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廉价公立陵园抽签买(图)
2016-04-04


清明时节,“缅怀先人,慎终追远”是中国人的传统风俗。因墓地价格居高不下,各种殡葬仪式费用高得吓人,“死不起”与“葬不起”的说法在中国日渐流行。《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采访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居民,详细了解了日、韩、新加坡等国是如何应对此类情况的。

日本受土地资源不足影响,丧葬形式日趋多元化,与没有血缘和婚姻关系的人合葬、将遗骨安置到纳骨堂、树木葬、骨灰撒入大自然等方式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韩国除了将骨灰埋入墓地之外,放入骨灰堂也成了最新的趋势;而新加坡则利用高科技在海上精确定位海葬点,目前海葬已逐渐成为新风气。
日本 火葬为主 放入纳骨堂、树木葬成新风

遗体火化后将烧剩的遗骨埋入墓园是日本现代最常见的丧葬形式。受土地资源不足影响,墓地价格高企,加之日本人家族观念逐渐淡薄,丧葬形式日趋多元化,与没有血缘和婚姻关系的人合葬、将遗骨安置到纳骨堂、树木葬、骨灰撒入大自然等方式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在日企住友公司担任总务科科长的池田先生接受《法制晚报》采访时表示,日本多习惯在人去世后,进行火化,再将骨灰盒埋葬在墓地,而墓地基本上是永久使用权。目前,日本火葬率超过98%。

池田先生说,日本一块墓地的价格从三四万人民币到10万人民币左右不等,对于日本民众一些传统的消费观念来讲,他们觉得这样的墓地价格是很昂贵的。公立陵园的墓地价格虽然也在渐增,但相对而言,售价、管理维持费用等较为低廉,只是大多地处偏僻。不过,公立陵园在销售时多采取抽签方式,而且一般只面向其地区的居民,类似于中国“学区房”的购买。此外,日本严禁在非法定公墓的区域进行下葬活动,不能埋葬在自家的土地农田等中。也有家庭不进行下葬活动,把过世亲人的骨灰放在陶器中摆在家里进行祭拜悼念。

在这样的情况下,适应现代人需求的纳骨堂越来越有人气。纳骨堂是一种存放遗骨的室内设施,类似超市存包的柜子。存放遗骨的罐子被装进一个个格子里。现代高科技的纳骨堂,扫墓者进入刷卡,存放遗骨的罐子就会自动被输送到扫墓者面前。由于纳骨堂特别节省空间,也不需要刻墓碑,所以费用较低。

与没有血缘和婚姻关系的人合葬,是日本丧葬形式中较有特色的一种。身后愿意和他人葬入同一块墓地的人会组成一个会员制的组织,在身前就互相交流加深了解。会员亡故后就葬入共同的墓地,剩下的会员会追悼死者。多数这样的墓地还会在盂兰盆节等时期举行共同的法事。

共同墓地一般能容纳100份以上的遗骨,有的甚至能容纳几万份遗骨。

韩国 墓地收费名目细致 骨灰堂经济实惠

韩国汉阳大学研究生助教朴进秀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韩国的文化背景和中国很像,原来是以土葬为主,现在是土葬火葬均有。土地收费是开放型市场,都是财团在经营,而国家墓地只是供奉为国捐躯的烈士们的。

实际上,韩国的墓地不便宜。朴进秀告诉记者,韩国的一般标准墓地面积大概在10平方米左右,根据墓园距离中心城市的远近,墓地价格差异较大,从200万韩元到600万韩元不等。涉及风水评价的,价格可能还会略有浮动。而如果是土葬,除了墓地购买款项之外,还要加上造墓工程款700万韩元、墓碑款200万韩元,以及车辆使用、人员接待、仪式主持等,全套下葬费用按中等水平计算,需要15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8.3万元)左右。相比之下,火葬的下葬费用会略低,平均需要12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7万元)左右。

此外,朴进秀表示,他们解决土地有限的问题就是设置骨灰堂。他表示,韩国宗教种类多,根据亡者生前的宗教信仰,在逝世后可以选择不同的宗教骨灰堂来安葬亡灵。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通过朴进秀了解到,基督教骨灰堂价格:单人:5年2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389元),10年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778元),永久150万元韩元(约合人民币8333元)。而家族堂的价格为:5年50万韩元,10年1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556元),永久2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111元)。另外收取每年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78元)管理费。

据了解,前些年韩国也有过炒墓地的行为,但那股风很快就过去了,没有形成热炒的气候。其主要原因是,墓地并没有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因此也就丧失了炒卖的基础。同时由于韩国土地私有,富人或大家族都有自己的山和墓地,其中不少是祖辈遗留下来的,一般是五代人葬到一处,根本不涉及购买墓地的问题。而一般人去世后会选择公共墓地下葬。

新加坡 海葬逐渐流行 高科技帮助定位

清明时节,新加坡有很多人到郊区坟场、骨灰瓮安置所和庙宇扫墓祭祖。谈及新加坡的殡葬习俗,随着人们观念转变、更加注重环保,选择海葬的人近年来日益增多。

由于国土面积小、土地资源有限,新加坡政府采取移风易俗的措施,倡导改土葬为火葬。政府规定土葬墓地的使用期限为15年,期满之后坟墓会被开挖另行安排火化,这使得传统的土葬方式日渐式微,人们已普遍接受火化。如家中有亲人逝去,很多家庭会在家附近(比如组屋楼下、附近的停车场等地方)举办简洁的丧礼,并在本地媒体的讣闻版面发布讣告,寄托哀思并通知与死者相识但一时无法逐一联络的人。

新加坡的组屋楼下多是公共空间,居民可以在这里举行聚会、办红白喜事。通过简单的流程办理许可证,死者家属可在组屋楼下设灵堂,死者亲友会前往吊唁,家属也在这里守灵,仪式之后火化安葬。综合考虑死者的宗教信仰、遗愿或亲属意愿,通常会把死者骨灰放在骨灰瓮安置所或庙宇。

据新加坡殡仪馆工作人员叶欢友介绍,随着人们观念转变,联系殡仪馆办传统丧礼的人数减少了很多,咨询海葬事宜或办理海葬的人数增长较快,新加坡殡仪馆2015年办理的海葬约有300起。把死者骨灰撒向大海,骨灰在海中分解,不会造成污染。海葬仪式也相对简单,死者家属领取骨灰后次日就能举行,通常租一艘能乘坐10人的船出海就能满足大部分家庭的需求,最基本花销在340新元(约合1632元人民币)左右。
 
“郑海船殡葬礼仪”因义务帮助贫困者集体办海葬在新加坡颇有名气。创始人郑海船告诉记者,他一年大约要出海40次,集中为死者举行海葬仪式。为更多了解死者的家庭情况,他亲自接听热线提供咨询服务。通过媒体报道,近年来向他咨询海葬的人数越来越多。

不仅选择海葬的人逐年增加,新加坡人还在探索更人性化的殡葬方式。据《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毕业生韩瑞民设计了多种海葬方式:“sea burial+”海葬系统可让骨灰瓮垂直下沉,固定至死者生前选择的海葬点,也因此给生者带来慰藉;“@sea”则利用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蓝牙功能追踪死者的海葬地点,便于生者凭吊。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