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兼任冬运中心主任 释放三点耐人寻味的信号(11图)
来源: 体育大生意
2017-02-08

洞察体育力量,把握产业脉搏!体育大生意第977期,欢迎关注最好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本文作者:付政浩

体育大生意记者

据体育大生意记者获悉,近日,国家体育总局党组会议通过了一个非同寻常的人事安排:由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负责分管冬季运动项目的高志丹兼任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

▼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

在国家领导人乘专机亲赴张家口考察冬奥筹备工作并作出重要指示、国家体育总局与河北省随后签订《国家体育总局河北省人民政府合作发展冰雪运动框架协议》的大背景下,高志丹兼任冬运中心主任意义深远。这不仅意味着国家体育总局高度重视2022年冬奥筹备工作,将全力贯彻领导讲话精神、进一步提高冬奥备战的投入程度,而且还释放出了冬运中心人事调整的信号。

高层发话要求加速冬奥筹备 高志丹从分管领导变兼任主任

自苟仲文、赵勇两人空降体育总局后,体育总局党组成员的分工安排在2016年年底进行了重新调整。苟仲文主持全面工作,杨树安分管行政、人事、外事、党务、后勤工作,赵勇负责政策法规、群众体育、体育宣传工作,蔡振华负责训练竞赛、备战工作和青少年体育、夏季奥运工作,王庆云负责纪检工作,分管驻总局纪检组。高志丹负责训练竞赛、备战工作和冬季运动工作。李颖川负责体育经济、体育产业、体育科技、反兴奋剂、体育职业化工作。

▼国家体育总局现任领导层,从左至右依次为李颖川、王庆云、赵勇、苟仲文、杨树安、蔡振华、高志丹

在这其中,蔡振华和高志丹主抓具体的奥运项目训练竞技工作,蔡振华主抓夏奥方面,高志丹则主抓冬奥项目。高志丹具体分管的司局有:群众体育司(冬季运动)、竞技体育司(侧重冬奥)、冬奥备战办、青少年体育司(冬季运动);负责联系的运动中心有:冬季运动管理中心、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水上运动管理中心、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体操运动管理中心、网球运动管理中心、小球运动管理中心、武术运动管理中心。

对于高志丹而言,抓竞技训练并不陌生,而冬季运动更是从2015年就开始分管。高志丹1988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仕途起步于国家体委综合司,在国家体育总局时代先进入射击中心担任副职,后调往竞体司出任副司长,后又出任射击中心主任,此后调任人事司司长并得以在2015年5月18日和时任北京市体育局局长的李颖川一道被任命为体育总局局长助理,而随着此后肖天正式落马,高志丹以局长助理身份逐渐接管了肖天原来分管的竞技体育司(侧重冬奥)等司级部门以及负责联系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篮球运动管理中心等事业单位。而随着2016年6月冯建中到龄退休,高志丹晋升为体育总局副局长。

▼高志丹(左四)出席2017年全国青少年“未来之星”冬季阳光体育大会开幕式

自出任体育总局局长助理以来,高志丹对冬季运动倾注了巨大的心血,积极推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努力实施冰雪运动“南展西扩”战略。他曾在2016年年初以新疆全运会组委会副主任身份统筹、参与了第十三届冬季全运会。此后又推动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两大文件的出台,冰雪运动的发展开始进一步加速。

不过,在2017年1月有关高层在视察冬奥筹备工作后发出指示,认为冬奥组委筹备工作还需要进一步提高效率、加快速度、增强队伍战斗力、口号落实到实处,而国家体育总局方面则需要全力为2018年和2022年冬奥会做好竞技训练工作,这也促使国家体育总局随后火速与河北省签订《国家体育总局河北省人民政府合作发展冰雪运动框架协议》,并最终促使国家体育总局党组通过了任命高志丹兼任冬运中心主任这一不寻常的人事决定。在这种情况下,高志丹可谓使命在肩、责任重大。

▼高志丹除夕夜陪苟仲文看望国家短道速滑队、花样滑冰队

自党组会议决定让其兼任冬运中心主任以来,高志丹整个春节期间都投身到了冬季运动的调研工作中来。除夕夜,他陪同苟仲文慰问在京训练的国家短道速滑队和国家花样滑冰队,大年初三他又在冬运中心副主任刘成亮、王志利的陪同下再次看望了短道速滑队和花样滑冰队。随后他马不停蹄前往黑龙江牡丹江参加2017年全国青少年“未来之星”冬季阳光体育大会开幕式,开幕式结束后则立即与苟仲文会合,一行人考察了黑龙江省冰雪基地等冰雪场地,并与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省长陆昊、副省长孙东生等人举行座谈会,传达高层精神,希望黑龙江能够大力支持2022年冬奥会筹备工作。

任洪国主持工作两年未“转正” 或与总局要求高有关

在高志丹兼任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之前,其实冬运中心的主任位置已经空缺了超过两年的时间。自2014年4月原主任赵英刚(1955年出生)濒临到龄退休转而调任冬奥申委后,冬运中心主任一职就一直空缺,过去两年多以来,主持工作的一直都是冬运中心党委书记任洪国。

▼任洪国

任洪国是冬运中心最资深的业务型干部,也是花样滑冰运动的老资格。他自1987年就成为花样滑冰国际级裁判,此后曾长期担任花样滑冰国家队领队,并在新世纪初晋升为副主任,最终在2009年升任党委书记,可谓是冬运中心土生土长的干部。任洪国业务纯熟、专业能力强,还曾获准在2015年年底举行的2015年度全国体育局长会议上做了《科学谋划合理布局、大力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全力以赴做好2022年冬奥会备战参赛工作》的报告,这一度被视为其正式出任冬运中心主任的信号,此后他又具体主持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等文件的出台,但最终其未能出任一把手,据体育大生意记者所知,这与目前国家体育总局对冬季运动项目管理中心的要求很高有关。

自1980年冬奥会以来,我国参加了10届冬奥会,共获得12枚金牌、22枚银牌、19枚铜牌,但直到2002年冬奥会才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过去三届冬奥会,我国冬奥代表团分别夺得2块、5块和3块金牌。2014年索契冬奥会,我国排出65人的代表团,总共获得9枚奖牌,排在第11位,而在金牌榜上,中国总共获得3块金牌,排在第12位。2022年冬奥会在本土举办,想要办成一届高水平、足够精彩的冬奥会,我国冬奥项目在竞技成绩和运动推广方面必须尽快出现重大突破,显然,这对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接下来的工作能力要求甚高,在这种情况下,由高志丹这位副局长(副部级)兼任冬运中心主任职位(司局级),有助于进一步助推更多的资源对冬运中心倾斜,在未来几年加速我国冬季运动的发展。

▼杨扬在2002年冬奥会帮助中国实现金牌零的突破

虽然我国的冬奥成绩远不如夏奥,但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向来都是国家体育总局最重视的部门之一。比如前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就是由冬季运动项目管理中心主任岗位上获得晋升的。肖天在担任冬运中心主任期间(1998-2002年),中国在盐湖城冬奥会上夺得中国历史上首枚冬奥金牌(由杨扬获得),冬奥会结束后,肖天很快就被任命为局长助理并最终晋升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

肖天晋升后,其继承者是沈阳体院出身的王揖涛,而体操中心的刘晓农随后空降至冬运中心短暂出任党委书记,任洪国、兰立等“老资格”则成为副主任。1949年出生的王揖涛是个著述颇丰的学院派,他被选定为冬运中心主任固然是因为个人能力突出,理论修养特别高,但也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那就是出身沈阳体院的他并非吉林或者黑龙江这两个省份的人士,这点在冰雪运动中是个敏感话题。

众所周知,冰雪运动在中国主要集中在东北和西北地区,但真正开展广泛且成绩斐然的只有黑龙江和吉林两省。杨扬(黑龙江)、王濛(黑龙江)、周洋(吉林)、杨阳(吉林)……过去多年间,冬季项目国家队知名的选手、教练和领队几乎全部来自于这两个省份。两省体育局每逢冬奥会、亚冬会、全运会都会发起激烈竞争甚至还因此起过冲突,其中前短道速滑冬奥冠军王濛和国家队领队、前吉林籍名将王春露更是曾在国家队集训期间大打出手,一度成为冬运中心的丑闻,这也第一次让外界意识到黑龙江和吉林这两个兄弟省份多年来在冬季运动项目中的恩怨情仇。所以,多年来,国家体育总局在发展冰雪运动、挑选国家队员、任命冰雪项目领导时都会留意这两个省份的“地域平衡”。

在王揖涛主持工作四年后,黑龙江省体育局局长赵英刚奉调进京和王揖涛搭档,赵英刚出任中心主任,王揖涛改任中心党委书记,赵英刚作为主任身份曾督战两届冬奥会,虽然竞技成绩不错,但其任内不仅没有平息黑龙江和吉林两省的恶意竞争,反而让这种恶意竞争日益白热化,2011年更是爆发了王濛和王春露打架的丑闻。赵英刚本人也未能获得吉林方面的充分信任,他曾在公开场合被吉林人喊过“赵英刚下课”。从这一侧面也可以窥测出冬运中心主任在协调大赛资源时所遇到的困难,这在其它一些项目中并不多见,所以想要成为高水平的冬运中心主任,最基本的一点就是需要强有力的地方政府资源协调能力。

▼赵英刚2014年调任冬奥申委

赵英刚是空降派,而另一位空降派王揖涛2009年到龄退休,由冬运中心土生土长、已经担任冬运中心副主任多年的任洪国接替党委书记职务。1955年出生的赵英刚在2014年4月被调往冬奥申委,随即“本土干部”任洪国以党委书记身份全面主持工作。迄今为止,任洪国已经担任将近8年党委书记,在赵英刚离任后已经主持全面工作超过两年,但迟迟没能再“进一步”。

多年来,体育一直被视为偏业务型、技术型工作,所以在国家体育总局系统,体育总局局长往往兼任体育总局党组书记,各中心主任也往往兼任本中心的党委书记。而一旦由不同的人士分别担任这两项职务时,虽然行政职务和党内职位属于同一级别,但局长的排名往往在党组书记前面,中心主任的排名也在党委书记前面。比如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和前国家体育总局党组书记李志坚搭档时,在会议和决策时,局长袁伟民才是那个拍板决策的一把手,这也是偏业务型、技术型单位的特色。而按照惯例,一旦各中心的主任卸任,只要符合年龄规定,往往都是中心党委书记兼任,但在任洪国身上,这种惯例并没有变成现实。

尴尬另一面:总局司级干部断档 “改组一代”纷纷退休

此番高志丹兼任冬运中心主任,除了体现出总局高度重视冰雪运动、加强2022年冬奥筹备力度外,一个不尴不尬的原因也是目前体育总局司局级干部储备出现了断档的尴尬局面。冬运中心主任岗位空缺两年,但一直没有特别合适、堪当重任的人才来挑起这一重担。

▼1998年国家体委改组为国家体育总局

体育大生意记者在此前的多次报道中都曾追溯过国家体委改组成为国家体育总局的转型历程,而在这一历程中其实也培养出了大批司级干部,不少都成为国家体育总局时代的“中流砥柱”。

上世纪90年代,国务院推动下属各部委进行机构改革。国家体委则在1993年颁布《国家体委关于深化体育改革的意见》,将原有的对所有体育项目进行统抓统管的训练竞技一、二、三、四、五司和训练竞技综合司裁撤,转而按照项目设立单一项目的管理中心,就此完成了大多数项目从行政单位管理到事业单位指导的转变(虽然改革并不彻底)。在1998年,国家体委也正式改组成为国家体育总局。

当时为了筹建各个项目中心,国家体育总局把国家体委时代的年轻储备干部分别下放到各中心出任主任、副主任。这其中既有国家体委各位主任、副主任的秘书,又有国家体委直属各司的年轻政工型储备干部。前者比如现任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杨树安(曾任徐寅生秘书,曾任乒羽中心主任)、前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曾任李梦华秘书,曾任冬运中心主任)、前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冯建中(曾任袁伟民秘书,曾任射击中心主任)、现任竞体司司长蔡家东(曾任何振梁秘书、曾任自行车击剑中心主任)、前足球管理中心主任谢亚龙(曾任伍绍祖秘书)、现任中体产业董事长刘军(曾任袁伟民秘书、,曾任体育装备中心副主任)……

▼前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冯建中曾任射击中心主任,2016年到龄退休

在政工派方面,则有现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仕途起步于国家体委综合司,1998年前往射击中心任职);刚刚卸任体育总局训练局局长的徐利(仕途起步于人事司、1997年前往排球中心出任党委书记并最终兼任中心主任)、刚刚卸任篮管中心主任的信兰成(起步于综合司,1997年参与筹建篮管中心并出任篮管中心首任主任)、现任乒羽中心主任兼党委书记的刘晓农(起步于人事司,1998年前往体操中心任职)、现任体操中心主任的罗超毅(起步于科教司,曾任田径中心副主任)、登山中心党委书记续川(起步于政法司,1997年参与篮管中心筹建并出任篮管中心副主任)……

这批人大多都是1957年前后出生,他们构成了国家体委转型成为国家体育总局后这近二十来的中流砥柱,后来都成为了独当一面的正司级干部,而杨树安、高志丹、冯建中、肖天等人更是跻身副部级干部。

不过,受限于年龄,这批人近两年基本都陆续到龄退休,这也导致目前国家体育总局司级干部断档情形开始显露。所以,这也出现了一些不常见的人事调动情形,比如身为体育总局副局长的高志丹来兼任冬运中心主任,篮管中心1958年出生、即将到龄退休的两位副主任胡加时、李金生双双压哨晋升,胡加时前往训练局接替徐利出任训练局局长,李金生则出任篮管中心主任,这两位均被公认为是短期内的过渡人物,而长期缺司级干部的排球中心则干脆将任职年限还不够的处级干部赖亚文破格提拔为排球中心副主任(因为属于破格提拔,必须报中组部备案)。

▼篮管中心主任、1957年出生的信兰成(中)到龄退休,1958年出生的胡加时(左)、李金生(右)获得”压哨晋升“

此外,棋牌中心、彩票中心、基金中心等中心的中心主任岗位空缺超过一年,而游泳中心、体操中心、水上中心、武管中心、航管中心、射击射箭中心、装备中心、基金中心、信息中心、举重摔跤柔道中心、人力中心等司局级单位的党委书记一职也处于空缺中。接下来,国家体育总局在司级干部的人事安排方面除了重用为数不多的副司级年轻干部(比如青少司副司长王玄“重回”篮管中心出任副主任)外,也许还会出现一些“不按常理出牌”的情况。

注:本文图片非注明均来自于网络

微信公众号: sportsmoney

产业资讯 | 体育营销 | 体育创投

最好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联系我们 欢迎爆料投稿或各种合作

客服微信:tiyudashengyi

投稿邮箱:sportsmoney@qq.com

www.sportsmoney.cn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