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裁判每天需要作何准备?精细程度远超想象(图)
2017-03-02
编者按:无论是看录像回放还是当场做出决断,裁判的言行举止总会引发巨大的关注,争议乃至责骂,“错判”、“黑哨”声不绝于耳。



从常规赛最后一轮开始,CBA裁判的出镜次数骤然增加起来。

谁将球打出界外?最后时刻是否犯规?投三分时踩线了吗?24秒到时球出手了没有?无论是看录像回放还是当场做出决断,裁判的言行举止总会引发巨大的关注,争议乃至责骂,“错判”、“黑哨”声不绝于耳。

真的是CBA裁判水平不行?或许看看NBA裁判是如何吹罚一场比赛,又接受了怎样的待遇,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会更深刻些——

赛前午会

我们坚信这一点,只要及时跑到正确的位置,做出正确吹罚的可能性就能达到97%以上。

理查德森的工作日,从上午11点30分拉开序幕,从敲开莫尔的宾馆房门拉开序幕。

37岁的华盛顿已经坐在沙发上了。61岁的老裁判莫尔则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看起来情绪不高——准备开赛前的裁判会议。

“我们试着将肯尼(莫尔)带进21世纪。”理查德森笑着说,显然,年过花甲的莫尔玩不转现代这些高科技产物。斜靠着坐在那里的莫尔留着标志性的背头,面对黑屏的电脑一筹莫展。无奈之下,他给NBA的IT部门打电话求助。“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啊!”莫尔指着自己的电脑,言语里带着明显的讽刺口吻,“这就是生活!”

裁判会议,莫尔对此非常看重,他认为赛前同事间的沟通非常关键。在NBA吹罚31年的莫尔和华盛顿算是老搭档了,但理查德森是新手,他们三个人此前从未合作吹罚过一场比赛。

NBA裁判总会更换搭档,所以赛前总要讨论下行程安排,复盘近期联盟里出现的备受关注或者不太常见的吹罚,讨论下要吹罚比赛的关键对阵,同时要牢记联盟近期强调的吹罚要点。而规则和吹罚技巧,则是必不可少的一环,高准确率的吹罚从何而来?无他,唯手熟尔。

每个月,NBA裁判们有三个半星期奔波在路上,要吹罚12到15场比赛。而且,行程计划临时改变是见惯不怪的事,比如理查德森就接到了邮件,联盟通知他不用在明天前往费城。他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同事后,莫尔也登录自己的邮箱查看,发现接下来的行程同样发生了变化。

“你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莫尔感慨道。

他们开始谈正事了。联盟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提醒裁判们,近来有些麻烦迹象露头:主教练在比赛进行时频频踏进球场。本赛季,联盟对教练在场边活动的区域已经扩大,但仍然有些人不满足,所以已经发生了好几次裁判沿边线跑动结果撞到教练的意外。

教练能够踏进球场的区域究竟有多大?这个并没有严格的规定,需要由裁判审时度势做出判断。在莫尔看来,教练为了叫暂停,踩进场一两英尺没有问题;但还没有叫暂停就踩进场七八英尺,显然是“越界”。裁判被教练绊到通常不是什么大事,但因为NBA比赛攻防转换节奏过快,一个踉跄就会让裁判跑动速度慢下来,无法做到和同事保持同步,而精准的站位才能有精准的判罚。

“我们坚信这一点,只要及时跑到正确的位置,做出正确吹罚的可能性就能达到97%以上。”莫尔说。所以,联盟要求裁判严格执法,尽量避免意外因素影响到比赛。

NBA裁判对自己的能力有着充足信心,他们坚信自己能够将场上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但是,哪怕有录像回放帮忙,球场也总会有盲点,而那里发生的事情让裁判很是为难。当球员阻挡了他们的视线,裁判就可能出现错判漏判反判。

“你只能靠猜测做出推断。”理查德森说。

联盟不断搜集着比赛中出现的疑难判罚,做出分析后供裁判参考。而裁判们对此也有着自己的见解,其中包括当进攻球员打挡拆后持球者在罚球线附近跳投,这时几个裁判的视线可能都不会太好。

解决这样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裁判们要互相帮助,共渡难关。

“我们不在乎到底是谁做出了判罚,只要它是正确的就行。”理查德森说。

临战准备

一般人都会觉得,裁判是一个不应该出错的职业。但在我看来,这恐怕就是一种无知。

裁判赛前会议结束后,就该吃午餐了。在这方面,理查德森有权选择去哪里吃。通常在有工作的那天,裁判要到比赛结束后才能吃饭,这可能会让他们觉得在折返跑时更加轻快吧。有时候,感到饥饿的裁判也会不舒服,但他们必须坚持工作,而且不会让别人从外表上察觉出来。

理查德森总是保持着阳光般的笑容,这让他有着极好的人缘。“如果你不喜欢勒罗伊,那你肯定有哪里不对劲。”莫尔说。

已经结婚的理查德森有5个孩子,以及9个孙子孙女。他曾在海军服役了12年,然后离开进入NBA。在得到NBA职业裁判这份工作前,他还在高中和大学吹了5年比赛。当海军的时候,理查德森曾经驻扎在弗吉尼亚海滩的丹奈克,1991—1992年他在那里担任海员。当时基地里还没有篮球队,所以理查德森只好跑到另外一个基地打篮球,打控卫。但是,其他球员会抱怨这个外来户占用了太多出场时间,没办法,理查德森只能做裁判过过瘾。

不得不说,理查德森做裁判比做球员更有天赋,他的进步非常明显。而海军里有个官员正好出自奥本大学,他推荐理查德森进入NCAA做裁判。而在1995年,理查德森正式进入NBA,至今他已经执法了超过1200场常规赛,8场季后赛以及2012年全明星赛。

从海军到裁判,这个转型不可谓不大。就像理查德森的两大爱好也相差甚远:购物和射击。他知道每个城市哪家商场最好,也知道哪家枪支店最好。他喜欢自己规划行程,熟知每一条航线,作为职业教练,他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红眼航班和早班机上度过的。这一点总是难免的,裁判之间需要频繁沟通,交流业务,所以在东海岸结束工作的裁判,还要等待西海岸的同事结束工作后一起商讨,这通常要等待几个小时。“这使得你自然而然变成了夜行动物。”理查德森说。

打瞌睡保持着联盟运转,这是NBA流传多年的经典笑话,无论球员、教练还是裁判,你都不大可能在下午1点到4点联系到他们,因为所有人都躺倒了。

这个晚上也不例外。教练组在安保护送下,于当晚6点半到达了场馆,为8点开始的比赛做准备。在不大的裁判休息室里,身高1.78米,体重190磅的理查德森坐在那里,右膝盖敷着冰袋,手拿着当晚参赛阵容名单仔细看着。

某种程度上说,裁判这份工作简直是突破人体极限。他们的年龄通常是球员的两倍,却要和后辈们保持行动一致。随着球员身体素质越来越好,NBA比赛的节奏也越来越快,攻防转换电光石火,这对裁判的跑位落位提出了更严苛的要求。

所以,裁判在比赛开始前的准备和球员同样认真。休息室里弥漫着一股药味,撕绷带胶布的声音不时响起,还有运动单车高速运转的声音——裁判只能在这里热身。

年纪最大的莫尔体型仍然保持得非常好,为了保持柔韧性减少受伤几率,他自己编了一套拉伸操,包括俯卧撑、仰卧起坐以及其他。理查德森和华盛顿也在抓紧时间热身。由于近来肌腱炎和小腿肌肉发紧的旧患复发,理查德森戴上了护膝护腿,还穿了一套紧身衣。莫尔也戴上了护具,华盛顿则随身携带一个便携式按摩器。

骑着运动单车热身的理查德森,和拍档们聊着晚上比赛可能发生的事。“压力很大,每个晚上都会有压力。”莫尔说。有人问他,这不正是你们选择这份工作的原因吗?莫尔也承认这一点,但他觉得外界对裁判这个工作缺乏了解,以及必要的尊重。

“他们的想法太主观了。”莫尔说,“一般人都会觉得,裁判是一个不应该出错的职业。但在我看来,这恐怕就是一种无知。”

对阵分析

我知道这是一个游子回乡的主题之夜。

在莫尔看来,NBA赛场上有太多裁判无法控制的因素,但有些事情是他们可以控制的。比如要确保球员在暂停结束后不拖延时间。“先给他们一个拖延比赛的警告,他们就不会再犯了。”

有意思的是,在莫尔聊到这个不太常见的规则后,日前热火客场对小牛的比赛,就出现了关于拖延比赛的吹罚。

终场前3分26秒,热火仍然以89比86领先,而且握有球权。叫完长暂停布置好战术后,热火球员重新回到场上准备比赛。不过这五名球员齐齐走进场内,却没有人来到边线发界外球。而很少有人注意到,热火此前已经被裁判以“拖延比赛”警告;于是这次再犯就惨遭极刑,被裁判吹罚“拖延比赛技术犯规”。小牛后卫塞斯·库里罚中这一球,将分差缩小到仅落后2分。在此之后,比赛的运气就不在热火这一边了,直到终场哨声吹响,他们再也没有得到1分;而小牛则打出一波10比0带走胜利。

如果热火的势头没有被这次吹罚打断,他们能否保持住优势直到将其转化为胜势?裁判在比赛如此胶着的时刻,为什么不“让球员自己决定比赛”?不过,热火方面并没有对此表示强烈不满,而是尊重裁判,认罚服输。

迈阿密媒体也表示理解裁判的做法,随队记者伊拉·温德曼说:“规则就是规则,热火没什么可狡辩的,因为他们确实做错了事。两天前,保罗·乔治在对热火的比赛被驱逐(第三节还剩8分48秒时)——当时做出此判罚的裁判应该并没有注意到,那是乔治在该场比赛的第二个技术犯规。但即便他意识到了,就会对其网开一面降格处罚吗?不会。斯波尔斯特拉对发界外球的规则也缺少了解,而且热火那么多助教如果有人熟知相关规则,就能避免发生这样的意外。热火如今要做的就是注意一切细节,不能疏忽,因为这类处罚是不会写在裁判报告里的。遭遇这种问题很不幸,但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说回勇士黄蜂赛前的裁判会议,三人又回顾了一些关于死球的规则。接下来,他们还要做联盟发来的5道测试题,题目内容是关于最近比赛中出现的一些争议判罚。他们轻松通过了。

他们也会讨论这个晚上的对阵。“我知道这是一个游子回乡的主题之夜。”莫尔说的是库里,在夏洛特长大,就读于附近的戴维森大学,“我敢肯定票一定会卖光的。”

他还会做这样的功课:两支球队有没有什么过节?

没人知道。两支球队的教练很职业,“只是执教他们的球队。”莫尔说。勇士打出了联盟最佳战绩,而年轻的黄蜂将借助主场之利全力向强敌发起挑战。

“这将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莫尔说。

篮球从斯蒂芬·库里的膝盖那里滑出界外。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场景。谁会对此视而不见?成千上万的夏洛特黄蜂队球迷,整个黄蜂替补席的人肯定都看到了,他们眼睁睁看着时代华纳中心球馆的大屏幕回放了库里刚刚那次突破。

可裁判勒罗伊·理查德森做出了判罚,将球权给了勇士队。在比赛还剩最后2分26秒,勇士领先3分的关键时刻,这次判罚立刻掀起了一阵骚动。

不过,理查德森对这次判罚的感觉相当好,这位居住在萨福克,已经在NBA吹罚了21年的资深裁判,早就在长期工作中掌握了吹罚比赛的各种技巧,他坚信自己吹罚正确的几率远远大于错判几率。

因为对自己有信心,不绝于耳的非议声不过是噪音而已。教练和球员们的大声抗议和反复游说,只是有来有往的套路。

怀疑之心,人皆有之。理查德森几乎不会让这些言论影响到自己。不过这次他吹罚引发的反响如此强烈,让他也不禁怀疑自己是否错过了些什么。

他暗自记下了这点,准备赛后回看复查下。勇士最终113比103赢下了比赛,理查德森和他的搭档——主裁肯·莫尔和新秀裁判C.J.华盛顿——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回到裁判休息室,一切都如同平常。

NBA裁判职业化已有多年,但外界仍然会质疑他们吹罚的正确性。“每个人都觉得他们可以吹比赛。”莫尔如是说。在新泽西州斯考克斯的NBA回放中心,勇士黄蜂一战的三个裁判和同事们一起重看比赛录像。

作为NBA裁判,面对球员、教练、总经理、老板、球迷、媒体全方位全时段的审视批判,是难以避免的。不过当你亲眼见证了裁判们的工作后就会发现,他们对自己的要求比外界更加严格苛刻。这份每日三省吾身的压力,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它会让你感到压抑。追求完美是不可能的任务,但裁判工作就是要不断追求零差错,直到他们放下哨子。

正是处于这种人生目标,理查德森才会在比赛结束后一遍遍看录像回放,认定自己在比赛期间做出的瞬时判断是不是真的正确。他的工作时间已经从12小时延长到16小时,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作为一个52岁的高龄裁判,理查德森膝盖上裹着厚厚的冰袋,这是和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运动员们一起奔跑了两三个小时后的后遗症。

赛后复盘

我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判罚。汤普森对贝里内利的身体接触非常轻微,不应该被吹犯规。

黄蜂主场对勇士的比赛打完上半场,客队53比47领先。

回到休息室的裁判组,开始和回访中心的同事联系。

“查德,你在吗?”莫尔开始呼叫当值人员,“查德!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查德!”莫尔简直已经开始吼了。

理查德森哈哈大笑起来:“肯用的是吹罚比赛时的音量。”他的口气就温柔多了,也得到了来自斯考克斯的同事回应。

他们开始复盘上半场的几次吹罚。第一个是黄蜂队内线卡明斯基的鼻子被打到。当时裁判没有做出任何判罚,但看过回放后他们认为这是个漏判。莫尔立刻记录了下来,并开玩笑道:“我要说这是我的问题,但在赛后报告里我要把责任推到C.J.身上,谁让他是这里的菜鸟呢。”

所有人都笑了。

下半场比赛,两队打得难解难分,第三节结束时,主队黄蜂领先了5分。第四节刚开始,黄蜂中锋霍维斯突破德雷蒙德·格林,想造后者犯规,但哨声并没有响起。回防时的霍维斯骂了理查德森一句

这下子哨声响了,霍维斯被吹了技术犯规。

仅仅过了14秒,黄蜂前锋迈基吉在防守克雷·汤普森跳投时被吹了犯规,他大声向裁判表达不满。三分钟后,两队打成85平,轮到汤普森向裁判抱怨了,他在防守贝里内利投三分时被吹犯规。于是,理查德森又吹了汤普森一个技术犯规。

然后就是本文开始描述的那个片段了。得到球权的勇士,通过杜兰特跳投得分,领先优势扩大到了5分,也掐死了比赛的悬念。

比赛结束后,裁判们再次和回访中心同事联系,回看了比赛期间的10个片段,最终得出了结论:这个夜晚不算太糟糕,绝大多数吹罚都没有问题。

霍维斯突破格林时不响哨是对的,他是想强打造犯规,但格林的防守如教科书般干净。理查德森吹迈基吉也是对的,录像回放清晰显示,迈基吉打到了汤普森的手肘。“他怎么敢抱怨这次判罚有问题?”莫尔的声调又高了起来,“就打在手肘上!有什么好抱怨的?”

“简直像手术刀般精准。”华盛顿对前辈投去了钦佩的目光。

不过,吹汤普森的那次犯规就有点问题了。回放显示汤普森和贝里内利的身体接触微乎其微,而贝里内利的腿也有向外踢的趋势,但还没有达到按照“米勒规则”吹进攻犯规的程度。裁判什么都不做,应该是最佳选择。“我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判罚。”做出这次判罚的莫尔又开始记录了,“汤普森对贝里内利的身体接触非常轻微,不应该被吹犯规。”至于吹罚汤普森技术犯规,理查德森的解读是,球员可以对吹罚有情绪上的宣泄,毕竟比赛当中有激情是正常的,但汤普森暴跳如雷的动作显然越界了。

已经是晚上11点15分,比赛已经结束了45分钟。裁判们结束了看回放,开始洗澡、冰敷、换衣服。然后,饿得前胸贴后背的理查德森会点一份玉米虾粥做宵夜,然后熬到凌晨4点搭乘首班机离开。

不过在离开之前,理查德森还要再回看一个比赛片段,就是黄蜂方面认为库里将球碰出界,而他坚持认为球权是勇士的那个片段。我们要强调的是,两个当事人库里和坎巴·沃克都没有对这个吹罚有半句怨言。裁判组反复观看回放,确认是沃克将球打出界的,而库里的膝盖并没有碰到球。

对于这个结果,莫尔报以会意一笑。他记得当时黄蜂训练师对他说,现场回放显示球是库里碰出界的;对此莫尔的回答是:“我只能说,这是勒罗伊整个赛季的第一次漏判。”

这不是护短,NBA裁判对自己也对同行有信心,一年又一年,他们足够敬业,不断通过自审自查提高自己。错误是不可避免的,即便理查德森出了错,他对自己的信心也不会动摇。这是一名职业裁判的应有素质,虽然无法做到完美,但可以做到问心无愧。

“学无止境。”理查德森说,“如果我出现错误,那不代表我不胜任这份工作,也不代表我无能,那只表示我也是人。”

人谁无过,就是这个道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