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有一种普通人无法理解的本能,高中单挑从没让队友拿过12分(3图)
来源: 段旭的后仰跳投
2017-02-12
标签: 篮球

假定如下情形。

你是一名高中球员。全队训练结束后,你说服一个平时上场时间很少的队友留下来,跟你打一对一。

我们管这名队友叫“罗伯”吧,而你,比罗伯要好太多太多。

现在,你俩开始比赛,每进一个球算1分,进球后球权交给对方,谁先拿到100分谁赢。

可怜的罗伯,你对付他太有心得了。你背身单打他,你带球突他,你在他面前干拔跳投。

很快,你就确立起巨大的优势,足以让他没脸见人。

我们假设,现在比分是40比0。

在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做?

a)开始同情罗伯,因为他毕竟在帮你,训练完还留下来陪你练球,于是你有所放松,至少让他能进一些球。

b)继续认真比赛,但只在外围跳投,好让罗伯有反抗的机会,从而让比赛更具悬念。

c)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防守时紧咬着罗伯不放,进攻时则继续摧残他,因为——获胜的唯一办法,就是完全地、彻底地、从头到尾地这样做;只有弱者才会怜悯对手,哪怕只是片刻的怜悯。

你的答案是什么?如果你选c,那恭喜你,你的思维模式和科比·布莱恩特是一样的。

事实上,上述情节真真切切地在科比身上发生过。

还不止一次。

那是他在宾夕法尼亚州Lower Merion高中念书时的事,那名可怜的队友叫罗伯·施瓦茨,是一个身材矮小但脾气很好的后卫,上高三。

和罗伯·施瓦茨一对一,科比远不止以40比0领先,有时候,他会取得80比0的优势!

想想看,80比0,在对手一分未得之前,你要连续得分80次,这需要多么专注、多么无情才能做到?

科比就能。

对科比而言,你就该这么做,就该这样打球。

惨遭科比蹂躏的罗伯·施瓦茨,如今在费城附近当力量与体能教练,他回忆说:“你会以为他要舒缓一下,可他体内根本没有这种程序。我想,我所获得过的最好成绩,大概是12比100。”

然而,科比坚决不承认自己曾让施瓦茨取得过那样的“成功”。

科比说:“我想他撒谎了,我跟罗伯也说过。当我们聊起这件事,我说,‘你从来没得过12分,我从来没让你拿到过两位数的分数。你得到的最高分是5分。’”

说这话时,科比脸上挂着微笑,却笑得很勉强。

他想澄清这件事,因为他不允许我们任何人相信,那个叫施瓦茨的小孩曾在他科比·布莱恩特身上拿过两位数的得分。

  这种特质,你想叫它什么都可以。

  可以叫它“杀手的本能”,可以叫它“竞争的火焰”,可以叫它“对失败的痛恨”。

  也可以像萨姆·卡塞尔那样,叫它“乔丹身上的那种东西(that Jordan thing)”。

  在乔丹之后,没人能像科比一样诠释它。它是最具价值的技能之一,也是最难教会的技能之一。

  体育心理学家吉姆·麦基,曾把科比这样的顶级运动员,称为“神经学上的怪胎”,因为他们荷尔蒙与神经系统的构成,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

【本文为“冷血曼巴”系列第一篇。敬请关注一点号“段旭的后仰跳投”并等待后续。】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