,这是一个多文化、多哲学、多宗教结合的概念,是他发明的一个概念。我觉得不管哪个宗教,我们的理念都一样,只是修的方式不同,艺术的目的也都一样,只是表达方式不同。

  李桂田和现在的爱人。

我的爱人是时装设计师,拥有自己的服装品牌Neodandi,衣服都是手工做的,我表演茶道时穿的白裙子是我爱人设计的,他的设计很前卫。他很有才华,简单一个茶字,我们就可以聊一个晚上。他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思维完全别具一格,我觉得他是我的老师。他说,我是一个有潜力的人,但我一定要坚持修行,如果我不修行,我什么也不是。如果我没有诚意,人不好,那么我的茶一定不好喝。所以,你要泡一杯好茶,就一定要先修行。

我先生的死改变了我对人生的态度,让我开悟,让我对艺术的表达与别人不同。现在的爱人把Neoillusion带给我,让我重生。

有时候我会闭上眼睛听音乐,没有纸,没有笔,用毛笔在桌子上写,用我第三只眼睛,即我的心,来感觉每一笔一划的曲线。书法是用心写出来的,闭上眼睛时我能忘记周围一切。有时候我用一把竹竿,在空间里写心经,其实没有字,只有我的心看到,没有人像我这样练习,这对我有很大帮助。

如果书法是纸上舞蹈,墨就是我的精气神,大地是我的纸,我的身体是毛笔。我的作品,不但像水一样流畅,我还用多媒体来表达,用丙烯、用墨、用拼贴、用不同的纸,有的字写在陶瓷上,有的字写在玻璃上。我一来纽约,佩斯画廊(Pace Gallery)的老板就为我办了一个展览,他是有名的艺术品经销商,他说我的作品很前卫。

在艺术及茶修的旅程里,我找到了自己,看到了以前从来没有看到的高尚、坚强、充满灵性的一面。我发觉了上天给我的天赋及职责。我感恩地接受上天恩赐的使命,我充满激情的来奉献、来给予、来服务、来创造、来爱、来揭示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艺术是我人生的老师,生活的伴侣和灵魂之家。要成为一个艺术家,必先成为一个艺术品 ,同样要做一个茶人,也必须先成为茶。因此,我唯有在每天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修炼自己,成为一件永不遗忘的艺术品,一片回甘的茶叶,这是我一生的修炼。

(编辑:文章)上一页 1 23下一页分享此页面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