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薪2纽币 把员工当佣人印裔老板市值3400万物业遭冻结(图)
2016-02-20
标签: 新西兰

身在异国他乡的外来移民,本应互相扶持,共度难关。然而往往事与愿违,很多人都有被同胞坑一道的惨痛经验。这样的事情在雇佣关系领域尤为多见:支付远低于最低工资的报酬、超时劳动不给加班费、没有Holiday Pay或Kiwisaver、用办移民或工签要挟员工、拖欠工资,实在不行“金蝉脱壳”换个新公司逃避责任,这样的雇主统称为“无良老板”。捫心自问一下,我们身边这样的人或事还少吗!?
  最近,本地印裔社区也发生了一件类似事件。奥克兰高等法院近日裁定,冻结著名印度餐馆连锁店Masala老板及其关联企业或个人名下的33幢物业,天津市值高达3400万纽币。据称,这是新西兰警方最大规模的资产冻结案例。

不申报现金收入欠税740万

  这33幢物业几乎遍布奥克兰各个区域,从西区的Kumeu到北岸的Whangaparaoa,从东区的Bucklands Beach到南区的Papakura。既有高大上的Remuea豪宅,也有Papatoetoe狭小的Unit,还有Takanini超过2公顷的农场。除此之外,还包括数个热门商舖,其中不少便是Masala餐馆的经营场所。
  这些物业的拥有者分别是Masala餐馆创始人、老板Rupinder Chahli、Chahli前伴侣,餐馆目前的实际控制人Joti Jain、Chahli的小舅子、Masala餐馆Bucklands Beach分店经理Rajwinder Grewal,还有和这些人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八家公司。Chahli住在东区Howick价值170万的房子里,Jain则住在Remuea的豪宅、Grewal住在Royal Oak,还有一些物业是餐馆购入给员工居住的宿舍。尽管这些住宅市值接近3400万纽币,但大部分背负贷款,警方估计这些物业里的Equity(扣除贷款后的净值)大约只有700万纽币。
  据报道,警方是在接到IRD(Inland Revenue,国内税务部)报案后申请冻结这些资产的。IRD指Masala老板Chahli、实际控制人Jain、公司董事SupinderSingh及其关联的17家公司涉嫌在经营中少报或干脆不报现金收入,达到少缴或不缴GST,以及公司所得税的目的。IRD指Masala餐馆积欠IRD税款超过740万,其中董事Supinder Singh个人欠的税款就有75万之多。IRD还认为,Chahli、Jain、Singh及Grewal等人正是在前述被冻结物业内接收Masala餐馆各分店经理交上来的现金的。
  法官审理后认为,有足够理由相信涉案人可能涉及刑事犯罪,并且有足够理由相信如不采取措施,涉案物业可能被非法处理,导致IRD无法追回涉案人所欠税款,因此作出冻结全部33幢物业的决定。

剋扣工资把员工当佣人

事实上,有关Masala餐馆剋扣员工工资,甚至把员工当佣人的报道早已有之,几位关键人物分别在2015年10月被判有罪。
  Masala餐馆由Rupinder Chahli创立于2002年,发展最好时有10家分店,分布在奥克兰各个地区。2015年“东窗事发”后部分分店转换店名继续经营。
  Joti Jain是调查的核心人物,2015年10月她在承认移民及利用他人等罪名后被判11个月居家监禁,禁止担任公司管理层至刑期结束,还被判罚金5.8万纽币。Rajwinder Grewal被判居家监禁4个半月,罚金4781.62纽币,然而他却称无力承担,只能每周支付20纽币;另一关键人物Rupinder Chahli身负6项指控,2012年他曾被裁定宣布破产。
  据了解,在这家餐厅的工作人员大多超长时间做工,但被支付的却是极低的报酬。一名服务员一周内工作超过66个小时,每个小时报酬只有2.64纽币;一名厨师工作两个月之后仅被支付40纽币工资。2009年到2014年间,Joti Jain以承诺四名员工可以为他们办理签证为名,一直没有支付酬劳。最不可思议的是,一位员工还被Joti Jain要求去家里做家务,就好像是Joti Jain的佣人。
  Gagandeep Singh是Masala餐馆Bucklands Beach和Mission Bay分店的侍应,他在这里非法工作超过一年。GagandeepSingh每天工作11小时,有的时候每周7天都要上班,在第一个星期“无工资培训”后,Singh每周得到250纽币报酬。Joti Jain曾给他发出一封信,承诺给他一个助理经理的职位,每周工作30-40个小时,时薪15纽币,但这样的事情最终从来没有发生过,2013年Gagandeep Singh离开了餐馆。
  2014年9月,斐济印裔人士Bimal Roy Prasad应聘担任Masala餐馆厨师,Rajwinder Grewal把他带到Mission Bay分店和Joti Jain见面。因为当时店里非常繁忙,Prasad被要求立即到后厨帮忙。Prasad询问他是否被雇佣,却被要求第二天在一个大型活动中帮忙。在为Masala餐馆公司工作9个星期后他一共得到40纽币报酬。
  据悉,在不止一个案例中,员工被要求提交每周工作30小时的时间表,但实际工作时间却超过2倍。
  一位叫Robin的女员工在Masala餐馆Takapuna分店工作三个月,每小时只有3纽币工资。此后她被要求换到Mission Bay分店,当她向Joti Jain询问情况时被要求到Jain在Remuera的家中面谈。当Robin到达那里后,Joti Jain却不愿意和她交谈,却要求她在接下来的11个小时里在Joti Jain家里做家务。Robin 2013年5月离开Masala餐馆时,被欠工资和Holiday Pay高达2.5万纽币。

不要给无良老板可乘之机

时薪2纽币,还要被老板当佣人使唤,Masala餐馆的例子可能极端了一些。但事实上低薪、超时工作、没有带薪休假,甚至以假Job Offer敛财、欺骗移民局的例子在我们身边并不少,一些行业隐瞒现金收入,偷税漏税的事例也早也不是新鲜事,Masala餐馆发生的事情绝非只此一桩,很多只是还没查到头上而已。
  初来乍到的新移民有一种非常急切想要安定下来的心态。尽快有一份收入,不要坐吃山空,大多数人(土豪除外)最初找工作的时候的想法都是如此。这样的心态有时候就会被利用,为得到工作、保住工作,低薪、超时工作都不在话下;华人内敛的性格也无助于争取应有的权益,尤其是涉及Holiday Pay、Kiwisaver、带薪病假等“非工资报酬”的时候。
  新西兰是雇佣关系法律最为成熟的国家之一。最近,有关取消零工时合同、提高对无良雇主罚款的新措施也开始实施。各个行业工会在新西兰也非常活跃。应当认识到,在大环境有利雇员的情况下,只有自己努力固守、争取应有的权利,在遭遇不公平时用法律保护自己,那些“害群之马”们才没有可乘之机!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