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纽澳11元宵特辑:曾在纽澳(3图)
2016-02-20
标签: 新西兰

新西兰是宁静的,新西兰也是多元的,换个新角度来看它吧。本期我们邀请曾在此生活的几位年轻人,制作这次的元宵特辑“曾在纽澳”。他们分别持访问签证、打工度假和学生签证等在此生活,现与读者朋友们分享属于自己的新西兰故事,也送上来自中国的元宵祝福!

City公寓楼,人物故事精彩多

晏珊(珠海)

在初初离开新西兰的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睁开眼睛时,都以为自己还躺在奥克兰市中心街口公寓楼那间火柴盒式的小房间里。
  之所以在那个憋屈的火柴盒里住了一年之久,完全是因为住在市中心有数不尽的便利:看电影方便、逛街方便、吃饭方便、办事方便。
  图书馆、书店、奥克兰大学都近在咫尺,可随意使用。这些宝贵的资源,于我,是在异国他乡消磨时光的最佳去处。
  我喜欢在寂寞的夜晚,听着轻柔的音乐,缩在书店角落里的沙发上看书,自得其乐。夜晚十点,书店打烊,再悠悠地踱过马路,回屋歇下。
  奥克兰的空气,总是清凉明媚。周末见到灿烂的阳光,便欣欣然前往码头一带,看游艇上的人享受阳光海水,或在弹着吉他,或在欢歌笑语。
  奥克兰的酒吧只有周末晚上才会人声鼎沸。要一杯德国黑啤,慢慢品出悠远的麦香,苦中有甜的滋味,可不正像极了我身在奥克兰的日日夜夜。
  时间久了,最初的新鲜感慢慢消失,生活渐渐固定下来。每周一次和同样来自珠海的朋友喝茶聊天,然后就漫无目的地闲逛,去些没去过的地方,看到人多的餐馆就挤进去凑热闹。在中国人开的超市买豆腐、豆芽、豆浆、青菜,再到KIWI本地人超市买日常用品、果仁和牛扒。回家用二手店淘来的大铜锅燉上满满一锅牛肉,须得连筋带肉的部位才好吃,配上华人商店买来的八角大料燉化了,入口即融,唇齿留香。
  公寓楼里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宾客,许多是留学生,以及拿工作签证的外国人。经常在二楼厨房碰面的,有闹腾的印度人,有朴实的菲律宾人,有一个马来西亚的帅小伙,他是市长的儿子,还有来自英国的文雅低调的年轻夫妇,以及没见几次就搬走的直言不讳的德国人。
  四个印度人打地铺挤一间房,煮的咖喱饭半生不熟,闻着挺香味道却寡淡至极难以下嚥。大眼睛圆脸的那个性情有几分活泼,一见我就拉我聊天,说章子怡是他们心目中的偶像,中国姑娘都那么漂亮。说印度有好几个宗教,他是某个教,而另一个教的人都是疯子。一说到这个,与他共居的“另一个教”的室友就跳出来抗议,忙不迭地辩解,说他们才是最有纪律、最节制的人,其他宗教才是乱七八糟。然后就开始乱成一团,吵得不可开交。我忍俊不禁,笑着看那个瘦皮猴似的“另教徒”瞪著一双深凹闪亮的大眼睛,涨红着脸在维护他宗教的尊严。
  在厨房的时光总是热闹非凡。他们喜欢吃中国菜,每次炒菜燜肉时,就流着口水在一边等着尝鲜。吃了一口意犹未尽,又不好意思多尝,只好用赞不绝口来换取下次的机会。唯一例外的就是一个来自英国的男子,不苟言笑,每次都是烤二片麵包,倒上一罐茄汁黄豆,早中晚三餐一成不变,说不喜欢中国菜,好吧,就让他顿顿吃茄汁黄豆麵包片吧。
  有时无聊起来,我也会坐上公交车,一直坐到终点,看看沿途的风景,体会不同小镇的风土人情。偶尔,遇到节日庆典,自是有一番热闹可瞧。
  这是座独特的城市,空虚寂寞和悠闲舒适交织如梭,阳光的明媚温暖著清淡的心绪。身边流传著许多悲欢离合的故事,生活却要波澜不惊地继续。
  在奥克兰的时光恍若遁世,在半梦半醒间重复著别人的故事,又添上几笔属于自己的颜色。毕竟,我们都是执著而无悔的凡人,愿以飘零作为此生的归宿。
  我常想起这里波光艳涟的水岸,斑驳疏离的树影,那个惊鸿一瞥、长着一只蓝一只绿眼睛的意大利水手,那青黄色牧场上云朵般的牛羊,还有那风情万种的老板娘、精灵可爱的同僚和真心实意的朋友们,每个明媚笑容的背后都藏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无论走到何处,世界都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走在人生的旅途,每个人都是时间的过客。也许哪一天,我会背起行囊,带著不一样的心情,回到这片繽纷美丽的土地,慢慢走过四季,细细品味春花秋月夏日冬雪,攀高山之巔,揽星月无边,遨游风云碧海,追逐白浪飞鸥。若能如此,倒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了。
  都说每逢佳节备思亲,纽澳两地的华人朋友不知有没有想念中国呢。万里之遥我愿凭风送上美好祝愿,祝大家生活幸福、节日快乐!  

打工度假,公务员辞职进农场

张依心(上海)

2014年我从朋友那里听说新西兰的“Working Holiday Visa”(WHV,打工度假签证):一个人在陌生的国度打工赚取旅费,享受壮丽风景与极限运动,这正符合我的理想!我立刻上网搜索,并加入豆瓣的“打工度假”小组,看了几乎不下百篇帖子。这个每年1000个名额并不容易申请。年龄、资金证明、来回机票费用、学历证明和体检没有问题,英语我也有自信,但最大的问题是“抢”名额!当时对中国公民开放“打工度假签证”的国家只有新西兰一个,所以全中国的年轻人都盯着这1000个名额!
  在网上,有很多帖子诉苦自己试了多年却没有拿到名额,也有各种技术帖教授如何申请。我一遍遍练习快速填表,提前一个月每天用其它国家的表格练习一遍才能安心睡觉,还提前两天调整作息每天5点(新西兰时间9点)起床练习。而2014年7月8日开放名额的当天,我早早守在电脑前,却发现可能由于浏览量太大,新西兰移民局网站根本打不开。我一边尝试刷新网页,一边看著豆瓣的交流帖子,2个多小时过去了,有人发帖说已拿到名额,编号是多少,名额应该还剩多少,也有人推测名额已经抢完,认为大家不用等待或刷新了。而我在8点45分终于打开了网页!这时已经整整过去了3个多小时!
  我的方法并非不停刷新,反而是耐心等待,只在网页显示“该页无法打开”时才点一次刷新键。因为很多时候网页就快要打开了,而你刷新却是让它重新加载一次,等于重新排队一次反而更耽误时间。在终于打开网页之后,我几乎手指颤抖着输入信息,然后提交、付款、搞定!接下来,就是等待移民局的邮件回复了。
  万万没有想到,回复的邮件竟然要求30天内必须交齐材料。我只好临时报考雅思,先在网上查询成绩并打印出来,而后再补交正式的成绩单,忐忑不安等候著结果。
  有些心灰意冷的我在一个月后收到移民局邮件:您的签证状态有所变化,请前往查看。点击进入一看:通过了!我兴奋得几乎原地转圈!几天后我又收到了贴好签证的护照,独立的人生就要开始了!
  回首过去27年,我一直听从父母的安排,包括考取上海公务员。但工作5年后,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将渐渐失去独立思考和生活的能力,这次working holiday于我是一次重要的机遇。
  由于过去一直生长在大城市里,我最想去农场牧场体验,我在网上做足了功课,包括每个季节有些什么样的农场工作、地点分别在哪里、如何申请,于2015年3月出发,在奥克兰短暂停留几日后前往TE PUKE小镇,申请了一份猕猴桃包装的工作。
  包装厂工作大致分为选果、制作盒子、装箱、搬运。我被分配到制作盒子的流水线。工作的具体步骤就是取一个空盒、铺上保鲜膜、放入托盘,再放上传输带让它被运送到装箱小组。每个人大约负责三四条传输带,必须时时保证每条传输带上的盒子都正确且充足,否则装箱组收到果子而没有盒子用来安放,就很容易发生果子滚满地的情况,而果子落地就只能扔进垃圾桶统统浪费掉。
  在这里,我幸运得遇到了善良的房东和中国好室友萌萌。我们11个人分住了5房2厅3卫的房子,我和萌萌两人一间,另外四间房住了从马来西亚来打工的姐妹们。
  虽然每天要站着工作将近10小时,腰酸脖子痛,手指还常常被硬纸箱划破,而且回家后还要准备第二天带的午餐而不能立刻休息,但Trevelyan's的工作氛围十分欢乐。很多时候我们都边唱著歌跳着舞边工作。工厂播放著欢快的音乐,能歌善舞的毛利同事边唱边扭动着,我们觉得十分有趣也纷纷模仿。只要手上的活不停,组长也很赞成甚至加入到我们当中。虽然身体疲累,心情却异常轻松。除了当地人外,我们还遇到了很多南美洲来的打工度假小伙伴们。他们都十分热情,打招呼的方式是拥抱加贴面礼,刚开始感觉有点吓人,但三个月下来我们就全习惯了,与不少人成为了好朋友。
  猕猴桃季节结束后,我带着积攒的一小笔钱出去游览。一路下来住了不少青年旅社。我从喜欢独自旅行的萌萌那里,第一次听说旅行可以只订一个床位!她教了我不少技巧,比如青旅会员卡可以享受住宿优惠,某些景点门票还打折;还有一些找工作或者换宿的网站。
  我第一次真正一个人踏入BBH时,内心有些小紧张。女生四人间里,小小房间放着两个上下铺,公共区域有厨房、餐厅、休息区,各国年轻人三三两两聊着天,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而我一脸茫然。一个漂亮的德国女生热情地与我打招呼。她也是来打工度假的,目前在这家BBH换宿,每天工作四个小时左右,换取免费住宿。工作内容包括打扫公共区域、换洗床单被套、在网上确认订单、做一些前台接待的工作等,在冬天时可能还需搬运一些柴火,傍晚时生起壁炉。她向我介绍了周边的美食与美景等,渐渐地,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住在青年旅社虽然几乎没有个人空间,但是与别人交流让我获益良多。既锻炼了英语口语,也能快速获得许多信息,哪里有好吃好玩的、哪里有好风景、好工作等等。还有外国朋友介绍出售便宜车票的网站。除此之外,更多的是各国文化的碰撞,我们聊娱乐明星、宗教信仰、政治历史,聊一切能想到的事情,让我大开眼界。
  如今我已返回中国。虽然由于以前缺少有关经验,现在重新找一份外企工作我只能把自己放在应届生的位置上,可能暂时不能获得与以前同等的薪水福利,可是我觉得很值得。这短短半年的酸甜苦辣,让我真正找到我的自我意识。新西兰,是这个世界上除中国之外我生活时间最久的地方,注定对我永远葆有一份特殊的意义,相信将来我故地重游时还会有不同的感受。值此佳节,我祝愿生活在纽澳的华人朋友们平平安安,甜甜蜜蜜,元宵快乐!

放弃新西兰,每个人的生命不相同

张雨舟(西安)

感谢给我机会让我能在此诉说一些故事的人。看了很多期“人在纽澳”,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我也在此分享我不一样的留学生活。
  2007年10月23日我踏上了新西兰这片陌生的国土,除了空气,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新鲜,因为那个时候叛逆的我还在因为母亲不让我玩电脑游戏而赌气,临走的时候头都没回,殊不知那一刻伤透了母亲的心。
  和每个留学生一样,我进入了语言学校。由于英语功底还比较好,我顺利考进了预科,但Accounting会计、Biology生物、Chemistry化学、Statistic统计,这些让学文科的我几近崩溃。因为预科不给退已经交了的学费,于是我做了一件预科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回语言学校重新读。为了不想浪费钱,做出这个决定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但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一群陪伴了我6年之久的好朋友,他们在我最失意的时候给了我帮助,我至今都很感动。如今我们已经各奔东西,缺少联系,现在的我仍想发自内心的问一句:“大家都还好吗?”
  说回语言学校那段学习,每月重复的学习内容对我来说当然是再无聊不过的事情了,于是我又擅自联系酒店管理学校,通过中介办理了其他学校的入学手续。
  2年的酒店管理学习生活有太多的酸甜苦辣,这段时间也是我最年轻气盛的时期,物极必反,我受到了最严厉的惩罚——一场很严重的车祸。而很多事情确实是经历过后,才会恍然大悟。
  酒店管理毕业之后,为了拿身份,我又选择了一个当时不知道是错还是对的决定:攻读幼教专业。那段时间里不管有多少风风雨雨,都已成为过去式,只是我发现我不愿再把青春交给移民局来决定,于是我选择放弃新西兰的一切回到自己的国家。
  人生变化无常,很多事情想好了就赶紧做,不要等过去了才觉得后悔。在奥克兰的6年里我庆幸做了很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的同时,当然也留下了很多未完成的夙愿。和其他的海归一样,刚回国的很很不习惯国内的生活以及人情世故。于是我选择了自己打拼,离开自己熟悉的家乡,去了北京、深圳那种人们都向往的城市。经过大半年的工作,我承认我失败了,败给了现实。
  如今我已回到西安,和朋友开办了一家与教育结合的青旅,旨在打造一个多元化英语学习的平台,想让大家通过英语学习结交更多的朋友,也以各种私人订制化的旅游产品来真正造福那些喜欢旅游的人们。
  生活永远不会让你百分百满意,人要学会的是知足。现在的我想做的就是享受现在的生活以及生活给我的一切酸甜苦辣,为了是让以后的自己不对现在的自己说后悔。
  所以如果你也想得和我一样,请珍惜眼前你身边所有的人,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生活!
  青春就是疯狂的奔跑,华丽丽的跌倒,人生没有綵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元宵佳节是你在疯狂奔跑途中的小憩,不要忘了与你最亲密的人一起看这场现场直播!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