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后,废墟下的115个不安的灵魂仍在等一个公道(3图)
2016-02-21
标签: 新西兰

五年前,震惊世人的基督城大地震震塌了当地的CTV大楼,这是新西兰工程史上最为严重的事故之一。

仅仅20秒,这栋6层高的办公大楼就在地震中完全倒塌,115条无辜生命在废墟下逝去。

五年过去了,那些在垮楼事故中失去亲人的家庭一直在等待一个公正的审判,他们认为,责任心的缺失暴露了司法系统中的严重缺陷。

“五年过去了,你怎么解释(这件事)?”在垮楼事故中失去妻子Maysoon Abbas的坎特伯雷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Maan Alkaisi博士说。

Alkaisi认为,CTV大楼垮塌不仅仅是表现在建筑本身设计上的缺陷,更表明新西兰整个建筑工程行业、甚至法律体系都存在严重问题。

2012年,官方事故调查组发现,大楼垮塌事故存在多方原因,设计方、承建方以及议会方面都有失误。

调查组发现,CTV大楼的设计师David Harding在整栋楼的设计中就存在着错误。同时,与此有关的还有新西兰著名工程师Alan Reay博士,是他将设计大楼的这项任务全权移交给了资历尚浅的Harding。

  在此次大楼垮塌事故中失去家人的家人希望可以发起一个集体诉讼,但Alkaisi说,新西兰的司法系统并不支持这样的案例。

在警方展开调查后,家属将矛头指向了新西兰工程师专家协会(Ipenz),向协会投诉Reay和Harding。

Reay博士和Harding此前都是Ipenz的成员,在积怨冲天的家属投诉中,两人都辞去了协会的职务,试图回避自己在此事件中的法律责任。

不过,由于Ipenz在Harding退出之前就已经成立了纪律委员会,高院裁定,对Harding的投诉依然有效。

纪委发现Harding有违反Ipenz行业道德守则的行为,但由于他已不再是协会成员,因此很难断定其是否受守则约束。而对Reay的起诉也已经放弃。

建筑和住房部部长Nick Smith表示,政府会“尽其所能来支持受害者家庭以及他们的问责意愿。”

Ipenz首席执行官Susan Freeman-Greene称,这次事件的教训是惨痛的,在此事件后,Ipenz进行了全面改革并堵住政策漏洞,防止其成员日后再有以辞职来逃避法律责任的事情发生。

Reay没有对此作出任何评论。不过他的律师Willie Palmer表示,“这一切对Reay来说也是十分困难的,就像所有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基督城居民一样。”

警方督查Peter Read承认,受害家庭“可能会”对警方调查“感到沮丧”,但表示,调查过程是极为复杂的。

Tim Elms在大楼垮塌事故中失去他的女儿Teresa McLean,他表示,现在除了“怀有一丝希望地等待”之外,别无他法。每一年的今天,对于Elms和他的家人来说都无比煎熬。“这是我们心里永远的痛。”

  Maan Alkaisi教授的话:

作为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众多家庭之一,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年,但我们仍然无法接受这一切。Ipenz在此次事件中的所作所为(又或者说无所作为)让我们感到失望。

CTV大楼垮塌事故产生了重大国际影响,尽管事故调查组已经得出调查结果,尽管有那么多失去亲人的人想寻求一个公道,Ipenz却仍然没有拿出什么有效举措来防止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我希望Ipenz能够向所有建筑工程师传递一个强烈的信息,让他们牢记CTV大楼垮塌的前车之鉴;我希望能够有新的法律法规执行,提高建筑工程师这行的准入门槛,同时建立一个强有力的问责制度。但很遗憾,我所希望的这一切,都是梦。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