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赵忠祥卖字,我们有什么资格嘲讽他?(2图)
2019-10-21

  1

  这几天,一则新闻把赵忠祥推向舆论的漩涡。有一个记者在网上说,他进赵忠祥的家,见面、合影、送字,一套下来开价7000元。讨价还价后,降为4000元成交。

  仅仅这些好像还不足以证明赵忠祥的“贪婪”和“卑鄙”,还不至于让广大受众产生强烈的鄙视情绪。接下来的一幕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当记者要求赵忠祥老师给自己的妈说几句话时,赵忠祥说:“说几句话可以,这要钱的,不是白说的,这是我们的职业,对不起。你不能当我卖油饼的,拿油饼就走了。”之后指着中介说:“你找他,你把钱给他。”

  这番作为和言论让很多网友破口大骂,觉得他“掉到钱眼里了”,“为老不尊”,“这个年龄,不是应该放松一点或者多做一点公益事业吗”,“就他那字,白送我都不要”。

  2

  其实,这样的“老年生意”并不是赵忠祥一人在做。

  赵雅芝、《东北一家人》中的李琦、演员侯耀华、“大衣哥”等中老年人追捧的明星,都有将合影、见面、题字、录视频等活动“明码标价”的行为。

  除了演员,部分作家也有改文从书的做法。著名作家贾平凹,每个斗方按平方论价,童叟无欺,买定离手。

  近几年,越老越多的明星“自降身价”,利用“抖音”、“快手”这类被称为“适合三线以下城市口味”的平台捞金。比如“春晚小品常驻人口”郭冬临,王祖蓝等。

  有网友嘲讽他们是在“乞讨”,可是靠劳动吃饭,怎么算是乞讨呢?

  就像针对网上的批判,赵忠祥的回应:“写字又没招惹谁,何况还有人要,我写固我在,我写自得趣······会继续写下去。”

  赵忠祥的字,看起来不怎么样,也没有大的升值价值,为什么能够卖钱呢?

  说白了,人们不是买书法,而是买名气,买虚荣。

  你愿意用金钱去换取虚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怪谁呢?

  买完之后又对人家大加鞭挞,这和之前那个出红包请医生千里过来看病过后又揭发医生的人有什么两样?

  3

  姑且不论赵忠祥的个人道德如何,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卖字”的这种行为是否值得嘲讽。

  先从那些日进斗金的明星说起。

  总有人在网上讨伐明星一首歌出场费多少万,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全中国那么多唱歌的,有几个脱颖而出,又有几个能终身保持热度?

  我们在羡慕嫉妒恨的时候,都忘了这些一夜成名的明星,背地里不知承受过多少年的默默无闻,有的甚至一辈子也无出头之日。

  艺术的道路都是用金钱堆积起来的。

  钱江晚报最近登了一则新闻:“为培养女儿当艺术生,张某和妻子顾某卖掉三套房,妻子在京陪读,后二人离婚,张某每月付2000元抚养费。高考前顾某花20万为女儿报了冲刺班,女儿艺考失利后,顾某要前夫出一半抚养费。”

  我们耳熟能详的演员黄渤,成名前跑了十几年的龙套;周星驰在成名前坐了八年的冷板凳;梁家辉曾在路边摆小摊。

  我们只看到他们今天的辉煌,却没有看到他们昔日的不堪。

  没有谁能够随随便便成功,没有谁能够轻而易举让自己值钱。

  再说说那些动辄一副字几万块的艺术家。

  在书法绘画等领域取得一定成就的人,无不是经历过“凉桌子热板凳”的煎熬,才能有后来的成就。

  我有一个爱好书法的朋友,三十岁时,把工作辞掉,专心练字,仅靠妻子在超市2500元的月工资度日。他拒绝了书画院的助理工作,一门心思“闭门修炼”,长达八年不见客,后终于在当地小有名气,在网上也吸引一大批粉丝,如今他靠卖字已经年入几十万,在小县城过上了“中产”生活。

  有人羡慕他几分钟就能写一副字,卖几百上千元。

  他说,你错了,我的每幅字都写了几十年。

  赵忠祥的字的价值一定程度上并不来源于他的书法成就,而是来自于他的名气,可是他的“名气”难道又是轻而易举就能得来的吗?

  与其说你买的是他的字,不如说你买的是他的名气,而他的名气远远不止几千块。

  你嘲笑他一副字卖几千块,你怎么不嘲笑乔丹一个签名买几千块,赵本山一顶帽子卖几万块,王菲(专题)一张演唱票买几万块呢?

  人家能卖这么多钱,这是人家的本事,你有什么好嘲笑的?

  就像前段时间李小璐开网店,两天卖出18万,被网友嘲讽“自降身价”,“不务正业”一样,这些评论简直让人觉得可笑。

  明星都在开拓自己的副业搞创收,月入几千块的你却看不到生活背后的残酷,还以为生活永远可以一帆风顺,还在嘲讽努力拼搏的人,真不知道谁给你这么大的自信?

  赵忠祥几十岁的人了,还可以放下面子出来挣钱,这不是应该让我们佩服的吗?

  要知道,生活中宁愿要面子也不愿放下身段的普通人都大把的存在,更何况像他这样有些名气的人?

  4

  归根结底,我们大多数人还是习惯于“知识免费”,习惯于无偿得到别人的劳动成果。

  赵忠祥的字即使没有下过“铁杵磨成针”的功夫,也必定花费了很多精力和时间,你想买他的字,又不想花钱,这和“白嫖”有什么分别?

  另外,你让他给你妈妈说几句话,假如他不收费,今天这个来让他给妈妈说几句,明天那个让他给奶奶说几句,他得多忙啊,他还有自己的生活吗?

  就拿我来说,我曾经接到过无数次“帮帮忙”的要求:给我女儿修改一下作文吧;帮我写一篇演讲稿吧;能给我这篇论文润润笔吗?

  没有一个人说,小贝,需要多少钱?好像我的时间都是免费的。

  所以这些年,我很多次自掏腰包请别人代笔,为这些“亲友”帮忙,因为我实在没时间写,又无法拒绝他们的请求。

  但我自己知道,所有的知识都是“有价”的。

  别人可以无视我的知识价值,我不能无视别人的知识价值。所以我在购买朋友的字画时,哪怕他本人要无偿送给我,我也坚持付钱。

  付费,是对知识最好的尊重。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