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三少风光不再?(图)
2017-02-23


北京时间2月19日傍晚,2017年全国室内田径锦标赛首站比赛在北京结束了首日较量。本应是一场平淡无奇的国内赛季揭幕比赛,却因为两位本地名将的意外表现而受到了额外的关注。十秒飞人张培萌在60米预赛中竟意外无缘决赛,而曾在世界室内锦标赛上摘银的李金哲只跳了两轮就退出了比赛,原因是重感冒。

因为刘翔,中国田径实现了腾飞,所幸的是,在刘翔伤退之后,中国田径并没有一蹶不振,一群中生代力量随之崛起。而伦敦奥运会后,最风光的无疑便是享誉全国的北京三少。2013年世界田径锦标赛在莫斯科举行,张培萌在全世界的注视下,顶着黄种人的身份,跑出了一个10秒整的惊人成绩,震惊了整个田坛;同年的全运会上,张培萌更是摘下100和200米双料冠军,成功获选当年辽宁全运会的最佳运动员称号——而与他同时风光无限的,还有李金哲和清华才子王宇,两人都分别以绝对优势为北京队斩获全运会金牌,一时之间名动全京城。

而那两年的钻石联赛上海站和国际田联挑战赛北京站,站到最高领奖台的也常是李金哲和王宇。李金哲在此后的半年多时间里更是惊喜不断,先是在2014年初的波兰世锦赛上获得亚军,为中国男子跳远改写了大赛历史。随后他又在欧洲比赛期间打破尘封多年的全国纪录,距离亚洲纪录仅差一厘米,风头一时无两。

那些年,他们是媒体聚光灯下的宠儿,春风得意、意气风发,让刘翔离开后的田径舞台不至于寂寞。然而时间来到2017年,短短一个奥运周期的时间,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北京三少却似乎风光不再,在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培萌,弱化单项专攻接力

事实上,撇开京城三少的名头,张培萌早已把注意力从单项上转移到了接力,这是根据国家队的优化战略做出的调整。在北京成功申办世界田径锦标赛后,田管中心对于在家门口的世锦赛就高度重视,倾一切资源和力量扶持重点项目。尤其是中国田径自马家军和刘翔之后,虽然各项目都有全面提升,但能够祈望领奖台的项目毕竟还是少数。在短跑人员充沛的情况下,对交接棒技术有很高要求的接力成了最有希望突破的项目。这种田忌赛马式的策略也的确为中国田径迎来的新高潮。2013、2014乃至2015三年里,张培萌和苏炳添领衔的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队包揽了几乎全亚洲各项赛事的接力金牌,且接连不断地刷新全国纪录、甚至亚洲纪录。

到了2015年的北京世锦赛,这一战略起到了惊人的效果。中国接力队中,不仅有当时跑出9秒99,实力如日中天的苏炳添,还有世青赛冠军莫有雪和被认定为苏炳添接班人的谢震业,张培萌作为老将,担纲最后一棒的冲刺重任,而他的确不负众望,最后时刻拼尽全力,且利用自己多年的作战经验,把握住了节奏。最后在美国队犯规的情况之下,中国接力队史无前例地获得了世锦赛男子4×100米接力的银牌,这是亚洲队伍在国际大赛上的最高成就。

“其实不仅仅有接力的原因,更多的是伤病。”作为第一个触摸到10秒大关的中国飞人,张培萌在2014年之后逐渐显现脚部的伤病,原本的一些小问题因为成绩的提升和训练强度的加大而被放大。因为这些问题,张培萌在里约奥运会的个人项目上也没能正常发挥,在接力赛中几乎是冒着风险拼上了自己的洪荒之力才帮助接力队完成了最后的冲刺,拼到了一个奥运会第四的成绩。虽然痛失奖牌,但在中国田径的奥运历史上,这一成绩也是史无前例的。而张培萌也已经很清楚,接力更适合现阶段的自己。

“我的主要问题在拇外翻的这个关节处,这里正好是起跑时蹬地的发力点。”短短百米,最初30米的起跑就有可能决定着全程的输赢。而张培萌的脚趾伤病让他无法在起跑时全力发力,这对百米项目的选手而言近乎致命。“但是接力的话,我是最后一棒,不用做蹲踞式起跑的动作。”不必蹲踞起跑,自然就避开了大脚趾发力的那一个技术动作,站立式起跑对于拇脚趾关节的压力不大,因此在接力项目上,受伤病的影响就小了许多。

“但是我也没有彻底放弃单项,”张培萌说,“毕竟2017年仍是大年,还有伦敦世锦赛和全运会。”为此,张培萌在里约奥运会结束后,只身前往德国,寄望在那里能和纠缠多年的脚伤做个了断。从手法治疗,电磁波、冲击波,到用药甚至局部用针,再到康复训练,各种在国内不曾尝试过的手段都试了,尤其在骨缝间的注射,张培萌忍过了非一般人能忍的疼痛,唯一的愿望就是治好伤病,重新站到起跑器上。但从实际效果看,萌飞人也承认,并不理想。但坚忍,是他最在行的。

“临近退役,总想站好最后一班岗,短跑给了我一切,我要有始有终,给所有看我比赛的人一个交代。”因为抵不过伤病和时间,竞技体育到最后注定都是悲剧收场,但英雄没有落幕,在别的赛场上也能发挥体育的力量。张培萌的愿望也很简单,他是清华教授、留德体育博士李庆最得意的学生,尽得李庆真传之外更有自身丰富的大赛经验,“给我好的苗子,我能把他练得比我自己还好。”他说,言语中尽是一个老牌冠军的自信。

李金哲,卧薪尝胆上海试水

2月17日下午,中国国家田径队与短跨跳组美国教练顾问兰迪·亨廷顿完成了续约,新约将再续一个奥运周期,一直到东京奥运会后——这是田管中心对亨廷顿在过去几年工作给中国田径带来提高的认可。亨廷顿是三级跳和跳远教练,为中国目前跳远成绩的提高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在他的帮助下,李金哲曾经跳出过8米47的成绩,而高兴龙、黄常洲、王嘉男等年轻选手在从地方上进入国家队后,也由亨廷顿带着进行训练,各自的成绩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

2015年的北京世锦赛上,中国跳远有3人进入决赛,王嘉男更是收获了中国男子跳远在世锦赛历史上的第一枚奖牌。而黄常洲也在去年的室内田径世锦赛上斩获了一枚铜牌。而去年夏天的里约奥运会,王嘉男的8米17虽无缘领奖台,但第五的名次也平了中国男子跳远的历史。但是,这和中国跳远队里曾经最重要的人物——李金哲,已经没有丝毫关系了。因为个性不合,这对中外搭配的师徒组合在配对不到半年后分道扬镳,一个天性不羁放纵爱自由,一个则是不苟言笑爱执拗,两个没有共同语言的人最终一拍两散,留下了一个8米47的全国纪录之后就戛然而止了。

李金哲不是没有野心,早在2009年的柏林世锦赛,他就是中国跳远的希望之星,那个时候他的口头禅就是“将来”。在状态最好的那几年里,李金哲先是因伤错失莫斯科世锦赛,又因技术改动没能攻克北京世锦赛这一关。李金哲两度泪洒赛场都是当年最令人心碎和难忘的画面。而今,又是一个世锦赛年,李金哲不紧不慢地缓步前行。“那几年吃多了毛躁的亏,现在只想慢慢来。”而他已经把眼光放到了室外赛季,5月份的钻石联赛上海站才是他今年第一次真正试水的地方,试试自己的眼前,也试试自己的未来。

王宇,找状态&找感觉

目前来看,依然还在稳步前行的就是曾经的跳高小王子清华学生运动员王宇了。尽管这两年被综艺感极强的国家队队友张国伟压过了一头,但王宇并没有停止对职业生涯的追求。2月初,他便开始了自己2017赛季的第一场室内比赛。在著名天文学家哥白尼的出生地,国际田联世界室内巡回赛第四站波兰托伦站的比赛上,王宇以2米15的成绩获得第三。尽管成绩并不理想,但这仅仅是他冬训结束后的第一场比赛,找比赛感觉和状态是唯一目的。

同样是参加过多届世锦赛和奥运会的王宇,也已经可以算是一名中国田径队的老将了,但在这个世锦赛年里,伦敦和秋天的全运会是他的终极目标。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北京三少,虽已不如当初那般光芒四射,但不曾停止的脚步提醒着我们他们曾经的荣耀,世锦赛也是全运会年里,三人都还在各自的道路上飞奔,少年虽已老成,但初心不老。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