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击手被打到怀疑人生 想投降却扔不出白毛巾(图)
2018-05-16
编者按:在冠军努涅斯长达20分钟全面碾压式打击下,双眼肿胀、伤口流血的佩宁顿体力消耗殆尽,心理防线也已经崩溃。“我完了,我完了。我想要结束这一切!”她似乎在征求教练团队的意见。



“我完蛋了!”这是第四回合结束后佩宁顿对她的拳角人员所说的话。在冠军努涅斯长达20分钟全面碾压式打击下,双眼肿胀、伤口流血的佩宁顿体力消耗殆尽,心理防线也已经崩溃。“我完了,我完了。我想要结束这一切!”她似乎在征求教练团队的意见。

但是此刻,教练团队却坚决地回绝了她的要求,他们要求她改变想法、树立信心,争取在第五回合创造奇迹。于是佩宁顿又踏入了八角笼。两分钟后,在遭到了十几次更为残忍的打击、血流满面的情况下,佩宁顿被裁判解救,以TKO输掉了比赛。

该不该扔白毛巾?

赛后,佩宁顿被第一时间送到医院接受治疗。而与此同时,观众和业界人士纷纷质疑佩宁顿教练团队的做法:选手状态糟糕到了极限,还有必要继续毫无希望的拼搏吗?为什么不扔白毛巾终止比赛?

到底佩宁顿的教练团队有没有失职?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也难以得出非黑即白的答案。可以理解的是,在这样一场如此重要的冠军战中,当自己的选手表达出想要放弃的想法的时候,任何教练的第一反应都会是鼓励其再坚持一下。激发选手身上的最大潜能,是教练的职责之一。

但是在做出最终的决定之前,我们需要考虑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佩宁顿继续比赛,她会得到什么?无外乎两点:获胜的可能;斗士的荣誉。捍卫了荣誉,却没能创造奇迹的佩宁顿在赛后表示非常感激教练团队鼓励自己没有放弃,她对教练的决定没有任何怨言。

但佩宁顿的团队做法还是有很多值得反思之处:首先,在第五回合开始前的最后几秒钟,教练应该最后再询问一次佩宁顿本人的意见。如果你的想法是令选手振作精神,你起码应该确定一下效果之后再让其上场。很遗憾这位教练并没有这么做。

其次,一旦比赛重新开始,教练团队应该密切关注场上的局势和佩宁顿的反应。虽然佩宁顿发出了几次进攻,但是努涅斯在不到一分钟之内再次将其击倒。这个时候就不要等到场边医生和裁判来终止比赛了,应该马上抛出白毛巾才对。

赛场上的两难选择
是发扬永不退缩的斗士精神,还是适可而止避免更大伤害?这道选择题曾经无数次在竞争惨烈的UFC擂台上出现。不同的人,做出的选择也不同。

UFC 215中,史蒂芬斯在比赛初始就用低扫重创了梅伦德兹的腿部,在第二、三回合的间隙,梅伦德兹对他的拳角人员说:“我想我已经废了,兄弟。”他的教练的回答是:“只剩下5分钟了,在这5分钟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梅伦德兹靠着一条腿坚持到了比赛结束,最终也只收获了26-30、26-30、25-30这个残酷的比分。

女子草量级选手范詹特在今年1月份的格斗之夜赛事中,第二回合手臂严重受伤,教练同样没有选择退赛。赛后的X光片显示范詹特的小臂明显骨折,范詹特的教练后悔自己没有让范詹特及时退出比赛因而加重了伤情。

UFC 125中,轻量级冠军埃德加在第一回合被格梅纳德重击,摇摇欲坠,情况看起来非常糟糕。埃德加的拳击教练已经在寻找白毛巾准备认输,但是埃德加坚决不肯放弃。最终他在后两个回合完成了惊人的逆转,以一场平局保住了自己的金腰带。

UFC 94,“神童”佩恩在与GSP鏖战四个回合、严重受创的情况下向自己的拳角示意无法继续,他的教练随即申请终止了比赛;尼克·迪亚兹在看到自己的弟弟内特·迪亚兹被汤普森高扫爆头之后第一时间扔白毛巾认输;UFC188,内特·马夸特在与盖斯特鲁姆的激烈对决中受到重创,第二回合结束后,他的教练马上示意终止了比赛……

佩恩、马夸特、迪亚兹都是业界公认的硬派斗士,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选择中途放弃。作为拳手,所有人都想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争取胜利。但前提是不能以牺牲长久的健康为代价。作为合格的拳角人员,不但要是格斗技战术方面的专家,还应该成为读懂拳手的心理专家。在恰当的时机做出正确的选择,很难。

所以,白毛巾抛与不抛,这是个问题。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