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中国比肩美国成最多赞助商来源(5图)
2018-06-14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在脸书发布英文文章称,虽然中国队不参加此次世界杯,但是你们依然会在本届世界杯上看到压倒性的中国品牌广告。

  据国际足联(FIFA)官网,本届俄罗斯世界杯一共有14家官方赞助商,中国品牌占了4席,和美国品牌数相当。此前的世界杯赞助商基本被美国和日本企业垄断,2014年巴西世界杯,中国企业英利成为22家官方赞助商中唯一的中国企业,当时也曾引发外媒热议。

  本届世界杯上的中国品牌包括房地产开发商万达、家电生产商海信、乳业公司蒙牛、以及手机制造商Vivo。

  为何成为赞助商?

  2015年,多名FIFA高官被捕,国际足联丑闻持续发酵,引发FIFA长期合作伙伴强生(Johnson&Johnson)、嘉实多(Castrol)、马牌轮胎(Continental)等退出。2016年,中国万达集团成为FIFA新合作伙伴,合同有效期为15年,也就是说,在未来4届世界杯,万达都将与国际足联展开合作。

  2015年5月,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专题)(中)在苏黎世参加第65界国际足联大会。

  尼尔森发布的《2018年世界足球报告》(World Football Report 2018)称,国际足联在2015-2018年的广告收入为14.5亿美元,相比2011-2014年的16.2亿美元下降了1.7亿美元。

  万达集团在新闻通稿称,“这说明随着中国经济崛起,以万达为代表的一批中国企业已具备了世界级的竞争实力。"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也公开表示,"中国政府正大力推进足球运动的发展,万达将用实际行动来支持这一举措。”

  蒙牛CEO卢敏放也称,“蒙牛赞助世界杯不仅是一次商业机遇,更是蒙牛参与国家战略非常重要的依托。”2008年,中国爆发大面积毒奶粉事件,包括蒙牛等在内的多个中国乳制品品牌被检测出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引发股价暴跌及消费者对国产奶的不信任。2018年,蒙牛股价较十年前涨了十倍。

  赞助商有哪些权利?

  国际足联将赞助商分为三类:合作伙伴(Partner)、赞助商(Sponsors)、主办国支持商(National Supporter),其中合作伙伴与国际足联的合作关系最为密切。

  根据国际足联官网介绍,在合同期内,赞助商的权利包括使用官方标识,公司标识会出现在所有国际足联的出版物以及官方网站。

  2018年5月,前巴西国家队球员贝贝托(Bebeto,左)与前荷兰著名球星路德·古利特(Ruud Gullit,右)出席Vivo的世界杯主题活动。

  此外,这些赞助商还具有排他性的营销权利,他们也可以根据自身的市场需求作出个性化营销方案,使用FIFA世界杯和联合会杯的相关商标。级别更高的合作伙伴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进行全方位的推广。

  彭博社估计,世界杯合作伙伴每年的费用在1.5亿美元左右。中国媒体报道称,海信和Vivo成为本届世界杯赞助商各花费了1亿左右美元,蒙牛花费5000万美元左右。

  就这届世界杯而言,在俄罗斯的所有比赛场馆,只可以买到蒙牛的酸奶和冰淇淋。国际足联全体工作人员也将统一配备Vivo智能手机,作为赛事官方移动通信设备。

  中国男足与世界杯

  1930年至今,中国足球队唯一获得参赛资格的世界杯为2002年的日韩世界杯,在三场小组赛中,中国队未能进一球,最终以小组垫底的成绩结束史上唯一一次世界杯决赛圈之旅。

  6月12日,中国郑州一对夫妇在家布置迎接世界杯。

  由于表现不佳,以及此前负面新闻缠身,中国国足一直是中国网民调侃和讽刺的对象。

  在中国,足坛腐败案层出不穷。谢亚龙、南勇、杨一民三位中国足协前主/副主席,均因操纵足球比赛收受贿赂而被捕入狱。

  中国最高检内刊《方圆》杂志曾撰文称,中国足球一系列腐败丑闻中,足协官员在赞助商洽谈过程中存在利益输送的“猫腻”一直不绝于耳,体育赛事的经营是部分官员“中饱私囊”的“利器”。

  相关报道:俄罗斯世界杯营收将超预期,大量赞助来自中国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带来的营收将帮助逆转国际足联多年亏损的局面。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莫斯科——中国的男子国家队只参加过一届世界杯,那一次,他们在32支队伍里位居第31。但这个国家正在国际足联(FIFA)重返财务正轨的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近年来,这家世界足球管理机构一直很难重新获得西方公司的信任。

  《纽约(专题)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查阅过的FIFA文件显示,周四在莫斯科开赛的2018年世界杯将产生61亿美元的营收——比FIFA此前预估的数字高10%,较上一届即2014年在巴西举办的世界杯多13亿美元。

  来自电视转播权销售的营收比FIFA定下的30亿美元目标高2%,FIFA签下的赞助交易比预期的14.5亿美元高出2亿美元,这大部分是因为与中国公司的大量交易。赞助此次赛事的20家公司中,有7家为中国公司,而上一届的中国赞助公司只有一家。

  FIFA去年从艺电体育(EA Sports)那里获得的年度版权收入增长了233%,艺电体育制作了广受欢迎的FIFA电子游戏系列。该公司2017年向FIFA支付了1.6亿美元。

  由于习近平(专题)主席2015年提出的建设体育经济,尤其着重足球的要求,中国对足球重新产生了兴趣。同一时间,美国司法部的腐败调查后,西方公司对与FIFA做生意变得愈发犹豫。自2011年以来,FIFA没有签下任何一家来自西方国家的新赞助商。

  FIFA计划周三向211个会员公布这些财报数据。该组织报告的上一届赛事结束后四年的总利润为1亿美元出头,其中前三年亏损9.97亿美元,今年的利润据估计为11亿美元。

  FIFA前三年出现亏损是因为一个新的、更加现代化的会计系统、与美国腐败案相关的法律费用,以及遭到起诉后的一项昂贵的内部调查。詹尼·因凡蒂诺(Gianni Infantino)担任主席期间,FIFA还大幅提高了发放给成员国的资金。在他任职两年期间,因凡蒂诺给出7.75亿美元;其前任塞普·布拉特(Sepp Blatter)在2014年世界杯举行前四年支出了11亿美元。

  到2018年年底,FIFA预计将拥有17亿美元的现金及资产。

  在飞往俄罗斯参加作为FIFA主席的首届世界杯前,因凡蒂诺在FIFA位于苏黎世的总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他表示该组织财政状况的恢复足以“显示FIFA很健康”。

  “尽管人们都在预测FIFA会出现破产或其他非常阴暗的前景,我认为未来十分光明,这是基于来自世界各地、包括亚洲在内的数字作出的判断,”他说。

  人们的情绪仍然恢复得不够,不足以说服有钱的公司包下2018年世界杯的企业招待票。赞助项目自2014年世界杯之后已经崩溃,目前产生的营收与2010年FIFA在南非的收入相当。FIFA通过企业招待票在此次赛事上的所得,与巴西世界杯相比减少了40%以上。巴西世界杯上,62%的买家都来自国内市场,这个数字在俄罗斯世界杯上仅为35%。

  在获选主席前,因凡蒂诺曾承诺要增加FIFA发放给会员的资金,这意味着,营收整体增长可能对他来说还不够。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他正在尝试为了两个新赛事与一群投资者达成具有争议性的250亿美元交易,投资者包括日本的软银。因凡蒂诺上周表示,FIFA几乎有一半的会员的全部预算依赖着该组织的支出。

  FIFA还要求得到拨款的国家足协提供更多文件。这导致向一些足协的付款出现了延迟,并且FIFA的方式也发生了改变。如今,许多足协只要能够提供详尽的报告、文件及与所支付款项相应的银行账单,就能获得资金。

  “我们能排除某些给出去的钱会导致奇怪的事情发生吗?”因凡蒂诺说。“不,我们不能排除这一点。但我们会竭尽所能去弄清是否有人觉得自己可以把钱据为己有。”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